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93章 我就吃點虧,用這個四十歲的阿姨換個年紀一半大的。
  金花婆婆在被林浪道破紫衫龍王的身份時,眼神中就透出驚駭之色。

  她本波斯明教圣女,到了西域明教成為護教法王,跟中原人接觸也不多,更何況她已經離開了二十多年,如今更是易容成一個老太婆的模樣,怎么會被眼前這個年輕人認出來的?

  她以紫衫龍王身份行走江湖的時候,眼前這個年輕人應該還沒出生呢。

  “你是什么人?要給我看什么?”

  金花婆婆抓緊自己的拐杖,同時左手掌心扣著三朵淬了毒的金花暗器。

  旁邊幾個年輕人都對著林浪側目,這小子誰啊,找死嗎?

  林浪解下背后的軟布包,從里面抽出一個圣火令:“紫衫龍王,你看看這是什么。”

  “圣火令?你怎么會有圣火令!”金花婆婆大驚失色。

  這是明教圣火令,而且看上面的花紋,明顯是波斯明教總壇的,東土明教的上面刻著的應該是教規。

  可眼前這位分明是中原人,怎么會有波斯明教的圣火令,波斯明教絕對不會將圣火令交給外人。

  “風云月三圣使給我的,請我做明教教主。”

  “不可能!”金花婆婆怒視林浪,“不知道從哪兒偷來或者撿來的圣火令,就想當教主?”

  她一甩手,三朵金花鏢飛向林浪,同時手中的拐杖也砸向林浪的手腕,先把圣火令奪過來。

  有了圣火令,她還需要去騙謝遜的屠龍寶刀嗎?

  圣火令也堪比神兵,上面還有山中老人所創造的神功絕學,她得到了武功必定大進。

  就算是波斯明教的人來了,她也不懼。

  但她驚恐的發現,那三朵金花竟然忽然掉頭,飛向了她自己。

  慌忙用拐杖磕開金花的時候,一只手已經捏在了她的肩井穴上,頓時讓她連拐杖都抓不住了。

  乾坤大挪移,此人怎么會乾坤大挪移?

  “你是張無忌?!”

  金花婆婆只能想到這個答桉。

  年紀輕輕,武功又這么高,還會乾坤大挪移,不是明教教主張無忌還能有誰?

  雖然長相不太一樣,可她能易容,張無忌也可以易容,明教還是有一些易容高手的。

  蛛兒死死的盯著林浪,是表哥嗎?可表哥怎么不認識她呢?

  她一會兒是喊表哥,還是喊曾阿牛?

  “你眼里是不是只有張無忌?我是大明帝師,也是日月神教的林浪。”

  “我宣布,從今天開始,明教并入日月神教了。”

  “所以你也是日月神教的了,是不是很驚喜?”

  金花婆婆大怒:“胡說八道!明教怎么可能并入日月神教?”

  不說西域明教有不少高手,波斯明教也高手如云,怎么可能臣服日月神教?

  “圣火令在我這兒,見令如見教主。別提那個張無忌,他沒有圣火令,教主之位名不正言不順。見到圣火令,你怎么不跪迎呢?”

  金花婆婆梗著脖子:“我早已叛出明教,圣火令管不到我!”

  林浪:“……就特么知道,在利益面前,沒人在乎這些破規矩。”

  “那我換個說法,臣服,還是死?”

  金花婆婆:“只要你放我走,我可以將謝遜和屠龍寶刀都交給你。”

  “他們不就在靈蛇島嗎?你死了,這些船夫也能帶我去靈蛇島。而且我還會將小昭是去西域明教偷東西的事情透露給西域明教的人,你猜他們會怎么做?”

  “明教最喜歡用火刑是吧?”

  金花婆婆目眥欲裂:“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昭是她女兒的秘密,小昭自己都不知道。

  “只要我想,就沒有什么秘密能瞞得住我。”林浪忽然隨手一點,想要偷著逃走的蛛兒被他封住了穴道。

  “你要一個活蹦亂跳的女兒還是一堆灰,就看你自己的選擇了。”

  林浪隨手指著其他幾個年輕人:“去,把船上的吃的東西都拿過來。”

  其他船夫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就一直開船直奔靈蛇島。

  一個時辰之后,金花婆婆就臣服了,也乖乖的卸掉了偽裝,露出本來的面貌。

  看起來四十來歲,臉上已經有了歲月的痕跡,這種熟透了的,林浪完全沒興趣,他牙口不好,喜歡吃嫩的。

  蛛兒在旁邊目瞪口呆:“婆……你,你怎么這么年輕?”

  這還是她心目中的金花婆婆嗎?倒是跟她母親年紀差不多。

  “我是明教紫衫龍王黛綺絲,按照輩分,你喊我婆婆也沒錯。”

  紫衫龍王跟蛛兒的爺爺白眉鷹王算是兄妹,但卻比鷹王年紀小了許多。

  “波斯明教的三圣使是不是被你殺了?”紫衫龍王問道。

  如此林浪才有可能得到圣火令,而且以林浪的武功,殺了三圣使并不難。

  知道林浪的身份之后,紫衫龍王其實就知道自己除了臣服,就只有死路一條,她不過是宗師巔峰,哪兒是天人之境的林浪的對手?

  難怪她連一招都擋不住,境界差距太大了。

  “紫衫龍王,別廢話,把這些翻譯出來。”林浪將圣火令丟給紫衫龍王。

  “你不怕我偷學?”紫衫龍王滿臉詫異,這可是波斯明教的神功絕學。

  林浪撇撇嘴,輕蔑的看了眼紫衫龍王:“你覺得自己學會了,就能超過那風云月三使嗎?”

  學會了又如何,到時候他只要想,一樣能輕松拍死。

  而且他也讓人拓印了帶回黑木崖,到時候黑木崖那邊也會翻譯一份,相互印證。

  再加上風云月三使還沒死呢,也許任盈盈能審問出來一些東西,實在不行,不是還有小昭嘛。

  武功越高的人,翻譯出來的就會越準確。

  紫衫龍王嘆了口氣,她眼中的神功,可能在林浪眼中就跟江湖上流傳極廣的五虎斷門刀一樣,根本不在乎別人偷學。

  她本來還想故意翻譯錯誤,但一想到林浪的武學境界,一旦被看出來,不只是她會死,她女兒小昭也會死。

  幾個時辰之后,林浪就看到了翻譯好的圣火令神功。

  這門武功,似乎更適合用來刺殺,追求的都是出其不意的角度一擊致命。

  林浪也參悟了一下,倒是可以增加他招式的變化。

  但關節反向攻擊的威力其實并不強,像他如果被波斯三圣使關節反向擊中,一點傷都不會有。

  “這武功,對我倒是有些雞肋了,而且需要常年累月的鍛煉,太浪費時間了。”

  主要是這個武功需要花很長時間,竟然不算缺陷。

  看過之后,他雖然短時間內練不成,但若有人再用這樣的招式來攻擊他,他也可以更加從容的應對。

  閉上眼睛,他盤坐在船艙里,繼續修煉逆·龍象般若功。

  大船航行了幾天,終于是到了靈蛇島。

  “金毛獅王人呢?”林浪有些不高興,他坐了這么久的船,船上連點娛樂活動都沒有,結果告訴他謝遜丟了?

  紫衫龍王也懵了:“沒有船,他雙眼又看不見,絕對不可能自己走,這里有打斗的痕跡。”

  有打斗,卻并沒有血跡,金毛獅王看起來也只出了一刀。

  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將金毛獅王制住,哪怕是偷襲,對方武功也絕對不俗。

  這樣的門派不算多。

  “走吧,回去,看看屠龍刀在誰手中就知道了。”

  金毛獅王死不死他才不關心呢,他又不是金毛獅王的爹。

  而且金毛獅王確實殺了許多人,千人斬可能有些夸張,但百人斬絕對有了,還讓數百人變成了白癡。

  雖然有成昆引誘的原因,但也證明金毛獅王確實是個沖動易怒的人,腦子還不好。

  】

  早知道金毛獅王被別人抓走了,他都不必來靈蛇島。

  紫衫龍王忍不住問道:“可如果屠龍刀也消失了呢?”

  林浪懶洋洋的靠在椅子上:“那就消失了唄,一把刀而已,還真以為能號令天下?”

  “你拿著屠龍刀,我要殺你也只要一招。”

  紫衫龍王:“……”

  非要說的這么直接嗎?

  林浪也不相信,誰得到屠龍刀,還真的能一直不被人知道。

  他回去讓人查一下,最近有那些大船出海返回,再看看有那些江湖高手失蹤過一段時間,也就知道是誰做的了。

  要是金毛獅王死了還好,如果沒死,那想要一點消息不走漏是不可能的。

  回到了岸邊,林浪就在船上,很快有日月神教的人趕了過來。

  “這幾天江湖上有什么大事嗎?”林浪端起茶盞,輕輕刮著茶葉末。

  “右使,這幾日唯一的大事就是西域明教教主張無忌從海外回來了,但卻沒接到金毛獅王。”

  “不過大家并不信,很多人不敢靠近,卻也一直跟著張無忌。”

  “張無忌直接乘船去了武當山,江湖上有人說張無忌將金毛獅王謝遜藏在了武當山,武當派想要吞并屠龍寶刀。”

  “還說有了屠龍寶刀,張三豐就能殺了右使。”

  林浪:“???”

  這是在故意挑撥張三豐對自己出手?

  先不說張三豐有沒有把握贏過他,就算是有,張三豐也絕對不敢來,除非張三豐不想要武當山了。

  再說這屠龍刀,張三豐也未必就看得上。

  不過張無忌又跑去武當山干什么,是找不到謝遜,所以找武當派幫忙找一下嗎?

  “張無忌的身邊都帶了什么人?”林浪又問道。

  “他自己上的武當山,一個人都沒帶。他的人都住在一個客棧,一些明教的普通教眾,明教的高手都不在,好像還帶了一個小侍女。”

  林浪吩咐了讓他們調查最近靠岸的海船之后,又出去了一趟。

  日月神教這邊查不到,不是還有青衣樓嘛。

  殺手不只是能刺殺,刺探情報同樣是好手。

  “紫衫龍王,讓蛛兒去把小昭帶回來吧。”

  紫衫龍王看向林浪:“你抓她干什么,她武功很弱,對你沒什么用。”

  林浪翹起二郎腿:“當然是為了你讓她去偷的乾坤大挪移。”

  紫衫龍王嘆了口氣,好像真的沒什么事情能夠瞞得住林浪。

  她很清楚,如果她拒絕,那么她死了,林浪一樣能抓住小昭。

  只要告訴小昭自己在他手里,小昭就一定會乖乖的獻上龍象般若功。

  “蛛兒,你去一趟吧,明教的人也不會為難你。”

  林浪補充了一句:“告訴小昭,想紫衫龍王活,就快點過來。”

  小昭告不告訴張無忌,他也不在乎,對其他人來說,張無忌是絕世天才,可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而且張無忌優柔寡斷,他想對付有太多的辦法了。

  等蛛兒也離開后,林浪看著紫衫龍王:“你以后是怎么打算的,或者說如果沒有我,你是怎么打算的?”

  “你讓小昭拿了乾坤大挪移,是想回波斯明教?”

  “據我所知,波斯明教的圣女可需要保持純潔之身,你不怕受火刑嗎?”

  紫衫龍王嘆了口氣:“如果是我自己,根本不必如此。我夫君死了,當年有人見死不救的仇我也報了,若非有小昭,我其實也不想活了。”

  她只是打不過波斯三圣使,甚至可能都不是十二寶樹王的對手,但她并不怕死。

  “我讓小昭去偷乾坤大挪移,確實是想送去波斯明教,將功折罪。”

  “不過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小昭。”

  “有了這門神功,小昭就可以接替我成為波斯明教的圣女,甚至當上波斯明教的教主,無論是十二寶樹王還是三圣使,都會愿意。”

  林浪沒忍住笑出了聲:“你覺得自己這么做是為了小昭好?”

  “如果真的是為了小昭好,你有太多選擇了。比如將她交給別人收養,以你的武功,想去偷偷看,別人根本不會發現,傳授武功也是如此。”

  “哪怕她跟你有三分相似,可你夫君并非波斯人,那些波斯明教的人也絕對想不到一個普通人家的江湖女兒會是你的孩子,她也就絕對不會有危險。”

  “你這么做,都是為了保住你自己的命,你還想回波斯明教對嗎?”

  紫衫龍王臉色一變:“沒有,我都是為了她,這樣她有機會當上波斯明教的教主,有大好的前程。”

  林浪玩味的看著紫衫龍王:“就算你說的計劃都成功了,她回到波斯,繼承了圣女,甚至教主之位,你覺得她有多大的權力?”

  “就她那點武功,能壓得住風云月三使,還是能壓得住十二寶樹王?甚至連更低一層的教眾都打不過。”

  “明教可不是朝廷,血脈雖然重要,可并非唯一,你覺得她會不會成為傀儡?”

  “即使你跟著回去了,你的武功能保護她嗎?你要她半輩子都在爭權奪利之中度過,然后稍有不慎就慘死嗎?”

  以小昭的武學天分,就算是修煉了乾坤大挪移,也很難成為高手。

  江湖宗門,永遠是實力為尊,尤其小昭還是被人從外面帶回去的,有多少人信服呢?

  更何況小昭還是混血,一個注重純潔的教派,會對一個混血的圣女臣服嗎?會真的愿意讓她當上教主嗎?

  紫衫龍王嘴上說著不怕死,實際上很想活。

  抓住蛛兒,估計也是為了將來西域明教對付她的時候,可以爭取白眉鷹王的幫忙。

  紫衫龍王看著林浪:“也許你是對的,可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這次波斯明教的人能被林浪殺掉,下一次呢?

  而且為了波斯明教教主之位,冒一些風險不值得嗎?

  多少人冒了更大的風險,也得不到這個機會。

  看到紫衫龍王的表情,林浪就知道這個老女人還是沒放棄讓小昭當波斯明教教主的打算。

  但小昭真的想去當圣女嗎?

  活了這么多年,從沒去過的地方,生活習慣大不相同,還要陷入爾虞我詐,爭權奪利,隨時可能死亡的險地,小昭會愿意?

  如果真的愿意,拿到乾坤大挪移心法之后,小昭就該回來了,哪兒會留在西域明教那么久?

  不過沒關系,他可以幫個忙的。

  波斯明教的圣女,不都得是純潔之身嘛,這件事他最擅長了。

  助人為快樂之本,普通人都會愿意援助一把呢,他這種大善人,當然愿意援助個幾把的。

  等小昭來了,他相信小昭會愿意接受他幫助的。

  到時候這個四十來歲的阿姨就放走吧,反正已經換回了二十歲的小昭。

  四十換二十,只有一半,但他吃點虧算了,吃虧是福嘛。

  林浪就在船上住著,一邊修煉逆·龍象般若功,一邊等待消息。

  兩天之后,有人往船上丟了一封信。

  林浪打開之后,滿臉疑惑:“南丐幫,他們抓了金毛獅王嗎?”

  “郭靖和黃蓉這么大膽,要跟明教硬剛?”

  這兩人都不是莽撞的人,最近南丐幫也比較低調,怎么會做出如此選擇?

  林浪還沒想清楚呢,又一個消息忽然傳遍了江湖。

  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林浪滿臉玩味之色:“有意思,這回有大熱鬧看了,也不知道張無忌會如何選擇。”

  “來人,送一封信去武當,不,直接找到明教的人送過去。”

  一個不成熟的小建議,相信張無忌一定會采納的。

  而此時,這個消息已經傳遍了大宋江湖,甚至傳到了大明、大隋、蒙元那邊。

  也吸引了無數江湖人的目光,許多人都不遠萬里的趕來了大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