頂點小說 > 醉枕山河 > 第34章 三千易家軍,可破三十萬狼族鐵騎!

蕭毅眉頭緊皺,一臉緊張。

尤蓉等八女,更是緊張的相互拉著手,等待命運的判決!

文武百官也都屏息靜氣,聽大夏皇帝宣判易小龍的生死。

按照往常慣例,對于攝政王蕭烈和錦衣衛督公魏賢的奏請,皇帝從來都沒有反駁過,一律批準...

所以,這次應該也不會例外。

易小龍...還是死定了!

眾人又看向易小龍,只見他依舊傻乎乎地直視著馬車里的皇帝,若無其事。

“咳...”

馬車里一直沒有出聲的皇帝,終于輕咳一聲。

眾人趕緊低頭,聆聽皇帝圣裁。

“諸位愛卿,朕躬雖然年已弱冠,可還沒有親政,軍國大事,還是大家商議決定...”

皇帝的聲音,清亮明朗,悅耳動聽,并沒有男子的雄渾低沉...

看來,他的確年紀不大。

“攝政王叔和魏督公,輔佐朕躬,處理國政,多年來忠心耿耿,有目共睹,不容詆毀...”

皇帝繼續說道:“不過,易家世代勇烈,精忠報國,易門父子八人,前幾日又戰死金沙灘,為國捐軀,感天動地,功昭千秋,不該絕嗣...

而易小龍...雖然直視朕躬,出言無狀,但頭腦癡傻,言不由衷,應該是無心之過...

所以,朕躬提議,給易小龍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也算是撫慰易門忠魂,眾位愛卿意下如何?”

“嘩...圣上居然饒恕了易小龍?”

“我的媽呀!這可是圣上第一次...駁回了攝政王和魏督公的奏請啊!”

“這可是...一個微妙的信號啊!”

文武百官,頓時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誰都沒想到,皇帝居然不顧蕭烈和魏賢,一力維護易小龍!

雖然皇帝說,這事讓大家商議決定,可她已經公開表明態度,誰敢反駁?

就算蕭烈魏賢權勢滔天,架空皇帝,可也不敢當眾抗旨不尊...那可是不赦死罪!

最最關鍵的是,皇帝第一次駁回蕭烈魏賢,這可是釋放了一個極為重要而微妙的信息...

皇帝前面說,他已經弱冠,還沒有親政,然后提議放過易小龍...

很顯然,皇帝已經成年,很想親政,這是打響了奪回皇權的第一槍!

接下來,文武百官可就要站隊了。

要是同意皇帝的提議,放過易小龍,以后可就是站在皇帝一邊,和蕭烈魏賢唱對臺戲...

皇帝親政后,這些站隊的人,肯定是飛黃騰達,官運亨通...

可是,皇帝本就是蕭烈魏賢當年立的,十八年來,他們倆把持朝政,權傾天下,文武百官一多半就是他們的心腹親信...

他們怎么可能輕易交權,讓皇帝親政?

萬一逼急了,他們肯定孤注一擲,發動政變,謀朝篡位!

所以,站隊皇帝,極為兇險!

萬一皇帝對付不了蕭烈魏賢,他們可就跟著陪葬了!

蕭烈魏賢這十幾年,手段陰狠毒辣,無所不用其極,文武百官可都是領教過的。

可是,站隊蕭烈魏賢,在皇帝眼里,可就是亂臣賊子了!

萬一皇帝親政成功,凡是蕭烈魏賢的黨羽,肯定是滿門抄斬,誅滅九族!

這可是一道送命題啊!

文武百官全都面面相覷,不敢輕易表態。

蕭毅卻首先拱手說道:“陛下對易小龍仁慈寬恕,上慰易門忠魂,下撫大夏將士,圣明之至,微臣贊同陛下提議!”

他歸附易小龍,血洗云州,已經和蕭烈魏賢決裂,自然堅決支持皇帝維護易小龍的提議,義無反顧!

“陛下,老臣也和鎮北王爺一樣,覺得您的圣裁十分英明,老臣附議!”

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將軍拱手說道:“易家滿門忠烈,就算小有過失,也不該滅門絕嗣!”

“不錯!微臣也附議!”

“臣也附議!”

“臣等附議!”

蕭毅一帶頭,一幫忠臣良將,就都跟著附議。

他們早就受夠了蕭烈魏賢的飛揚跋扈,也洞悉了蕭烈魏賢的狼子野心,不過是因為皇帝被挾持,投鼠忌器,才一直隱忍不發...

現在,皇帝維護易小龍,幾乎等于是公開和蕭烈魏賢宣戰,他們當然要抓住機會,堅定地為皇帝撐腰!

“王叔,督公,你們意下如何?”

皇帝又問蕭烈魏賢。

“這個...陛下既然寬厚仁愛,好多官員也附議,老臣自然謹遵圣裁!”

蕭烈陰著臉說道。

“老奴一向忠君愛國,當然也贊同陛下圣意!”

魏賢老狐貍更是恬不知恥說道:“其實,老奴也沒打算真的殺了易小龍,不過是想給讓點教訓,免得他年少輕狂,目無君上...”

“好,那就念及易門忠烈,恕易小龍無罪!”

皇帝說罷,似乎舒了一口氣。

“謝陛下!我一定帶領易家軍,殺退狼族,以報君恩!”

易小龍拱手笑道。

他之前聽說了朝廷的局勢,其實早就料到皇帝會護著他,所以才肆無忌憚地罵蕭烈魏賢老雜毛,還說他們通敵賣國...

上下五千年的歷史,全都是朝堂權謀,易小龍對大夏皇帝的心思,了如指掌...

身為九五之尊,一國之君,怎么可能甘心被人架空當傀儡?

尤其是少年天子,血氣方剛,為親政鏟除權臣的,比比皆是...

漢武帝鏟除竇氏,漢宣帝鏟除霍氏,康熙鏟除鰲拜...

就算這大夏皇帝是個窩囊廢,易小龍也有恃無恐...

實在不行,掏出手槍和沖鋒槍,先把蕭烈魏賢打成篩子再說!

就算有千軍萬馬,易小龍也可以全身而退!

“諸位愛卿,大敵當前,我們還是以國事為重,精誠團結,想想退敵之計吧!”皇帝在帷帳里嘆氣。

“陛下,易小龍剛才說,他帶領易家軍,就可殺退狼族,以報君恩,讓他去就行了!”蕭烈冷笑道。

“不錯,易小龍號稱千年不遇的人中之龍,神功蓋世,天下無敵,讓他去退狼族大軍,再合適不過了!”

魏賢也是陰陽怪氣說道。

他們這就是在將皇帝的軍!

既然你維護易小龍,就讓易小龍去退敵吧!

“這...”皇帝無語。

“啟稟陛下!”

尤蓉趕緊拱手說道:“易小龍當年的確神功蓋世,天下無敵...

可他上次橫絕大漠,斬殺奴曼,遭伏受傷,神功盡失,心智癡傻,怎么能統領易家軍,對抗狼族?

而且,金沙灘一戰,易家軍全軍覆沒,我等前幾天去收聚殘兵,才得三千人...

就算易小龍生死不顧,區區三千易家軍,怎么可能抵擋三十萬狼族鐵騎?”

“尤姑娘,你也是將門虎女,怎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蕭烈冷笑道:“易家軍能征善戰,威名赫赫,每個人都能以一當百,算下來,三千人也等于是三十萬大軍,和狼族旗鼓相當嘛!”

“你們說易小龍頭腦癡傻,神功盡失,可老夫看他伶牙俐齒,思維敏捷,不像傻子嘛!”

魏賢也冷笑道:“這也不是我們為難,是他剛才自己夸下海口,說要帶易家軍,退了三十萬狼族鐵騎,以報君恩嘛!”

“這...”

尤蓉無語,郁悶的白了一眼易小龍。

“放心,本少爺既然說了,自然就能做到!”

易小龍笑道:“你們且坐壁上觀,本少爺只帶三千易家軍,便可將三十萬狼族狗賊,殺得灰飛煙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