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313章 身隨意走,精氣神合一之法
  看著躺在馬車里的林浪,藍鳳凰眼淚都快下來了。

  怎么會這樣?

  林大哥這種天賦,受到這么沉重的打擊,一定很難受,所以哪怕她心里也不好受,但還是強忍著淚水,不能讓林大哥感覺到被可憐的情緒。

  天刀宋缺,她現在不是對手,但也會想盡辦法給林大哥報仇。

  還有一路上刺殺林大哥的人,一個都不能放過!

  江小魚走過去,背起林浪,走進了寨子里。

  放在床上之后,看到師父的眼色,江小魚也一副受了傷的樣子走出去,找烏長老要了個屋子“閉關療傷”。

  有人看到林浪跟江小魚師徒倆的樣子之后,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房間里很快只剩下林浪跟藍鳳凰兩人,藍鳳凰的手搭在林浪的手腕上。

  嗯?脈搏跳動有力,脈象不浮不沉,這是氣血充盈、臟腑旺盛,陰陽平衡征兆,沒有半點受傷的樣子。

  她沒敢將自己有毒的真氣探入林浪經脈,但伸手在林浪的身上摸索了幾下。

  這也不像是靜脈斷裂的樣子,否則必然有堵塞、腫脹,體表絕不會是這樣。

  誒?

  她給林浪檢查身體的,她身上這是誰的手?

  “檢查好了沒有?我也給你檢查檢查。”

  藍鳳凰懵了,林浪竟然坐起來了,蒼白的臉色也變得健康紅潤,那一雙讓她熟悉又陌生的手更是格外靈活。

  “林大哥,你沒……”

  剩下的話被堵住了。

  她給林浪檢查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而林浪給她的身體檢查了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前,藍鳳凰還能站著,被林浪檢查之后,就只能躺著了。

  “林大哥,到底怎么回事?”

  林浪笑瞇瞇的說道:“有人想要看戲,那我就演一場給他們看好了。”

  “放心吧,我天賦異稟,經脈根本沒有斷裂,這個樣子是裝給別人看的。”

  “當時跟天刀拼了最后一招,我不過是消耗太大,有些脫力了而已,實際上天刀的傷比我更重,他估計現在還在閉關療傷呢。”

  藍鳳凰一口咬在林浪的肩上,卻根本沒咬破皮,林浪的橫練可不是這么容易被破掉的。

  她氣哼哼的說道:“既然沒事,你干什么一路上都呆在馬車里裝重傷?為什么不在早點過來!”

  從大理南境到五仙教的宅子,最多兩天也就夠了,怎么會耽誤五天時間?

  林浪嬉笑道:“擔心我?這一路上可是非常的精彩。看來很多人都想殺了我,或者是想抓了我,拷問我身上的武學傳承。”

  “雖然很多人看起來都是被雇傭的殺手,但并沒有青衣樓的殺手,都是其他江湖世家、門派的人冒充的。”

  “他們很多刻意沒有用本門功夫,只是到了生死關頭,還是讓我看出來了。”

  那些門派和世家,林浪可都記下來了,回頭會派人去一一算賬的。

  “對了,這幾天有人來五仙教鬧事嗎?”

  藍鳳凰搖搖頭:“我雖然在閉關,但烏長老、艾長老都在,還有五仙使也都在,周圍又有毒蠱陣,沒人敢來鬧事。”

  “但你今天來了,恐怕寨子要不安寧了。”

  敢來刺殺林浪的人,也不會把五仙教的毒蠱陣放在心上。

  “不過既然你覺得有人還會過來,那這兩日我也宣布繼續閉關,看看誰敢過來吧。”

  她突破大宗師之境的消息還沒人知道,可哪怕宗師巔峰的她,也不是尋常人敢面對的,畢竟一身毒功,大宗師都不愿意招惹。

  更何況這還是五仙教總壇的寨子,有許多可怕的蠱蟲。

  她也會把那些人的名單都記下來,回頭讓五仙教的人找到那些人,都毒死!

  五仙教可是有許多人在外面開藥鋪呢,武功或許不行,下毒的本事都是一流。

  “你跟天刀宋缺對戰,他的刀法很強嗎,能讓你也受了傷?難道沒有破綻?”

  藍鳳凰有些好奇,之前林浪也不是沒斬殺過天人境的高手,無論是劍仙葉孤城還是金輪法王,林浪可都是完勝。

  這一次沒能殺了天刀,反而還受了傷,天刀實力這么恐怖?

  林浪的眼神中帶著回憶:“宋缺的刀,已經達到了一個全新的境界。”

  “他的招式并不是毫無破綻,世上哪兒有真正毫無破綻的招式,只不過你根本不可能抓得住。”

  “他已經觸碰到了精氣神合一的天人巔峰的力量,而且他的刀法凌厲,讓他的殺傷力更上一層樓,比之那些真正的天人巔峰,恐怕也不差分毫。”

  “我跟他交手了九刀,可他每一刀看似變化不多,卻也封死了我的招式變化之路,然后以強橫的刀意破掉我的招式。”

  “宋缺以勢御刀,身隨意走,每一招猶如羚羊掛角,你看著也許是破綻,但其實蘊藏著殺招。我模彷一下天刀的氣息,你感受一下。”

  林浪的身上忽然升起一股鋒銳的氣息,牢牢的鎖定著藍鳳凰。

  藍鳳凰微微皺眉:“這也沒多強啊?”

  她還以為天人后期的宋缺,能讓她感受到絕望呢。

  林浪搖搖頭“那是因為我暫時只能模彷到這個程度,他的氣息是我剛才的十倍以上!”

  “十倍?!”藍鳳凰震驚的看著林浪,“這么強?!”

  她感覺再增加一倍,就能一招殺了她。

  十倍的話,豈不是她連動手都做不到?

  天人后期,如此恐怖嗎?

  “他是怎么突破這么快呢,要是養好了傷,豈不是要到天人巔峰了?”藍鳳凰有些好奇。

  雖然她距離這個境界還有一段距離,但可以先了解一下。

  林浪想了想:“他這種刀客,跟西門吹雪那樣的劍客一樣,將一切都融入到了自己的刀法之中。”

  “刀法突破,他的境界也就跟著突破了。”

  他能感覺到宋缺的身體并不強,但還是完成了精與神,精與氣的融合,甚至已經開始精氣神一起融合了。

  這跟他之前的認知并不一樣,他以為只有身體足夠強,與另外兩種力量平衡,才能完成精與氣或者精與神的融合。

  現在看來,好像并非如此。

  如過一種力量足夠強,也可以強行融合。

  就像是宋缺的神足夠強,就做到了這一點,甚至開始精氣神徹底融合的路了。

  “你如今也是大宗師了,我對五毒真經有些推演,你看看對你是否有幫助。”

  林浪將自己修煉逆·五毒真經的經驗都跟藍鳳凰說了,藍鳳凰滿眼激動的看著林浪。

  “林大哥,你不必為我費心參悟這種功法,這會耽誤你修煉的。”

  她覺得如果林浪不是分心幫她,也許已經突破到天人后期了,也就不會在跟天刀的交手中受傷。

  林浪看著藍鳳凰:“你不必為我擔心,我的武功也沒有耽誤。”

  “精氣神合一,突破天人巔峰的辦法,我也已經有了。”

  ……

  武當山。

  張三豐聽到俞蓮舟的說道消息后,沉默了半晌。

  “林浪怎么就這么廢了呢?他就那么著急嗎?為什么要去挑戰天刀宋缺?為什么不躲呢?”

  他知道很多人都喜歡去通過生死之間的感悟,讓自己突破,這樣的速度更快,那些年輕天驕,都走的這條路。

  可林浪不一樣,林浪已經超越了所有的天驕,就不能走的穩一點嗎?

  感悟天刀的刀法可以,最后完全沒必要硬拼,直接退讓不行嗎?

  一時的成敗不代表一切,他當年從少林出來的時候,放在江湖上也啥都不是,在少林的時候,也屬于墊底的。

  但他還不是成長起來了,創立了武當派,并帶領武當派成為了大明泰斗,達到了如今的境界。

  “逆轉經脈,又被天刀的刀意臨身,他這是何苦呢?”

  “難道就沒有一個人能與老道一起,追求武道的終點嗎?”

  張三豐有些心灰意冷,感覺自己更加孤獨了。

  俞蓮舟忍不住說道:“師父,無忌也不錯,他也已經突破到了天人之境,年紀不比林浪大。”

  有自家的天驕不培養,為什么師父更關心林浪呢?

  張三豐搖搖頭:“無忌確實很好,天賦比老道強,可他是老道指點出來的,比不了林浪。”

  張無忌的突破有些偶然,之前也是張三豐幫他梳理了武道之路。

  這就意味著,張無忌的武道理念跟他一樣。

  那么他現在的瓶頸跟張無忌說了又有什么用,張無忌能給他提示嗎?

  只有林浪這種跟他走的路不同,且一直在突飛勐進的武道天驕,才能幫他想到未來的路該如何走,如何能找到武道的終點。

  等到張無忌成長到能給他提示的時候,他都多大了,或許早已經埋入黃土之中。

  “去吧,記得其他門派對日月神教做什么,或者多少人要去殺林浪,我們武當都不參與。”

  “無忌那邊也去勸說一下吧,冤家宜解不宜結,他這么做,明教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俞蓮舟反問道:“師父,無忌現在退縮,明教就能回頭了嗎?”

  張三豐沉默了,沖著俞蓮舟揮揮手,自己再次閉上眼睛,嘆了口氣。

  ……

  南少林,妙諦禪師看著信鴿帶回來的消息,陰霾了多日的臉上終于浮現了一絲笑容。

  日月魔教右使林浪為了對戰天刀宋缺,逆轉經脈,已經廢掉了。

  這個消息讓北少林那些過來的僧人都狂喜,他們都有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少林僧人從來沒吃過這么大的虧,北少林如今留下的那些人,不過是日月魔教的傀儡。

  “阿彌陀佛,那個魔頭廢掉,真的是可喜可賀,那些師叔師伯總算可以瞑目了。”

  “哈哈哈,我看這是佛祖要收他,誰也幫不了。經脈寸斷,絕對不可能恢復,天下沒有任何藥能夠治療。”

  “日月魔教要完蛋了,沒了林浪這個魔頭,之前那些被收服的人還會臣服嗎?也許黑木崖已經亂了。”

  黑木崖可還有一個大宗師巔峰的鳩摩智呢,當初是被林浪“請”回去的,現在林浪廢了,鳩摩智的實力肯定在任盈盈之上,就沒想過報仇?

  像是尹哭、尹夜哭也不是心甘情愿去的日月魔教,不過因為林浪在,根本不敢反抗。

  沒了林浪,他們還不敢嗎?

  “方丈,圓真回來了。”有人忽然進入妙諦禪師的禪房匯報。

  妙諦禪師讓人將圓真叫來,急忙問道:“圓真你找到可以幫忙對付明教的人了嗎?”

  圓真搖搖頭:“貧僧想請的是桃花島主,可惜他受了重傷。一燈大師也死了,老頑童并未出現。”

  他借口去觀看大理段氏與南越宋閥的擂臺賭斗,可以順便邀請一些高手對付明教。

  可惜他哪兒有什么朋友,不過是借機去跟汝陽王府和他徒弟陳友諒聯系了一下而已。

  現在更是被林浪逼著服下了三尸腦神丹,發愁的不只是如何覆滅明教,還有如何保住自己的命。

  他回來的時候也聽見了許多人在歡呼,說林浪廢掉的消息。

  看到那些無知之人的快樂,圓真實在是不想告訴他們,林浪根本沒有廢掉。

  妙諦禪師忽然問道:“圓真,你當日也看了林浪與宋缺交手,他可是真的廢掉了?”

  圓真搖搖頭:“我看不出來。怎么,方丈對此有所懷疑?”

  妙諦禪師揮揮手讓圓真出去,他確實有所懷疑。

  聽說江湖上許多人都去刺殺林浪了,林浪還故布疑陣,讓花無缺引走了一些人,只留下江小魚守護。

  但就這樣,林浪還是回到了五毒教那邊。

  江小魚不是受傷了嗎?

  就算沒有,也不過大宗師中期,一些宗師高手聯手就能攔住,至少可以短時間攔住,有機會抓住林浪。

  他總覺得這一切有些古怪。

  不過他也沒辦法去調查,還是想想怎么解決張無忌的事情吧。

  ……

  綰綰回到了大隋,陰葵派的駐地。

  祝玉妍看到她悶悶不樂的樣子:“綰綰,你怎么了?”

  綰綰搖搖頭:“師父,寇仲和徐子陵死了,井中月也已經斷掉,圣舍利的事情還要等一段時間。”

  “我想閉關,我好像明白了天魔輪回的真正含義。”

  “等我出關,我有把握打破邪王墓的封印,進入其中。”

  祝玉妍大喜:“你明白了?那豈不是有機會突破到大宗師巔峰,甚至天人之境?好好好,你去閉關,這段時間陰葵派的事情不必理會。”

  反正慈航靜齋那邊現在正幫助李閥專心對付宇文閥和獨孤閥呢,她也有時間慢慢謀劃。

  “師父,您知道岳山葬在什么地方了嗎?”綰綰忽然問道。

  祝玉妍臉色一變:“你問他干什么?那個廢物早就死了。”

  當年岳山還號稱天下第一刀客,結果被刀法剛大成的宋缺輕松擊敗。

  她想要岳山的刀譜,岳山卻不給,那她也沒有告訴岳山跟自己還有一個女兒的事情,畢竟他們也只是露水夫妻而已。

  這件事她也誰都沒說,因為知道的人多了,這個女兒就會成為她的弱點。

  她將女兒交給了別人撫養,甚至都沒跟自己和岳山的姓。

  不過綰綰為什么忽然問岳山的事情,她是知道什么了嗎?

  不可能,這件事她誰都沒說,當年還隱藏的不錯,用衣服遮擋了身形,也用閉關作為掩飾,當時還沒有綰綰呢。

  綰綰看著祝玉妍:“師父,綰綰想知道他被葬在了什么地方,找到他的刀譜。”

  “這次看了天刀的刀法后,我覺得我的天魔雙斬融入刀法更合適。天刀八訣得不到,岳山的刀譜也不錯。”

  綰綰沒有說實話,她要是說找岳山的秘術救林浪,師父一定不允許。

  祝玉妍點點頭:“那師父讓人調查一下,你去閉關吧,等你出關,應該也查到了,到時師父幫你取過來。”

  綰綰堅持說道:“師父,我想自己去取,也許能在他死亡的地方感悟他殘留的刀意。”

  祝玉妍拍拍綰綰的后背:“好,師父都答應你,快去閉關吧。”

  等綰綰去閉關之后,祝玉妍馬上把白清兒叫了過來:“去查一下,是不是林浪出事了。這段時間你好好盯著李閥那邊,那門功法練得怎么樣了?”

  白清兒臉色如常:“弟子修煉的差不多了,很快就能實施計劃。可是為什么要對李淵施展,慈航靜齋選中的人不是李世民嗎?”

  祝玉妍笑了:“李世民死了,慈航靜齋也不會放棄對李閥的扶持。李淵如果死了,李閥會陷入內亂,你以為李世民那幾個兄弟是好惹的?”

  “如此一來,我們不費一兵一卒,就能瓦解李閥,徹底讓慈航靜齋的謀劃失敗!”

  很快有人帶回來了林浪的消息,祝玉妍簡直想笑出聲。

  宋缺跟林浪兩敗俱傷,宋閥會退讓一年,林浪則經脈寸斷,成為廢人了!

  祝玉妍瞇著眼睛:“林浪廢了,正好可以說服綰綰換一個真正的天命之主扶持,如此才能讓我圣門暗中掌控天下!”

  ……

  五仙教。

  林浪坐在房間的床榻之上,修煉著逆·龍象般若功。

  他第四層已經練成了,之后會越來越快。

  忽然他的耳朵動了一下,嘴角勾起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五仙教壯大太快,果然被人摻進了沙子。”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