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替嫁成寵:瘋批老公請掛號 > 第523章:白蓮斗綠茶

謝夫人如此的一番器重之話,讓周涵覺得有些不對勁。

但又說不出哪里不對勁?

“干媽,我畢竟不姓謝,我也只是一個外……”

周涵話還沒說完,馬上被謝夫人打斷。

“我知道我的家事不該卷你入局,但干媽確實沒辦法了。”

“這種事也不敢跟別人說,怕別人笑話我,只有你是我最親近的人……”

“可是南城哥……”周涵提到謝南城。

“南城身份特殊,一舉一動備受關注,如果做了一些不入流的事情,恐怕被人利用大做文章,所以不能讓南城參合女人之間的事情。”

“涵涵,我一直拿你當親女兒的。”

“自從認親以來,我自認為對你不薄……”

“當然我說這些話,也不是道德綁架。”

“只是我確實很依賴你,很器重你。”

“因為你在我眼里,一直都是最聰明最有智慧的姑娘。”

這高帽扣的確實完美,直接給周涵架上去了。

“當然,你要是覺得怕惹火燒身,不愿意幫干媽,干媽也不會怪你。”

“我只能自己出面去對付小三了。”

“到時候就算結果不理想,我最多就是魚死網破。”

“大不了我殺了她,然后去坐牢。”

謝夫人說著說著就很激動,直接走了極端。

周涵哪里還敢不答應,“干媽,我不是不想幫你,你對我那么好,我自然不會在你需要我的時候躲開,但這件事……”

“這件事就這么定了,謝謝你,涵涵。”

“我就知道你最靠譜。”

“干媽沒有白疼你。”

謝夫人一把摟過周涵,讓她臉都白了。

周涵確實不想參與謝家的事情,因為這是燙手的山芋。

說白了,就是謝南城都解決不了的,她算個屁?

不是白白送人頭?

當炮灰?

謝爸的小三,跟她有一毛線關系?

那是他們謝家的事情。

可惜,這些話沒有機會說出口了。

平時掌控謝夫人都易如反掌,讓她輕敵大意了。

今日說話慢了半拍,就這半拍,人家就直接把話堵死了。

這下不想幫,都不好意思在反悔了。

“干媽,您跟我別客氣。”

“我幫你是應該的。”

“好涵涵,你幫干媽擊退小三,干媽不會虧待你。”

周涵抱著謝夫人冷冷一笑。

這餅畫的真圓,真大啊。

但她會相信嗎?

都說謝家大家大業,但其實周涵實際上得到的東西并沒有外界傳的多。

幾個項目,也都是謝夫人跟周家合作的,雙贏。

送的一些禮物,有的時候都沒有更名,她好意思催促?

但外面鋪天蓋地的通稿,都說謝夫人送了幾個億資產給她。

實際上,真相她最清楚。

謝夫人看著糊涂,但其實一旦不傻。

能跟她結盟,不過也是因為不喜歡涂然罷了。

至于喜歡她,一半真心,一半虛情假意吧。

豪門的圈子里,有幾個是真誠相待的?

不過周涵也是個偏執的,她就想要謝南城。

如此的在謝夫人面前討好,不過是為了攀上謝家,不松手,將來有機會得到謝南城罷了。

周涵明知道被利用了,卻也無話可說。

因為一旦不幫,那么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

屬于在謝夫人這里好感清零。

思來想去,她還是決定幫。

在周涵的一番指導下,謝夫人早早的回了家。

洗了澡,做了造型,化了淡妝。

還穿上了當年嫁給他那一日的禮服。

謝懷宇回來的時候,已經深夜十一點鐘。

一進自己房間,看見妻子坐在他的大床上,很是驚訝。

“你怎么還沒睡?”他問。

“他爸,你還認識這件裙子嗎?”指了指自己身上酒紅色的禮服。

謝爸看著看,覺得眼熟。

也想起來是他們當初新婚夜穿的。

其實說起來,謝夫人很委屈。

為了李代桃僵,不可能在辦一次婚禮。

因為她要裝作是謝南城的親媽,所以來的那日,只自己帶了一條禮服。

也是那一日,她開始和謝懷宇生活在一起的。

雖然圓房都是幾個月后的事情了。

但她來的那日,確實讓謝爸動容。

只因為他和亡妻一模一樣。

看到她,就好像看到死去的妻子,所以心里百感交集。

謝爸雖然不那么深愛亡妻,但不代表她在自己心里沒位置。

“是你來那日的裙子吧?”

謝夫人緩緩起身,淚眼蒙蒙,“難得你還記著?”

“好端端的,怎么把它穿上了,都多少年了。”謝爸情緒有些復雜。

“是啊,多少年了。”

“我自己都忘記了,我來謝家多少年了。”

“我其實最近確實想跟你談一談的。今晚正好有空,我……”謝爸鼓起勇氣,想到剛剛喬可蘭的溫柔和深情,就差點要把離婚的事情坦白。

“懷宇,你說。”

“我一個少女,都沒結過婚,沒生過孩子,卻要扮演南城的媽媽。”

“我當年真的是膽大啊。”

“要是現在的我,肯定不會同意那么做。”

“年輕就是好,敢于付出,敢于賭。”

說完,謝夫人主動走山前,抱住老公的腰。

“幸好我賭贏了。”

“你和南城都沒有辜負我。”

“懷宇,我覺得,這些年我過的很幸福。”

如今的謝爸聽著這些話,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總覺得不對味兒,但又不好反駁。

因為妻子明明可以有更好更自由的生活。

卻為了謝南城,來了謝家,為他們父子奉獻了半生。

想到妻子的付出和恩情。

離婚的話,也不好意思說出口了。

只能暫時壓下去。

“懷宇,你剛剛要跟我說什么?”謝夫人其實此時此刻,很緊張。

這些話不是周涵一字一句教的,因為周涵并不知道謝家的秘密。

但周涵的意思很明顯,要扮演柔弱,讓男人心疼。

男人都吃這套……

她害怕的是,謝懷宇聽了這些話,也還是提離婚!

“沒什么,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改日再說吧。”

謝爸到底是覺得虧欠,沒好意思說出口。

謝夫人這才暗暗松了口氣……

“懷宇,我有些餓。”

“可以陪我出去喝點酒嗎?”

“這么晚還要出去嗎?”謝爸一愣。

“嗯,今晚特別有心情。”

謝爸也沒多想,帶著換裝后的妻子就開車出了門去吃宵夜。

哪知道,一小時后,就有新聞通稿出來。

——盛世集團董事長謝懷宇深夜攜愛妻吃宵夜,結婚多年依然恩愛如初。

喬可蘭看到這條新聞后,臉都白了……

謝懷宇不是答應她,今晚回去就提離婚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