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437章 雨露均沾,帝星墜落
  中華閣。

  無名坐在后院,一動不動。

  劍晨看著師父,感覺很不對勁,師父自從上次去找林浪回來就變成了這樣,難道說師父被林浪擊敗了?

  還是被劍神謝曉峰擊敗了?

  這絕不可能,師父可是天劍,從無敗績。

  而且師父的劍意也依然純粹,依然那么的強橫,那師父為什么突然變成這樣?

  他問過鬼虎叔叔,對方也說不知道,中華閣十老同樣不知道。

  他正準備開口詢問呢,卻看到鬼虎叔叔進來了。

  “主人,有人送來了一封拜帖。”

  無名看著手中的拜帖,豁然起身。

  “破軍,你終于是來了!”

  他這段時間一直在等,終于是等來了破軍。

  果然如同林浪所說,破軍回來了,而且回來之后就會來挑戰他。

  下月初一,他必赴約。

  這一次,他要殺了破軍,絕不留手!

  “師父,破軍是誰?”劍晨好奇的問道。

  “他算是你的師叔,也是為師的仇人。”

  劍晨從未在師父眼中看到過殺意,師父不是說劍不只是殺戮嗎?跟破軍師叔到底有多大的仇?

  鬼虎倒是猜出來了,能讓主人動怒,甚至想要殺了破軍,那么只能因為一個人。

  原來當年的事情,是破軍做的。

  “師父,聽說現在有一些霓虹過來的江湖人士出現在中原武林,我想去歷練一番。”劍晨這段時間也感覺很壓抑。

  他被斷浪擊敗之后,回來苦練,實力又有突破,但距離天人巔峰還有一段距離。

  他需要壓力,需要更多真正的對手來磨礪劍法。

  殺那些來中原造下殺孽的霓虹江湖人,師父一定不會反對的。

  無名看著自己唯一的徒弟,明白劍晨的想法。

  他點了點頭:“好,小心一點。下個月初一,記得回來看我與你師叔的決斗!”

  ……

  峨眉山,風景秀麗,昔年江湖頂尖門派峨眉派早已經消失不見,但此時卻有許多高手在此地。

  山頂的大殿中,絕心正低頭向絕無神匯報著進展。

  “爹,如今大宋江湖,已經有三十二個幫派被我們所掌控,只要爹振臂一呼,他們就會擁戴爹為武林盟主。”

  “將來爹就算是想要當皇帝,也是是輕而易舉。”

  “爹,我們什么時候召開武林大會?”

  絕心也希望絕無神能當上皇帝,這樣他才有機會成為太子,將來繼承皇位。

  至于說他那個蠢弟弟,雖然有顏盈枕邊風幫忙,可只要絕無神破碎虛空離開,他有百分百的把握坑死絕天!

  顏盈那個曾經大宋江湖第一美人,他也會如父親一般睡服的。

  絕無神冷哼一聲:“愚蠢!”

  “你以為現在我們就算是掌控大宋江湖了?當武林盟主,不是支持的門派多就夠,而是要看是哪個門派支持你!”

  “南丐幫、全真教,作為曾經大宋江湖數一數二的幫派,他們臣服了沒有?”

  絕心一臉不解:“爹,全真教的掌教強不過是一個大宗師,我隨手可以捏死,倒是有個天人境的祖師,也不知道去哪兒了,他們還算是名門大派嗎?”

  “南丐幫也沒什么高手了,郭靖隱居桃花島,這邊是一個叫史火龍的家伙當幫主,我們隨時能殺。”

  “爹如果要他們臣服,孩兒三天內就能解決。”

  “只不過這邊還有一個五仙教,一個火麟幫比較難對付。五仙教是日月神教下屬第一大幫派,火麟幫是之前天下會的殘余幫眾,被昔年南麟劍首斷帥的兒子斷浪收攏建立的。”

  “要對付他們,孩兒需要一個月的時間。”

  絕天在旁邊跳出來:“對付兩個中原幫派,還需要一個月的時間,大哥,你這么做事,怎么幫得到爹?”

  “爹,把他們交給我,十天時間,我讓那兩個幫派都臣服或者消失。”

  雖然娘跟他說,不要爭,不要參與江湖爭斗,可他憑什么不爭?

  只有爭,他將來才能當皇帝。

  否則他是弟弟,太子之位輪得到他嗎?

  皇帝的位子,誰不想做!

  絕心瞥了眼絕天:“火麟幫還好說,只有斷浪一個武林神話,但五仙教可是日月神教下屬,你知道日月神教有多強大嗎?”

  “天下會對付五仙教,花了那么長時間,結果雖然給五仙教造成了不少的創傷,但卻惹怒了日月神教,直接被滅掉了。”

  “你能十天搞定那兩個幫派?搞不定就不要去給爹惹麻煩!”

  絕心知道,他越是這么說,絕天就越要去。

  這個蠢弟弟明明本事不大,偏偏還自視甚高,太好忽悠了。

  果然,絕天大聲說道:“有爹在,輪得到什么日月神教囂張嗎?爹一個人就能滅掉那日月神教的所有高手。”

  “爹,您就把五仙教和火麟幫都交給我處理吧。”

  “娘,您也相信我能做到對不對?”

  絕無神看了眼身邊的顏盈,笑著對絕天說道:“哈哈哈,你說得對,區區日月神教,爹根本沒放在眼里,他們武林神話多又如何,沒人能破的了爹的不滅金身。”

  “你去對付五仙教吧,他們擅長用毒和暗器,要小心一些,我多派一些人幫你。”

  “火麟幫爹去對付,那個斷浪很狡猾,不能讓他跑了。”

  “絕心,你去對付全真教和南丐幫,同樣給你十天時間。”

  等絕天興沖沖的出去之后,絕無神看著絕心:“爹交給你一個絕密的任務,不要跟任何人說,別讓爹失望……”

  絕心強忍著內心的喜悅,最重要的任務,爹還不是交給他了?

  絕天那個傻小子,根本就只能幫倒忙。

  這次的事情辦好了,也許爹會將不滅金身傳給他,甚至還有殺拳,這皇位將來必然是他的!

  絕無神看著兩個兒子都離開,繼續坐在那里喝酒。

  他來到中原,唯一忌憚的人只有當年擊敗他的天劍無名。

  日月神教林浪,一個小輩而已,殺了劍圣和雄霸又如何,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而且就算是無名,現在也破不了他的不滅金身,中原的皇帝,他當定了!

  ……

  黑木崖,林浪正讓人將幾封信分別送去斷情居、靈蛇島、曼陀山莊、五仙教和大隋圣門。

  距離雖遠,感情不能澹。

  等他過幾天去處理了絕無神之后,正好準到去曼陀山莊、靈蛇島什么的住幾天,好好的磨一磨槍。

  都是他的女人,當然得雨露均沾。

  任盈盈有孕在身之后,根本就不讓他碰了,甚至都不愿做口頭交流,每天除了練功就是養胎。

  林浪也只能練功來打發無聊的時間,或者再去教訓一下靈鷲,免得這家伙再跑。

  白云飛和藍小蝶失蹤了,但只要藍海萍還在京城錦衣衛大牢關押,就一定會回來,林浪還想跟白云飛一起遛鳥呢。

  靠在椅子上,吃著剝了皮的葡萄,林浪也在等消息。

  “師父,有消息傳回來,無神絕宮的人想要偷襲五仙教,被帶人趕到的石師弟打跑了。”

  江小魚心說好懸,幸好他提前聯系了石破天帶著長樂幫去支援五仙教,否則就要吃大虧了。

  日月神教在大宋的那些分舵也都嚴陣以待,隨時準備迎戰。

  林浪坐直身體:“無神絕宮終于是忍不住動手了嗎?石破天就帶人攔住了,無神絕宮帶隊的是誰?”

  如果是絕無神出手,石破天也絕對擋不住,能不能逃掉都不一定。

  江小魚回答:“是一個叫絕天的年輕人,據說是絕無神的兒子,我們還查到一個消息,絕天的母親叫顏盈,曾是北飲狂刀聶人王的妻子。”

  本來江小魚準備讓聶風和步驚云也去支援的,那倆人在追殺天池十二煞,上次傳回消息,說是已經在泰山滅掉了七個,正在追殺其他人。

  可他現在擔心聶風下不去手,畢竟絕天算是聶風同母異父的親弟弟,聶風的性格,他無法預測會做出什么選擇。

  林浪看著江小魚:“所以你擔心聶風下不去手,還是擔心他會叛逃到絕無神那邊?”

  江小魚沒吭聲,絕無神怎么說也是聶風的后爹,尤其是還有親媽在,他可不敢賭。

  如今他代管日月神教,一步都不敢走錯,否則丟的是師父的臉。

  他覺得自己大概猜出師父為什么讓他當圣子,甚至說將來教主之位也可以傳給他,肯定是因為師父有把握在十年內破碎虛空。

  等師父走了,師父跟教主的孩子還是個幼童,教主肯定是全部心神都放在小師弟或者小師妹身上,他得穩住日月神教天下第一江湖勢力的地位。

  如果現在做不好,將來教主怎么傳位給他,他又怎么好意思上位?

  其實他也不想當什么教主,想跟師父一樣,好好的練武,將來破碎虛空,去看看新的世界,但師父既然這么要求了,他就一定要做好。

  “沒關系,讓他們兩個先去支援吧,也算是一次不錯的歷練機會。”

  絕無神攻擊強悍,防御無雙,可惜輕功并非絕頂。

  聶風和步驚云只要不傻,打不過就跑,那就不會死。

  而且聶風和步驚云目前雖然能勉強做到風云合璧,可距離領悟能放大十倍威力的摩訶無量還差的遠呢,正好讓絕無神來給他們一些壓力。

  正說著呢,泥菩薩忽然匆匆趕過來。

  “右使,我有要事稟告。”

  泥菩薩在日月神教很特殊,一般是別人不問,他也不說,這次竟然主動過來,是發生什么大事了?

  “怎么了?算出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了?”林浪好奇的問道。

  泥菩薩正色道:“右使,我剛剛發現,大宋帝星墜落!”

  林浪:“不應該啊,那個皇帝雖然昏聵了一些,但身體還行,而且還有諸葛正我在身邊,怎么會突然暴斃?”

  要說是兵變,那絕對不可能,日月神教的消息渠道很早就能發現端倪。

  江小魚猜測道:“師父,會不會有無神絕宮下的手?您不是說那個絕無神想當皇帝嗎?”

  林浪忽然想到一件事,笑著說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小魚,派人去給諸葛正我送一封信,告訴他大宋的皇帝是假的,是無神絕宮的人冒充的。”

  “無神絕宮倒是幫了我一個忙,小魚,你去讓人通知大明皇帝,大宋要亂了,讓他準備接手大宋的江山吧。”

  一個假皇帝出現,必然導致大宋崩潰,到時候大明大軍壓境,很容易就能獲勝。

  “泥菩薩,辛苦了,再有什么事情,及時來告訴我。你有什么需要,也可以跟小魚說,讓他安排。”

  絕無神算盤打的不錯,可惜他是不會讓絕無神如愿的。

  他倒要看看,如果絕無神的長子被諸葛正我抓了,絕無神會如何選擇?

  江小魚代管神教,做的還不錯,唯一的缺點就是實力不夠強。

  但在這個年紀,能做到精氣神都完成蛻變也是天下最頂尖的天驕了,如今好好沉淀一下,將來讓精氣神之一完成二次蛻變,實力就能突飛勐進。

  林浪沒打算現在就去收拾了絕無神,得讓絕無神把大宋江湖攪亂,到時候他正好去收拾殘局。

  他也抓緊時間凝練精血,參悟橫練武學,爭取殺了絕無神后,一舉讓精血完成三次蛻變!

  ……

  大宋京城,皇宮。

  老太監躬身在門口匯報:“陛下,諸葛神侯求見。”

  “不見。”大宋皇帝背著他揮揮手,好似十分的不耐煩。

  老太監都愣住了,諸葛神侯可是第一次求見陛下被攔住啊,之前哪怕陛下在哪位妃子的房中,都會先讓他將神侯請到偏殿喝茶等候。

  陛下這是怎么了?

  難道是上次諸葛神侯被日月神教林浪挫敗,讓陛下難堪,陛下現在還未原諒神侯?

  老太監走到外面:“神侯,陛下身體不適,今日不召見任何人。”

  諸葛正我臉上掛著和煦的笑容:“是嗎?宣御醫沒有?本侯也擅長醫術,不如就讓本侯去給陛下看看吧。”

  老太監橫移一步:“神侯要強闖宮門嗎?夜深了,神侯還是請回吧。”

  “陛下此時正在處理政務,連妃子都沒有寵幸,神侯莫要打擾了。”

  諸葛正我轉身離開,上了馬車,他的臉色就變得陰沉。

  “陛下今日竟沒有寵幸任何一個妃子,這么多年的習慣輕易就改掉了嗎?”

  “這么晚了,居然處理政務,他什么時候如此勤奮了?”

  “還有居然不召見我,看來那封信里的話是真的,陛下真的已經遭遇不測,此時里面那個陛下是假的,是霓虹人冒充的!”

  諸葛正我沒有沖進去揭穿對方的面具,那樣只會讓大宋陷入紛亂之中。

  “看來得從皇子中選擇一個合適的,準備繼承皇位。”

  等他選好了要扶持的人,這個敢冒充皇帝的人,他絕對不會放過!

  回到府中,諸葛正我看著手下的四大名捕:“有件事交給你們去做,你們都去將盯著的皇子的資料整理一下,看看誰適合當太子。”

  冷血大吃一驚:“世叔,發生什么事了?”

  為什么這時候要換太子?之前的太子雖然性格懦弱,可沒犯什么大錯。

  而且世叔不是跟他們說過,不讓他們插手皇室的事情嗎?為何世叔這次要扶持其他皇子上位?

  諸葛正我很滿意這四個弟子的表現,至少沒有人站出來說他是亂臣賊子。

  “陛下出事了,現在的太子性格懦弱,他當上皇帝,大宋必被大明吞并。我們必須找個性格強勢,且聰明的人坐上那個位子,才有可能保得住大宋。”

  沒辦法,現在大明極為強勢,無論是經濟、軍事還是江湖勢力,都遠強于大宋。

  一旦開戰,以大宋此時朝堂那些文官的態度,必然是求和,大宋可就真的完了。

  四大名捕都大吃一驚,陛下出事了,他們竟沒收到一點消息。

  不過這事兒世叔是如何知道的?看來世叔還有其他消息渠道,甚至在宮里,也有世叔的人。

  “世叔,我們這就去做。”

  冷血第一個表態之后,其他三位名捕也都起身離開,他們從加入神侯府,當上捕頭的時候,就發誓要守護大宋江山。

  看著四大名捕出去,諸葛正我嘆了口氣:“想不到現在霓虹,都敢踩到我大宋頭上了。”

  “無神絕宮,絕無神,你以為你是誰,比日月神教更強嗎,也敢來我大宋撒野!”

  “這一次,定叫你的計劃無法成功,還要把你埋藏在這里!”

  諸葛正我站起身:“看來只能去中華閣求援了,以中華閣的實力,一定能殺了絕無神。”

  大宋皇宮里,絕心翻看著大宋官員的奏折,他自幼就學習中原文化,對這些也都能看得懂。

  “還好諸葛正我沒進來,否則要瞞過那個老家伙還真不容易。”

  “想不到大宋的京城,還有這種高手。幸好那個老家伙不是守護在皇宮,不然我就算是混進來,也沒辦法取而代之。”

  “大宋的兵力居然有這么多,比我們霓虹那邊多多了,難怪爹要來中原當皇帝,只是一個大宋,就比霓虹好太多了。”

  絕心想到后宮佳麗,強忍著自己的沖動,為了皇位,不能犯錯。

  一旦被那些妃子發現他不是皇帝,那他就只能殺了那些妃子,到時候事情就瞞不住了。

  壞了父親的計劃,父親一定不會放過他。

  絕心作為絕無神的長子,跟在絕無神身邊最長,也最了解絕無神。

  只要他敢忤逆絕無神的意思,絕無神可不會管他是不是自己親兒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