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98章 拿下小昭,張無忌黑化
  南少林西邊幾里之外的竹林,妙諦禪師手里拿著屠龍寶刀,旁邊有人抬著金毛獅王謝遜,此時的謝遜已經無法自己走路了。

  在南少林這群人的身后,還有許多江湖人,包括一些江湖大派的。

  在他們對面,就是明教一行人,人數并不多,只有十來個,但最弱都是武道大師,其中還有張無忌、楊逍和白眉鷹王殷天正這三位大宗師。

  十個和尚站成一排,一個個都低著頭,不敢看方丈的眼睛,更不想讓江湖人看到他們的臉。

  “張無忌,你可知金毛獅王謝遜作惡多端,死不足惜?你明教好不容易有改過自新的樣子,本來大家也準備給明教一個機會。”

  “可你現在竟抓我南少林僧人,助紂為虐,你對得起武當張真人的教誨嗎?”

  張無忌看到了妙諦禪師后面武當派的師叔師伯們,他努力讓自己不去看,而是死死的盯著妙諦禪師:“我早已非武當門人,所作所為與武當派無關,如今只是明教張無忌。”

  “南少林方丈好口才,只許你南少林抓我義父,卻不許我抓你們南少林的人?”

  “要說殺人,你南少林殺的少嗎?之前的方丈玄慈還娶妻生子,并且讓妻子殘害了上百幼兒,怎么南少林就從來當不知道呢?”

  “住口!”妙諦禪師趕緊打斷張無忌的話,“玄慈方丈暴斃,你們明教就往他頭上潑臟水,魔教之人都如此無恥嗎?”

  “老衲也不想跟你魔教妖人廢話,不是要交換嗎,那就來吧。”

  張無忌看著妙諦禪師:“先將我義父和屠龍刀送過來,我就將你南少林的和尚交給你。”

  妙諦禪師親自將金毛獅王和屠龍刀交給了張無忌。

  如果張無忌反悔,那其他江湖同道一定不會看著。

  他一個人打不過張無忌,但還有南丐幫的郭靖可以幫忙,其他明教高手也有人對付,到時候一個都跑不了。

  即使虛竹等人死了,南少林其他首座等也怪不到他頭上,因為這時候南少林絕對不能再退。

  何況還有他的親傳弟子也在其中。

  里子和面子總得保住一個。

  而且那謝遜,也絕對活不成!

  張無忌一手抓著屠龍刀,一手攙扶著已經站不住的謝遜:“義父,無忌孩兒來晚了,別擔心,你身上的傷,無忌孩兒一定能治好。”

  他的眼角狂跳,剛才在人群中看到了武當派的師叔師伯們,他想著換回義父就走,不要用大明帝師教的那個辦法了。

  可南少林的人竟然廢掉了義父的武功,還毀掉了義父的嗓子,本來義父就看不到,現在又口不能言,身上還有足以致殘的重傷。

  他們如此殘忍的對待義父,絕不能就這么算了!

  “人和刀都給你們了,把我少林弟子都放了吧。”妙諦禪師大聲說道。

  圓真在人群中冷笑,張無忌已經給金毛獅王謝遜輸送了真氣療傷,那謝遜就死定了。

  張無忌忽然說道:“妙諦禪師,這屠龍刀怎么不對勁?”

  妙諦禪師大怒:“張無忌,這就是屠龍刀,我南少林還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做一把假的湖弄你不成?”

  張無忌冷笑道:“刀是真的,但刀柄怎么輕了,你從里面拿走了東西?”

  “我義父因為眼睛不好,沒發現這個秘密,卻讓你南少林發現了。但這東西是我義父的,還請還回來,否則我們可不會走,也絕不放人!”

  妙諦禪師懵了:“什么刀柄變輕了,這屠龍刀我們就沒動過,張無忌,你不要血口噴人!”

  屠龍刀的秘密,藏在刀柄之中嗎?

  可他絕對沒動刀柄,是金毛獅王拿走了,還是圓真拿走了,又或者是最開始抓住金毛獅王的南丐幫的那個舵主拿走了?

  張無忌冷哼一聲:“是不是血口噴人你心里清楚,你們還廢了我義父的武功,害我義父變啞,不把我義父的東西還回來,以后你南少林的人就別走出南少林的院墻了,否則別怪我們不客氣!”

  江湖上其他門派的人看到這些,都議論紛紛。

  原來屠龍寶刀號令天下的秘密在刀柄里,結果被南少林拿走了,這里面到底放著什么?是絕世神功,還是什么能暴增功力的神物?

  武當掌門俞蓮舟這時候站出來:“妙諦禪師,你南少林到底拿了什么東西?答應好的用金毛獅王和屠龍刀換你南少林十位弟子,不會食言吧?”

  圓真在人群后面瞇著眼睛,寶物在刀柄之中?

  他竟然沒有發現,到底是什么好東西,妙諦禪師隱藏的很深啊。

  所有人懷疑的看著妙諦禪師,妙諦禪師努力的想要解釋,卻知道他無論說什么,都沒人相信。

  “老衲什么都沒拿,大家別中了魔教妖人的奸計。張無忌,你如果要違背承諾,那今天就不要走了。”

  俞蓮舟忽然又說道:“無忌,將南少林的僧人放了吧,你把謝遜帶走,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說。”

  真要是動手,明教的人太少了,一定會吃虧。

  現在可不只是南少林,還有其他門派的江湖高手,除非無忌突破到天人之境,否則明教今天可沒人能走,金毛獅王也會死在這兒。

  聽到俞蓮舟的提醒,張無忌也借坡下驢:“好,但這件事絕不算完。”

  “把人給他們,我們走。”

  他將金毛獅王交給楊逍和青翼蝠王韋一笑扶著,自己親自拿著屠龍刀防備南少林的人反悔偷襲。

  但突然間,金毛獅王吐出一口血。

  張無忌大驚失色,他馬上湊過去想要用真氣穩定傷勢,卻發現越是輸送真氣,謝遜吐血越多,等他反應過來謝遜是中毒的時候,謝遜已經沒救了。

  “妙諦,你們南少林竟然給我義父下毒?好一個慈悲為懷,好一個公平交換不做手腳,我要你們血債血償!”

  張無忌渾身氣勢暴漲,勐地揮動屠龍刀,一刀驚人的刀罡斬向妙諦禪師等人。

  妙諦禪師迅速躲閃,但幾個靠近的僧人卻沒能躲開,直接被斬成兩段。

  “大家一起上,把明教的妖人全部斬殺!”妙諦禪師振臂高呼,帶頭沖了上去,只要南丐幫的幫忙,其他名門大派也會跟著上,明教的這些高手今天一個都走不掉。

  ……

  “右使,南少林那邊出大事了。”李舵主匆匆來到林浪面前。

  正在享受小昭按頭的林浪微微睜開眼睛:“什么大事啊,南少林貪了屠龍刀里面的寶藏,被天下聲討了?”

  李舵主愣了一下:“右使已經知道了?”

  林浪心說,這個好主意還是我給張無忌出的,否則張無忌那腦子,哪兒能知道如何化被動為主動?

  那么多江湖人去南少林,真以為都是參加什么屠獅大會?

  金毛獅王是殺了有幾百人,但涉及的宗門、世家等也就幾十個,其中還包括一些現在已經消失了的門派。

  所以那些去南少林的江湖門派,跟金毛獅王有仇的也就二十來家。

  但真正去的宗派、世家等,足有上百,還有許多毫無關系的江湖獨行客。

  說到底,他們都是奔著屠龍刀去的。

  想要知道屠龍刀那傳說中可以號令天下的秘密。

  如果只是鋒利,增加真氣,那倚天劍怎么沒說可以號令天下?

  現在峨眉派已經沒落,甚至都算不上名門大派了。

  所以林浪告訴了張無忌坑一下南少林的辦法,想要用金毛獅王和屠龍刀做文章,得名聲,就得承擔這些后果。

  就應該告訴所有人,南少林想要貪圖屠龍寶刀,想要號令大宋江湖,還想讓其他門派跟明教拼命,南少林從中漁利。

  南少林殺的人少嗎?他們總是說什么殺一救百,說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不趕盡殺絕,就是擔心殺絕了之后,沒有借口消耗其他門派的力量。

  正好最近南少林江湖聲望大跌,這件事傳出去,也就會更加可信。

  如果南少林真的不想號令大宋江湖,這次弄個屠獅大會做什么?

  甚至他還啟用了當年朱無視安插在南少林唯一的密探。

  這種消息如果在南少林內部也傳開了,那妙諦禪師就真的百口莫辯了。

  李舵主繼續說道:“右使,南少林妙諦禪師抵死不認,這次若非南丐幫幫主郭靖出手,恐怕多少人都被突破到天人之境的張無忌斬殺了。”

  “嗯?張無忌突破到天人之境了?”林浪有些驚訝,聽起來還動手了?

  “對呀。”李舵主愣了一下,右使不是知道了嗎?難道知道的不全?

  他馬上開始詳細匯報:“當時交換人質,本來武當派掌門俞蓮舟勸說,張無忌準備帶著明教的人走了,可金毛獅王卻忽然毒發身亡,張無忌瞬間暴怒,直接動用屠龍刀去殺妙諦禪師等人。”

  “誰也沒想到張無忌刀法如此精湛,妙諦禪師號召大家一起剿滅明教,但許多人根本不敢上,也不愿意上。”

  “也就是南丐幫幫主郭靖耿直,出手阻攔,黃蓉也不得不上,又讓全真教跟著一起上,才攔住了瘋狂的明教一行人。”

  “五行旗的幾位高手和五散人相繼受傷,甚至死亡,讓張無忌暴怒無比,竟直接突破到了天人之境。”

  “若非忽然有一股更加恐怖的氣息從南少林傳出,驚走了張無忌,恐怕當時手持屠龍刀的張無忌得將在場的南少林之人屠戮殆盡。”

  林浪挑著眉毛,南少林的掃地僧終于是忍不住出手了,雖然讓南少林暴露了底牌,可也因此讓其他江湖人不敢太過放肆。

  但不管如何,盜走屠龍刀里面寶藏的黑鍋是徹底扣在南少林頭上了。

  這段時間,南少林肯定不得安生。

  事情的變化,倒是超出了他預料之外。

  南少林居然下毒,毒死了金毛獅王,那就更讓所有人都覺得南少林拿走了屠龍刀里的好東西。

  被天人之境的張無忌盯上,這段時間南少林恐怕沒有寧日了。

  小昭忽然忍不住問道:“張無忌受傷了嗎?”

  李舵主搖搖頭:“不知道,應該沒有吧,否則他也不可能帶著人逃走。”

  林浪揮揮手,李舵主出去了。

  “怎么,擔心張無忌?”

  小昭詫異的看著林浪:“你不生氣?”

  林浪腦袋向后一靠:“我為什么要生氣?關心一句熟人而已,我這人很大度的。”

  這樣更刺激啊!

  再說了,他這么大度,將來小昭知道了他有其他紅顏知己,好意思生氣嗎?

  但如果張無忌敢來找小昭,他就要給張無忌算一卦,看看張無忌是不是短命相!

  】

  “別管這些閑事了,你給我按完了,我也給你按按。”

  林浪伸出雙手,使出自己悟出的龍爪手,抓向小昭那沉甸甸的良心。

  ……

  南少林。

  妙諦禪師坐在禪室之中,面前是南少林各院堂的首座。

  不過相比于昨日,已經少了好幾個,都死在了張無忌的屠龍刀下。

  “屠龍刀老衲根本沒有動過,也一直不是老衲看守,想不到明教的張無忌年紀輕輕,竟如此狡猾。”妙諦禪師滿臉怒氣。

  這次還讓張無忌跑了,雖然殺了一些明教的高手,可他南少林和其他江湖同道死傷更多。

  尤其是那些人都是受到南少林邀請來參加屠獅大會的,又死在了南少林外的竹林,雖然都是明教的人殺的,可他們會覺得與南少林無關嗎?

  那些人也都認為是南少林給金毛獅王下毒,盜取了屠龍刀里的寶藏,可他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查出來金毛獅王身上的毒是誰下的了嗎?”

  所有人都在搖頭,很明顯,他們南少林被利用了。

  好處沒得到,還背上了黑鍋。

  若非圣僧前輩展現出氣勢,驚走了張無忌,后果不堪設想。

  “南丐幫抓了人,卻交給我們,會不會毒是南丐幫的人提前下了毒?”一個老和尚忽然問道。

  妙諦禪師也面帶懷疑之色,還真有這種可能。

  但沒證據,他們也沒法說。這次若非南丐幫幫主郭靖第一個跳出來幫忙,他南少林死傷畢竟更加慘重,甚至他不死也會重傷。

  “先不管是誰下的毒,如今各派都在聲討我們,讓我們給個交代,其實就是想要知道屠龍刀里的秘密。”

  還好圣僧前輩的恐怖氣勢也讓其他江湖人感受到了,否則他都懷疑那些江湖人敢圍住南少林,甚至來到大雄寶殿門前要他給個交代。

  但即使那些人沒來,南少林的名聲也徹底毀了,只有滅掉明教,堅持說那就是明教的陰謀,才能多少扭轉一些。

  圣僧前輩為什么不能早點出手呢?

  如果早點出手,張無忌恐怕都來不及逃走,也不會是眼下這個被動局面。

  可惜他不敢去質問圣僧,也許圣僧本來不想出手吧,或者是不想離開南少林。

  但至少有圣僧在,南少林安全無憂。

  ……

  一處密林中,張無忌看著身邊的三個人。

  雖然他成功的突破到了天人之境,邁過了卡住多少天才一輩子的坎兒,可他卻沒有一絲的開心。

  去南少林的時候,他們有十幾個人,光明左使楊逍,外公白眉鷹王殷天正,青翼蝠王韋一笑,五散人,五行旗的三位掌旗副使,本以為來的都是精英,就算是動手也可以輕松脫身。

  但因為他怒火攻心,導致其他人也不能逃,反而陷入包圍。

  現在就只有楊逍、殷天正和洪水旗的掌旗副使跟著逃出來了,連輕功最好的韋一笑都沒能逃走。

  這三位也都身受重傷,必須趕快靜養療傷。

  而他想要救的義父金毛獅王也沒能成功,甚至連尸體都沒能帶走。

  “是我孟浪了,若非我沒有按照計劃撤退,大家都不會死。”張無忌雙眼赤紅,眼神中透著一股殺意。

  但若是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他還是會對妙諦禪師揮刀。

  什么慈悲為懷的佛門,居然對一個被廢掉武功的人下毒,而且還是靠著真氣激發。

  若是他不給義父輸送真氣,也許義父就不會死,他跟胡青牛學了那么多醫道,但在義父中毒的時候,他竟半點辦法都沒有。

  “無忌,靜心,你要走火入魔嗎?!”殷天正忽然吼道。

  張無忌身上的殺意緩緩消退,但卻并未消失。

  “今天開始,我明教與南少林不死不休!”

  雖然高手數量遠不如南少林,但明教五行旗可不只是能守護光明頂,一樣可以攻打其他門派。

  “教主,那個南少林冒出來的恐怖氣息必是一位頂尖高手,你有把握對付他嗎?”楊逍問道。

  張無忌仿佛被人在頭頂澆了一盆涼水,那股氣息深不可測,讓他有一種面對太師父的感覺,絕對不是此時的他能比得上的。

  他忽然再想,如果是日月神教的林浪面對這樣的強者,會選擇什么辦法對付?

  對了,現在可不只是他明教想要對付南少林,其他江湖門派也會讓南少林交出屠龍刀刀柄里的寶物。

  這刀柄根本沒有動過,他玩屠龍刀的時間那么長,絕對不會記錯。

  “楊左使,如果我明教請日月神教幫忙對付南少林,林浪會答應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