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89章 語嫣,你嗓子怎么了?
  “小魚,通知下去,讓大宋那邊的分舵,給我盯緊了這個波斯的商船,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

  “那三個人武功不錯,如非必要,別去試探,看看他們還有沒有其他同伴。”

  “叫幾個輕功好的人,準備一頂轎子,為師要去會會這三位波斯高手。”

  “記得照顧好靈鷲,為師回來的時候,希望看到它的翅膀上長出更多的羽毛,可以載人飛行了。”

  江小魚點點頭,下去安排了。

  師父沒叫他去,他就留守黑木崖。

  很快,一頂寬大的轎子,被八個擅長輕功武道大師扛著下了黑木崖,速度堪比快馬。

  這八個人還是搶來的機會,他們平時哪兒有接近右使的機會啊,這一路上說不定就能得到右使的指點,哪怕指點幾句,也能受用無窮。

  要是右使心情好,再傳授他們一些武學,那就更完美了。

  轎子快速奔向了大宋的方向,林浪盤坐在里面,繼續修煉逆·龍象般若功。

  一個多時辰后,忽然他感覺轎子晃了一下,八個人雖然都是擅長輕功的武道大師,可實力也有差距,有人的步伐慢了。

  “停,休息一下。”

  看著幾個人都氣喘吁吁的模樣,林浪微微搖頭。

  武道大師還是不行,真氣消耗太快,恢復太慢,以后得找八個宗師來給他抬轎子。

  他開口說了一些輕功的訣竅,讓八個人都跟著學,如此才能保證他們步調一致,轎子又快又穩。

  八個人都滿臉欣喜之色,就知道跟著右使準沒錯。

  有了林浪的指點,趕路的速度快了許多,幾乎什么路況都能走,也不必非得是官道,反而比馬車更快,還沒馬車那么顛簸,也不會有馬身上的味道。

  幾個時辰,消耗一頓飯,一點水就行了,要是不給吃肉,比喂馬還省錢。

  要是有點別的事兒,還能順便辦了。

  難怪邀月當初喜歡做轎子,確實比馬車爽。

  唯一的缺點,就是轎子里只有他一個人,要是再有一個捏肩捶腿的就更好了。

  很快到了大宋的地界,提前接到消息的分舵的人在路上迎接。

  “屬下恭迎右使。右使吩咐不去分舵,屬下就在這里略備薄酒,給右使接風洗塵。”

  林浪挑開轎簾,走了出來,看著路邊已經準備好了一桌酒菜。

  “味道不錯。那個商船走了沒有?”

  舵主親自給林浪倒了杯酒:“沒有。五仙教的兄弟打聽到了消息,他們在找知道靈蛇島方位的船夫,要去靈蛇島找金花婆婆。”

  “不過他們跟金花婆婆什么關系,我們沒打聽到,那個商船里知道的人不多,請右使再給屬下三天時間。”

  林浪放下快子:“不必了,你也不用驚慌,不是說你辦事不力。我是說不必打聽他們去靈蛇島的目的,因為他們沒機會去了。”….他來了,還能讓那些人走?

  “但是去靈蛇島的辦法,還是要繼續打聽,或者找到金花婆婆的蹤跡匯報給我。”

  “對了,還有件事交給你去做。”

  林浪交代了一下,招呼八個轎夫一起吃飯,吃完了還得趕路呢。

  ……

  曼陀山莊。

  王語嫣在院子里練著劍,劍法看起來雜亂無章,根本不成套,好似有許多破綻,但仔細一看,又發現那些破綻都被后續的招式彌補了。

  王夫人站在院子門口:“語嫣,你歇一會兒吧,你自幼不是不喜歡習武嗎?”

  王語嫣跟她一樣,從小就不喜歡練武,怎么跟林浪學了武功之后,還沉迷其中了呢?

  “娘,語嫣不累,這身法既然是我們家傳,我就一定要練好,以后也能保護娘親,保護曼陀山莊。”

  林大哥可是說了,回來看她的,也要檢查她的武功,那她就不能讓林大哥失望。

  她是靠著北冥神功吸收了那么多的真氣,這才突破到了宗師巔峰,可實力比那些真正的宗師巔峰差遠了,必須要更努力才行。

  王夫人搖搖頭,叮囑了一句:“教你的身法好好練,打不過也能跑,比其他武功更重要。”

  王語嫣:“知道了,娘。”

  看到女兒那表情,王夫人知道女兒又想問她為什么之前沒將這門身法放在瑯嬛玉洞里,那樣慕容復就不會死了。

  不放在瑯嬛玉洞,就是防著慕容復呢。

  她家傳的絕學,憑什么讓慕容復學了啊?

  也幸好沒讓慕容復學了,否則慕容復還活著,不知道給曼陀山莊帶來多大的麻煩呢。

  女兒這武學天分,確實比她高太多了,這才多久啊,那門身法已經練得不錯了,這下子她曼陀山莊的安全有保障了。

  林浪當初承諾的會讓曼陀山莊不被江湖騷擾,還真做到了。

  她安排人去姑蘇城打聽了,真的沒人再找曼陀山莊,也沒人去參合莊了。

  唯一讓她不滿意的是,上次說給女兒招個贅婿,女兒竟然不答應,還說什么陪她一輩子。

  她這一輩子可以有女兒陪著,但她死了,女兒老了,那時候怎么辦?

  練武之人衰老更慢,可也不是就真的不會老了。

  可惜了,聽說那個錦衣衛林浪現在已經是大明帝師,要是女兒能跟了那林浪該多好。

  帝師夫人,那她這個岳母不也能享盡榮華富貴,不比當什么大理鎮南王側妃差。

  不過這些消息,她都沒跟王語嫣說,省的女兒更看不上其他男人了。

  王夫人小聲都囔了幾句,又去種花了。

  如今這曼陀山莊,已經不再是只種曼陀羅花了,段正淳那個負心人都死了,她還種什么曼陀羅花。

  不過喜歡花的習慣改不了,種花也能打發無聊的時間。

  看著母親出去,王語嫣放下了劍,開始練凌波微步。….正練著呢,忽然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你還會凌波微步?”

  王語嫣轉過頭,滿臉驚喜之色:“林大哥,你來看語嫣啦。”

  對于林浪知道她的輕功是凌波微步,王語嫣一點都不覺得奇怪,林大哥會的武功那么多,也見過那么多的江湖高手,認識凌波微步很正常。

  “我說了有空會來看你,當然不會食言。來,我看看你武功練得怎么樣。”

  “就用劍,放心,你傷不到我。”

  王語嫣一連刺了幾十劍,卻完全沒沾到林浪的衣角。

  她以為自己的凌波微步很厲害,可林大哥的身法更快,更強。

  忽然她感覺整個人騰空而起,她馬上在空中扭身想要反擊,卻發現自己落入了林浪的懷中。

  這一下,她手中的劍瞬間跌落到地上。

  她又幾次見識到了林浪的堅挺和柔軟,也付出了自己的溫柔和濕潤。

  等到她渾身無力的時候,已經過了兩個時辰。

  “林大哥,你怎么有空過來了,錦衣衛指揮使不是很忙嗎?”王語嫣問道。

  林浪笑著說道:“你很久沒有過江湖事了吧,我現在已經是大明帝師。”

  王語嫣:“???”

  帝師?

  雖然她家中沒有朝堂的人,可也知道帝師是什么,皇帝的老師。

  林大哥在大明的地位已經這么高了嗎?

  “想跟我去大明嗎?”林浪故意問道。

  王語嫣低著頭:“林大哥,你別問了。語嫣要陪著母親,她只有我一個親人了。”

  “大明京城冬天太冷了,也不靠海,母親不會習慣的。”

  如果留母親一個人在這兒,那多孤單。

  而且她是宋人,林浪如今已經是大明帝師,如果要娶她,大明皇帝一定會震怒的,她已經破了林大哥的童子功,不能再耽誤林大哥的前程。

  林浪一臉的遺憾:“好吧,那以后我不問了。”

  這次王語嫣就有些猶豫了,可千萬不能再問,萬一真答應了怎么辦?

  帶了王語嫣回去,其他人要不要帶回去?

  公平起見,還是誰都不帶比較好。

  林浪打開一個盒子,從里面取出一支玉簪子給王語嫣戴在頭上:“喜歡嗎?不喜歡還有別的,以后留著慢慢戴。”

  “戴夠了,我再給你拿新的。”

  王語嫣還在想林大哥來的時候為什么拿著一個盒子,原來里面都是珠寶首飾,這些得多少錢啊。

  雖然她家也算是殷實之家,但母親的梳妝臺上也沒這么多首飾,之前更沒有人送她這么貴重的首飾,還這么多。

  林浪這不過是在來大宋路上,途徑一家珠光寶氣閣的時候隨手拿的,這些也都是他放在珠光寶氣閣寄賣的,原本是青衣樓霍休的珍藏。

  花滿樓說賣的太快容易跌價,所以在慢慢的銷售。

  林浪現在反正錢多的也花不完,當然不會吝嗇這點小錢。….他覺得自己對王語嫣真的是太好了,之前他可都是在別的女人那里拿錢,只有來這兒是掏錢的。

  王語嫣靠在林浪的懷里:“林大哥,你對我真好。”

  “那還用說?”林浪摟著她,“我看你的凌波微步練得好像不是特別熟練,是不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這樣,你把功法拿出來,我看一眼是不是有錯漏之處,或者你練偏了,我幫你糾正過來。”

  王語嫣:“會不會太麻煩林大哥了?”

  “不麻煩,我不幫你誰幫你?”

  不幫你把把關,我怎么能學會凌波微步?

  雖然凌波微步不比他此時的葵花辟邪身法強,甚至可能還弱上半籌,畢竟葵花辟邪身法已經被林浪融入了太多其他的輕功身法。

  比如武當梯云縱,全真金雁功,還有什么八步趕蟬,流云逐日之類的,但那些輕功可都比不上凌波微步。

  王語嫣取出一本有些泛黃的書冊:“林大哥,你干什么?”

  “沾濕手指才方便翻書啊。”林浪頭也不抬的說道。

  這是一門以易經八八六十四卦為基礎創造的身法,尤其擅長在狹小的空間閃轉騰挪,如此再配合北冥神功吸取別人的真氣會更加容易。

  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

  這十六個字,就是凌波微步的精義,而且多加練習,也能增長真氣。

  林浪本來就參悟過八卦游身步之類的輕功,對易經八卦也有了解,很容易就看明白了這門身法的優缺點。

  他記下來之后,看著王語嫣:“這門身法在遠距離奔襲的時候速度一般,適合近身纏斗。”

  “你也懂許多輕功,我再教你幾個步伐,你融入到這門身法之中,可讓這身法變得更快,彌補這身法不足之處。”

  其實真氣深厚,直線沖刺速度都不會慢。

  就像是蕭峰,也沒練過特別厲害的身法,可跟段譽的凌波微步比遠距離奔襲也不弱。

  一邊說,林浪一邊還在王語嫣的腿上點著幾處穴道,說著真氣在經脈中的走向。

  王語嫣學著學著,發現林大哥的手好像不再點著穴道,力度也變了。

  她又跟林浪學了新的姿勢。

  準備穿衣服站起來的時候,房間外忽然傳來仆從的聲音。

  “小姐,夫人叫你去吃飯。”

  王語嫣這才發現天都黑了,馬上說道:“我不去了,你讓人把飯菜送到我房間里。”

  “我今天練武時間長,有點餓,多送一些過來,再取一壇酒。”

  王夫人一聽王語嫣練武廢寢忘食了,這怎么行?

  雖然她希望女兒武功再高一些,可也不能累壞了身子吧。

  而且怎么還要酒呢?女兒平時可從不飲酒的。

  親自拿著食盒來到王語嫣的院子,直接推開房門:“語嫣,你怎么還在床上,這都夜了,怎么還開窗?”….王語嫣在紗帳里說道:“娘,您怎么親自送來了,讓下人們送來就行……別動。”

  王夫人:“什么別動?”

  王語嫣的聲音略有一絲異樣:“娘,我是說那飯菜放在那里就行,我還要練功,一會兒再吃。”

  “娘,您回去休息吧。”

  王夫人走向床邊:“你聲音怎么了,還沒睡覺,把紗帳放下來干什么?還有一個人,喝什么酒?”

  “娘!”王語嫣聲音有些急促,“我在練功,您別過來,快出去,那酒是我練功所用。要是再跟我說話,走火入魔就完了。”

  王夫人這才趕緊后退:“那娘不打擾你了,練功別這么累,好好休息,一會兒娘再讓人送一碗十全大補湯過來給你滋補一下。”

  雖然王夫人武功不行,但也知道練武不能打擾,差點害了女兒。

  有什么武功練的時候需要喝酒嗎?她不記得了,但家里武學藏書那么多,她其實根本就沒看過幾本,連凌波微步都沒學會呢,也許有這種喝酒才能練的古怪武功吧。

  王夫人離開之后,王語嫣再也忍不住了。

  她也看過瑯嬛玉洞中的那些雙人合修之法,上面沒說有人能這么強啊?

  林浪:“這么長時間沒見,太想你了,當然不累。”

  “不信的話,我還可以再來指點你一次。”

  這一夜,林浪并沒有繼續,而是給王語嫣好好的講解了一下武道,幫她解惑,讓她可以更好的沖擊大宗師之境。

  無論是北冥神功還是小無相功,王語嫣練得都不錯,也開始將各種武學招式化入到自己的武道之中,但還是差了不少。

  畢竟她才開始練武沒多久,之前雖然理論豐富,卻從未練過,屬于嘴強王者。

  林浪帶她好好感受了一下不同的武道真意,給她足夠的啟發。

  天蒙蒙亮的時候,王語嫣忽然說道:“林大哥,我好像感受到一點武道真意了。”

  林浪:“???”

  這么容易?這么好的練武天賦,要是早點練武,早就成高手了。

  “林大哥,天亮了,你快走吧,別讓我娘看到了。”

  “這都早上了,我還沒吃早飯呢。”林浪又有了那股偷偷么么的感覺,這女人太會撩了。

  “林大哥,下次好不好,你不是說來這邊還有事情嗎?下次我親手下廚做給你吃。”

  天一亮,雞就醒了啊。

  王語嫣不讓他吃早飯,那他就請王語嫣喝點米湯填填肚子。

  林浪神清氣爽的離開了一會兒,王語嫣就看到母親來到了院子里:“語嫣,起來了嗎?”

  “娘,我起來了。”王語嫣趕緊擦拭嘴角,只是聲音略有一些沙啞。

  王夫人走進來:“語嫣,你嗓子怎么了?是不是昨天的湯太補了,有些上火?”

  “那娘讓廚子準備一些去火的湯,你也好好休息,別那么勞累了。”

  昨天晚上就覺得女兒聲音不對,不該給她喝十全大補湯的。

  王語嫣乖巧的點點頭:“娘,我知道了。您先出去,我想再睡一會兒。”

  王夫人不疑有他的走出房門,她感覺女兒的臉色不太對勁,昨天喝的酒還沒醒嗎?

  女兒肯定是太孤獨了,都怪那個該死的慕容復,耽誤了女兒嫁人。

  等過幾天,再勸勸女兒招個贅婿。.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