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308章 恐怖天刀,天人之戰
  大理邊境的軍營中,空出了很大一塊空地,中間搭建了一個一米多高的擂臺。

  此時的周圍已經站了很多人,許多江湖大派和獨行的高手,最弱都是宗師,人數最多的,就是大理段氏,足有幾十人,其中很多都是光頭。

  林浪來到這兒之后,一燈大師帶人迎了上來:“大明帝師,一會兒可就要仰仗你了。”

  如果林浪輸了,那他們這三戰兩勝的擂臺,也就成了笑話。

  大理段氏就算沒有被當場全滅,也一定會被趕出大理,沒落下去。

  林浪微微一笑:“放心,我必勝。倒是你們,可一定不能輸。”

  一燈大師雙手合十:“對付銀龍宋魯,老衲絕不會輸。”

  大理皇帝段正明松了口氣,這樣最好,勝兩場,第三場也就不用打了。

  忽然林浪在人群中看到了兩個熟人,就知道有熱鬧的地方,少不了他。

  陸小鳳沖著林浪笑了笑,對身邊的阿飛說道:“怎么樣,我就知道大理段氏一定會請林浪,就是不知道他怎么敢跟天刀交手的。”

  阿飛盯著林浪:“我感覺他的劍法好像又有進步,看來這一戰一定不會讓人失望。”

  在阿飛看來,也許宋缺是天下至強的刀法高手,但林浪劍法也不弱,尤其是速度極快,而且林浪的身體十分強橫,還有許多神功絕學。

  這場賭斗,一定非常精彩,或許林浪能再次創造奇跡。

  還好這次他就在大理游歷,否則又要錯過了。

  陸小鳳正想說什么呢,聽到了人群騷亂聲,天刀宋缺來了!

  宋缺帶來的人并不多,一行還不到十人。

  天刀宋缺領頭,身邊跟著地劍宋智、銀龍宋魯,后面是解文龍、宋師道和宋玉致。

  本來圍成一圈的人都自動散開,沒人敢擋著宋缺的路。

  宋玉致眼含憤恨的盯著江小魚和花無缺,就是這兩人殺了寇仲。

  等爹殺了林浪之后,她要親手殺了江小魚和花無缺,為寇仲報仇!

  林浪要是知道宋玉致的想法,肯定覺得可笑。

  不就是男人死了么,賠一個就好了,不夠的話,賠十個,他就是這么大方。

  一燈大師往前走了幾步:“宋閥主來了,可定好了賭斗的人選?”

  宋缺瞥了眼一燈大師:“我們三兄弟,領教大理段氏的高招。”

  一燈大師微微低頭:“宋閥主神功蓋世,我大理段氏之前的提議,宋閥主可答應?”

  宋缺看向林浪:“不管是誰,不管你們多少人,只要擂臺站的下,我們三兄弟都接了。”

  誰能擋得住他們三兄弟?一刻鐘之后,勝負就能見分曉,這大理就該變成他們宋家的了。

  在他眼中,人再多,他也不過多揮幾刀的事兒。

  宋玉致等人都露出不齒的表情,大理段氏也太不要臉了。

  兩家賭斗,段氏請了別人幫忙就不說了,沒聽說過用多人結陣上擂臺的。….一點骨氣都沒有,難怪段氏一代不如一代。

  一燈大師就知道宋缺一定會答應,他們就是抓住了宋缺驕傲的性子,定下的這個計策。

  稍稍松了口氣,一燈大師說道:“那么約定好了是三戰兩勝,我們贏了,宋閥主帶人退出大理,并將南越的權柄交于我段氏。”

  “若宋閥主這邊贏了,大理關隘直接放開,迎接宋閥主接掌大理,我段氏永不回來。”

  宋缺看著擂臺,突然直接跳上去:“廢話那么多,一燈,林浪,你倆誰上來領死?”

  殺了段氏這些高手,大理還有人敢反抗他宋家嗎?這大理他不來接掌,誰敢占據?

  這一下,讓大理段氏有些措手不及。,

  他們原本想的是讓一燈大師先挑戰銀龍宋魯,然后林浪挑戰地劍宋智,連勝兩場之后,大理段氏的人也就不用去冒險了。

  但沒想到宋缺竟然要第一個出手,而且點名挑戰一燈或者林浪,這是準備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宋缺看著一燈大師等人冷笑,他先出手,就是為了先打破其他人的武道之心,一旦剩下的人恐懼了,就再也發揮不出全盛的實力。

  高手之爭,勝負只在毫厘之間,一旦心不再堅定,那就輸定了。

  一燈死了,這次宋家就能輕松贏兩場。

  如果林浪第一個上,那么這次宋家就會三戰全勝!

  天下都知道他宋缺是刀法大家,天下第一刀客,可卻忽略了他在謀略上的成就。

  他能讓宋家占據南越,并成為天下門閥之一,靠的可不只是他的武功,畢竟他已經很多年沒出手了。

  一燈大師嘆了口氣,他看向走出來的林浪:“林右使稍后,就讓我們以劍陣來領教宋閥主的絕世神功。”

  他想的很清楚,大家上去打幾個回合,只要能擋住宋缺七八招,然后就可以認輸,第二場林浪必勝,請黃藥師出手第三場來真正的決勝負。

  若是林浪第一場出手,結果敗了,那今天段氏就輸定了。

  直接認輸肯定不行,那樣太影響士氣,對大理段氏的聲譽也是嚴重打擊。

  裘千仞、枯榮大師、本因等人一起跳上了擂臺,他們特意打造了如此寬大的擂臺,就是方便他們施展劍陣。

  林浪重新坐在椅子上:“隨意,反正我是來幫忙的。”

  正好可以先看看宋缺的刀法到底有多強,敢叫天刀這么囂張的綽號。

  宋缺將背上的刀取下:“大理段氏的六脈神劍,據說還不錯,你們七個人施展六脈劍陣,倒也有趣。”

  “希望你們能給我一點驚喜,如果你們能擋住我三刀,這場就算我輸了。”

  這句話說完,一股強橫的氣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哪怕是距離擂臺有十丈的距離,林浪還是感覺一股如同山岳般的霸氣撲面而來。

  “真不愧是天刀,他最少是天人之境后期,而且精氣神必然已經開始融合,距離天人巔峰不遠了。再加上強橫無比的刀法,絕對是天人之境中的翹楚。”….林浪他們距離這么遠,都感覺如此大的壓力,在擂臺上的段氏之人,更是感覺到了眼前有一座刀山一般,根本不可力敵。

  但想到只要擋住三招,就能算贏,他們還是覺得勝算很大,宋缺雖然強,也不能三刀殺了他們七個人吧?

  宋缺就站在原地,忽然一刀斬下。

  一燈大師等人頓時感覺一股恐怖的氣息降臨。

  “出劍!”

  所有人同時出手,都是用六脈神劍,六個人抵擋,一個人進攻。

  陸小鳳盯著擂臺之上:“大理段氏這六脈劍陣有全真教天罡北斗陣的意思,還增加了許多八卦的變化,確實不俗。”

  換做是他去抵擋,都不需要一燈大師出手,恐怕他就會被困入其中。

  段譽在旁邊默不作聲,這陣法他也出力了,他將凌波微步告知了大家,讓大家在身法上能多一些變化。

  宋缺一刀之后,第二刀瞬間斬下,仿佛跟第一刀一模一樣,都是一股強橫的刀罡從天而降。

  這一刀,斬碎了攻向他的劍氣,也斬向了一燈大師的頭頂。

  枯榮大師等人發現這一刀他們仿佛已經擋不住了,只能用最后一招。

  七個人排成一列,接龍傳功。

  大理段氏所有人將真氣傳給一燈大師,只需要再扛住第三刀他們就算贏了。

  一燈大師伸出雙手,六劍齊飛!

  宋缺的第三刀快速斬下,跟剛才還是一模一樣的招式,仿佛對付大理段氏的六脈劍陣,根本不需要變招。

  這一刀有著數丈長的刀罡,將大理段氏的七人都籠罩其中。

  所有人的眼中仿佛都只剩下這一刀,別的什么都看不見了。

  一刀落下,六脈劍氣全部消散,宋缺將刀收起來:“六脈劍陣,不堪一擊。”

  在宋缺話音落下的一瞬間,一燈大師等人的頭頂全部出現一條血線,雙眼一翻,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

  宋缺這一刀,竟然將七人同時斬殺!

  宋缺看向林浪:“殺我弟子,一會兒你也逃不了。”

  宋缺三刀斬殺一燈大師、鐵掌水上漂裘千仞、枯榮大師等大理七位高手,包括已經踏入天人之境的一燈大師,這一手震撼了所有人。

  甚至宋缺的招式都沒變,也沒有往前走一步,就那么站在原地,連出三刀,殺了所有人。

  林浪依然坐在椅子上,甚至還拿起茶杯沖著宋缺舉了一下,似乎完全不意外這個結果,也并不懼怕宋缺。

  阿飛看向旁邊的陸小鳳:“你的手能夾住他的刀嗎?”

  陸小鳳翻了個白眼:“你說呢?”

  誰特么要用手去接宋缺的刀,一定是覺得自己的手太多余。

  “天刀不愧是天刀,不但武藝超群,竟然在擂臺賭斗上也用了兵法。”

  如果宋缺在上臺之后,不說三刀無法斬殺所有人就算輸,恐怕大理段氏的人也不會硬抗第三刀。….甚至其他人只要散開,宋缺是無法三刀殺所有人的。

  阿飛一臉懵逼,他根本不懂什么兵法,但就是覺得宋缺剛才的刀并不快,卻仿佛讓人無法躲避。

  難道說兵器不一定非要快才好?

  不對,至少他做不到這一點,快的總比慢的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他差點被宋缺影響了自己的武道之心。

  段譽看到一燈大師等被斬殺之后,滿臉都是驚恐之色,這樣的天刀,真是的能擋住的嗎?

  他將來可以超過天刀,為大家報仇嗎?

  他此時成了大理段氏的第一高手,感覺到一副重擔完全落到了肩上。

  就算是這次擂臺贏了,大理段氏還有發展嗎?

  宋閥不再進攻,那大宋和吐蕃不會進攻嗎?大隋不會有人想吞并大理嗎?蒙元會不會帶著騎兵繞路而來,直接滅了大理?

  段譽看向黃藥師和林浪,不管怎么說,先得贏了這場賭斗才行,否則大理都不再屬于段氏。

  黃藥師此時臉上的自信也消失了,天刀比他想象中更加強悍、恐怖。

  他感覺自己面對天刀,也一定接不下對方的三刀。

  他答應了一燈大師,如果有需要,他會幫忙對付宋智或者宋魯其中之一。

  段譽雖然是個天才,可對上宋智或者宋魯,沒有半分獲勝的可能,不只是境界的差距,還有招式、經驗等差距更大。

  不用對付天刀,同為巔峰大宗師,他不會輸。

  黃藥師看了眼林浪:“林右使,黃某先上去了。”

  他躍上擂臺,指著銀龍宋魯:“聽聞銀龍宋魯的銀龍拐杖十分凌厲,黃某想領教一下高招。”

  銀龍宋魯被叫陣,自然也不會慫,直接躍上擂臺:“黃藥師,你不在你的桃花島呆著,跑到這兒來送死,那我就成全你!”

  黃藥師曾號稱大宋五絕,但在他看來就是個笑話,若他大哥當年出手,那五個人一個都活不下來。

  雖然他的名氣遠沒法跟大哥宋缺比,但他也不弱,沒少得到宋缺的指點。

  同為大宗師巔峰,但對付一個被大哥震懾住的黃藥師,他一定能贏。

  宋魯拿著自己的銀龍拐杖,毫不猶豫的砸向黃藥師。

  這招式一出,就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這是剛才天刀宋缺的刀法!”阿飛驚呼道。

  宋缺的刀法已經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讓人覺得不可力敵,此時宋魯以銀龍拐杖施展出刀招,同樣讓人生出一種不可力敵的感覺。

  黃藥師看到銀龍拐杖砸過來,冷哼一聲:“同樣的招式,如果是天刀施展,黃某無法抵擋,但在你手中,差遠了!”

  黃藥師腳踩八卦,直接閃開了這一招,手中的玉簫點向宋魯的手腕。

  宋魯手中的銀龍拐杖直接變為橫掃,這一下又像是劍招。

  不一會兒的功夫,宋魯就施展出了多種招式,刀法、劍法,甚至其中還有一些槍法、棍法。….這種奇門兵刃十分難纏,不但能施展各種其他兵器的招式,而且還很難防御。

  才十幾招,黃藥師就落入了下風。

  江小魚看的如癡如醉,這倒是跟他的悟學理念有異曲同工之妙,他的五絕神功,就是融合了不同的武學招式,如此面對任何攻擊都能不被克制,還能反過來克制對方。

  遠處的綰綰松了口氣:“黃藥師如果也輸了,那第三戰應該不必比了吧?”

  這樣公子也就不必跟宋缺拼命了。

  陰葵派雖然主要活躍于大隋,但實際上在蒙元、大明、大宋、大理、西域等都有人。

  唯一沒有的地方就是南越,因為惹不起宋缺。

  生怕派人過去被宋缺發現,不只是白白送死,還會導致宋缺對他們陰葵派下手。

  在南越,除了宋家,連一個江湖幫派或者武林世家都沒有。

  看到宋缺第一個出手,殺了一燈大師等人的時候,綰綰其實很開心。

  地劍宋智雖然名聲也不弱,可跟葉孤城、金輪法王還是沒法比的,公子必勝。

  可如果第二場贏了,林浪再贏了第三場,導致宋家敗給了段氏,到時候宋缺一怒之下出刀,公子就危險了。

  她盯著擂臺之上,看到宋魯的拐杖砸碎了黃藥師的玉簫,心里暗叫一聲好。

  但黃藥師也真不愧是黃藥師,這其實早就在他的算計之中。

  他手抓住一塊玉簫的碎片,以彈指神通的手法,彈向宋魯的譚中穴。

  銀龍拐杖砸在了黃藥師的胸口,黃藥師一口血噴出去,向著擂臺下跌落。

  但他的玉簫碎片,也打中了宋魯的譚中穴,宋魯往后踉蹌了幾步,跌落擂臺。

  兩人幾乎是同時跌落擂臺,而且都受了重傷。

  段譽馬上跑過去,扶著黃藥師:“黃島主,你怎么樣?”

  黃藥師擦掉口中的血跡:“老夫沒事。老夫答應一燈的事情做到了。老夫雖然沒贏,但也沒輸。”

  說完,他看向宋缺。

  宋缺看了眼自己兒子扶著的宋魯,點了下頭:“黃島主好算計,竟然故意讓玉簫被打碎,趁著宋魯疏忽的時候以彈指神通打中他的穴道,造成了兩敗俱傷的局面。”

  宋魯捂著胸口:“大哥,我們未分勝負,再來,我必殺他!”

  宋缺攔住宋魯:“你的傷必須趕緊治療,否則會影響根基,將來再難寸進。”

  “這一場,算是平局,不是還有第三場嗎?”

  第三場,林浪就算是贏了,宋家與大理段氏也是平局,他倒要看看,剩下段譽一個小輩,是投降離開,還是在這兒領死!

  地劍宋智直接跳上擂臺:“林右使,第三場是你對吧,上來吧,讓我領教一下你的劍法。”

  他就算是敗,大哥也能及時出手救下他,這種跟天人境高手生死一戰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也許能幫他更進一步,讓他也突破到天人之境,那宋家就真的無敵了!

  林浪微微搖頭,從椅子上站起身:“殺你,我根本不需要用兵器。”

  “宋缺,這次賭斗,注定已經是平局,不如你我來一場,直接定輸贏?”

  宋缺盯著林浪,他發現林浪完全沒受到他剛才的氣勢影響,倒是有些小看林浪了。

  難怪能殺了葉孤城和金輪法王,確為武道天驕。

  不過既然敢挑戰他,那正合他心意,省的還得追到大明去殺。

  “宋智,你下去吧。”宋缺直接躍上擂臺,拎著自己的刀,“你的劍呢?”

  林浪沖著下面一招手,江小魚將一把彎刀丟給林浪。

  宋玉致大怒,這是寇仲的神兵井中月。

  “我的刀法也不錯,今日領教你的天刀八法,看看是否如傳說那般強大。”

  話音落下,他身上浮現了狂暴的殺意。

  lq.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