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50章 無情之劍化有情之劍,實力突破
  林浪聽著西門吹雪的話,抬頭望天。

  他好不容易將西門吹雪跟孫秀青牽上了紅線,西門吹雪這都不是斬斷,而是直接將紅線一把火燒了!

  林浪忍不住走到西門吹雪面前:“你就沒看出來孫秀青對你有意?這么好的姑娘,多少人會想要追求,你要是不抓緊,就真的要孤獨終老了。”

  “你自己想想你有多無趣,哪個女孩子會喜歡你?”

  西門吹雪輕撫著自己的烏鞘長劍:“我的此生有劍陪伴就足夠了。”

  這仿佛就是在說,我不需要女人,女人只會影響我西門吹雪拔劍的速度!

  林浪盯著西門吹雪,這特么想一輩子跟男人斗劍是吧?

  難道不知道好劍更應該配上劍鞘?

  就像他的寶劍,就有許多不同款式的劍鞘。

  不過他也發現,西門吹雪一直在看著房間里,到底他在猶豫什么?

  石秀云忍不住說道:“西門吹雪,我知道你武功很高,可能不弱于我師父……”

  西門吹雪打斷石秀云的話:“我的劍能殺了獨孤一鶴。”

  他已經看過獨孤一鶴的劍法,也在心中推演過,三十招左右,他必勝。

  林浪:“……”

  陸小鳳:“……”

  這時候你特么還爭什么啊!

  但石秀云卻不覺得有什么不對,這才是西門吹雪,她還是要為師姐爭取一下。

  “我師姐喜歡你,你救了她的命,也算是幫我們師父報了仇。師兄雖然被你殺了,但其實師父也說過師兄走上了歪路,所以師姐不會因此恨你。”

  “你只要說你喜歡師姐,她就一定會跟你走,就像是花滿樓對我說一句跟他走,我會毫不猶豫的跟他離開,天涯海角也甘之如飴。”

  西門吹雪扭過頭,一句話不說,走向了珠光寶氣閣后山的樹林。

  唰!

  他揮舞著帶著鞘的長劍。

  剛開始劍法還有些凌亂,但很快又變得堅決無比,殺意十足。

  “你練的是無情之劍?所以你不敢接受她的感情,是怕自己的劍法退步?”

  西門吹雪轉過身:“劍本來就不因該有感情。”

  剛才他也聽到了林浪的腳步聲,也沒感受到任何的殺意,所以才讓林浪靠近了他身邊。

  林浪搖搖頭:“教你劍的人有沒有老婆?他的劍法如何?”

  西門吹雪看著林浪:“我的劍法,已經超過了他。”

  雖然他未必能殺了教他武功的人,但只比劍法,他確實更強。

  “可是你的劍法,已經到了瓶頸不是嗎?”

  西門吹雪臉色一變,林浪看出來了?

  若非是劍法到了瓶頸,他這次也不會接受陸小鳳的邀請出來幫忙,雖然讓陸小鳳刮胡子很有意思,但還是練劍更有意思。

  尤其是劍法突破的時候,那感覺無比美妙,沒有任何事情比得上。

  林浪繼續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將無情之劍化為有情之劍?”….“能極于情,就能極于劍。”

  “尋常劍客認為,劍是手臂的延伸。可領悟了劍意,劍法就會變得更強,甚至不拔劍,亦能殺人。”

  “你的劍意是殺戮?還是無情?為什么不試試領悟有情之劍呢?”

  “那么你的劍就是感情的延伸,情有多濃,劍意就有多強,劍法也就有多神奇!”

  西門吹雪呆住了:“無情化有情嗎?”

  他忽然想到,教他武功的人說過,什么時候他能不那么極端,才能邁入更高的境界。

  最初他以為對方是說他的劍法只為殺人,每次都將自己陷入絕境,缺少防御的招式。

  現在想想,也許對方說的是他的劍意太過剛烈無情,少了一些做人該有的感情。

  若是他能領悟有情之劍,是不是他的劍法就能更進一步,踏入一個全新的境界?

  不過若是失敗,他的劍法必然會退步,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恢復。

  林浪看著西門吹雪:“劍客可不該猶豫,就如劍法不能猶豫一樣。”

  西門吹雪忽然閉上眼睛,他身上那濃郁的殺意,忽然開始收斂,片刻之后,消失不見了。

  “多謝,我知道我的路該怎么走了。我不該猶豫,應該去面對這一切。”

  林浪試探著問道:“你突破了?”

  西門吹雪點點頭:“氣與神完成了融合。”

  之前他的劍意太強,融合很困難,但現在雖然劍意衰弱了一些,可卻完成了融合,邁入了天人之境,他的實力還是提升了一截。

  而且若是他能領悟有情之劍,他的劍意會更強,也就代表著他的神更強,實力也能再次提升一大截。

  林浪無語望天,這特么天賦也太強了,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西門吹雪就從大宗師巔峰,突破到天人初期了?

  他突破的時候,可用了很長時間才做到的。

  “你剛剛突破,不如我們切磋一下劍法?”林浪覺得不見識一下西門吹雪的劍法實在是太可惜了。

  他也想看看,突破成功的西門吹雪,劍法到底有多強。

  “我們以樹枝做劍,切磋劍法。”

  林浪隨手一劃,兩個三尺六七的樹枝落入手中,手腕輕輕一抖,上面的樹葉全部脫落,只留下光熘熘的一根棍。

  自己留下一根,另一根丟給西門吹雪。

  西門吹雪微微皺眉:“我比劍,需全神貫注,也要傾盡全力。”

  “你是我朋友,我不想傷你。”

  到了他這個境界,哪怕是一根樹枝,也能發揮出無與倫比的威力。

  林浪身上忽然釋放出天人境的氣息:“你以為我跟獨孤一鶴交手的時候,出全力了嗎?”

  “陸小鳳或許沒告訴過你,我還很擅長橫練武功,你可傷不到我。”

  林浪竟比他更早的突破到了天人之境?

  西門吹雪盯著林浪,整個人的氣勢瞬間變了。….他整個人好像化作了一把劍,鋒銳無比的劍。

  陸小鳳、花滿樓感受到這股氣息,都瞬間趕了過來,生怕兩人要拼命。

  但看到兩人手中拿著的都是樹枝時,知道兩人只是切磋。

  陸小鳳趕過來的時候,還一手拿著酒壺,一手拿著酒杯。

  他也想知道這兩人的劍法都提升到什么程度了。

  周圍的樹枝、雜草都在不斷的顫動著,林浪的眼中仿佛已經看不到其他人了。

  這股氣勢,是林浪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他有一種感覺,仿佛自己再不出手,就沒有機會出手了。

  手中的樹枝平平的刺過去,這是最普通的劍法,但卻包含了最多的變化。

  西門吹雪眼神中有些驚訝,林浪的劍法比他想象中的要高明得多。

  他見過許多用劍的人,劍法招式好像很厲害,但實際上已經落入下乘。

  這種最簡單的直刺,其實也最難練。

  不知道是林浪在擊敗獨孤一鶴后又有領悟,還是之前就沒有展現最強的劍法。

  他的手也動了,后發先至,點向林浪的手腕。

  林浪的樹枝忽然下壓,順著西門吹雪的樹枝切向西門吹雪的手指。

  西門吹雪驚訝的發現,林浪的樹枝上,竟然出現了一股吸力,讓他剛才本來必中的一劍變慢了,從而沒能抓住那處破綻。

  這是林浪的劍意嗎?

  能夠練出劍意,這才是一位真正的劍客。

  可林浪這好像又不只是劍意。

  陸小鳳眼神一凝,花滿樓看不到,但他卻看到了,西門吹雪剛才的劍竟然刺歪了,那可是西門吹雪,他的劍怎么就會歪?

  林浪這是將吸星大法的招式,化入到劍法之中了?還是別的什么武功招式?

  他可以確定,在跟獨孤一鶴交手的時候,林浪還沒有如此高明的劍法,只是跟獨孤一鶴打了一架就又進步了?

  他的靈犀一指,還能夾得住林浪的劍嗎?

  西門吹雪也將真氣附著到了樹枝上,這截樹枝瞬間變成了能夠殺人的劍。

  這一次,他直接以自己的劍意,破開了林浪的劍意,直直的刺向林浪的咽喉。

  任何人被他刺中這一劍,都要死,哪怕他手中只是拿的一截樹枝。

  林浪樹枝上的勐地冒出一截三尺長的劍罡,本來無法刺中西門吹雪的距離,現在卻不是問題了。

  如果是別人,會覺得林浪耍賴了,可西門吹雪卻覺得林浪很聰明。

  用劍殺人,就要不拘泥于形式,正面出手,算不得偷襲。

  他的樹枝上,也忽然冒出劍罡,與林浪的劍罡一模一樣長,同為三尺。

  手腕輕輕一抖,兩截樹枝頂在一起,劍罡交擊,

  轟!!!

  這一刻樹枝再也承受不住二人的真氣,直接爆開。

  林浪驚訝的發現,他那凝練起來的劍罡竟然被斬斷了,化為劍氣四散。….周圍的樹木也被四散的劍氣切的傷痕累累,甚至還有好幾棵樹都攔腰折斷了。

  陸小鳳抓著手中的酒壺,整個人飛速后退:“你們打歸打,別浪費了我的好酒。”

  花滿樓身影輕飄飄的躍起,緩緩落地,也躲開了那些逸散的劍氣。

  林浪手中的樹枝,已經化為粉末,明明他感覺到自己的真氣更強,可他的劍罡卻被輕易斬斷。

  西門吹雪的樹枝也斷了,但卻有半截還攥在手中。

  “我說過,你的劍不純粹。對一個劍客來說,真氣是很重要。”

  “真氣強大,可以施展出更凌厲的劍法,可以讓身法更加快捷,可以保持自己的劍法不亂。”

  “可真氣再強,刺不中我,也沒有任何用。”

  “你的橫練功夫很強,可擋不住我的劍。”

  他對林浪無比的欣賞,這本能成為一個天才劍客,可卻走歪了路。

  林浪贊嘆道:“真不愧是劍神西門吹雪,我的劍法確實不如你。”

  “看來有時間,我真應該去挑戰天下各位劍法高手。”

  西門吹雪看著他:“你可以去挑戰任何劍客,但除了一個人。”

  西門吹雪此生在劍道上,還有一個人沒有超越,因為他沒親眼見過對方的劍法,也還沒比過,但對方確實此時天下最有名的劍客之一。

  這個對手,他誰也不讓,包括朋友。

  林浪知道西門吹雪說的是誰,那位恐怕也已經達到了天人之境。

  也不知他施展金剛不壞神功,能不能擋住對方的一劍。

  金剛不壞神功號稱防御無敵,但林浪很清楚,沒有什么功夫是真正無敵的,只不過沒遇上能夠打破這門功夫的人。

  就像現在,他的金剛不壞神功,應該無法完全擋住此時西門吹雪的劍。

  但其實只要擋住半招,他就足以反敗為勝。

  劍法他比不過此時的西門吹雪,不代表他的實力就弱于西門吹雪。

  生死相搏,他堅信活下來的一定是他。

  “你說的那個人,我也不想去挑戰,太遠了。”

  白云城距離大明有數千里,他去一趟大理都覺得遠呢,干嘛還要去白云城?

  西門吹雪沒想到林浪給出了這么一個理由,反正等他回去想明白了這段時間的收獲,他一定會挑戰那位。

  而且他聽說那位已經離開了白云城,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游歷呢,也許就會來大明。

  陸小鳳哈哈大笑:“你說的沒錯,那位住的確實太遠了。”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不會受到那么多打擾,才有時間專心練劍,達到了如今的境界。”

  林浪聳聳肩:“我就說我的事情太多,耽誤我提升實力了。”

  每天要忙著聽小曲兒,忙著發財,可不耽誤練功么。

  花滿樓笑著搖搖頭,天底下想要像林浪這般忙的人多如牛毛,哪怕是讓他們實力終身再無寸進,他們也不會后悔。….多少人練武的目標,就是為了爭權奪利。

  沒人能說那些人就是錯的,畢竟江湖人根本離不開名利二字。

  西門吹雪回到了孫秀青養傷的房間,直勾勾的看著孫秀青:“我要回萬梅山莊了,你要跟我一起嗎?”

  孫秀青愣了一下,看了看師姐師妹,又看向西門吹雪,用力點了點頭。

  陸小鳳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笑著喊道:“誒,別忘了請我們喝喜酒。”

  西門吹雪的劍法,更加可怕了。

  林浪的劍法,也更強了。

  尤其是他感受出來,這兩人都已經是天人之境,將他甩在了身后。

  他也是江湖公認的武學天驕,最擅長的就是觀看別人的武功偷師,化入到自己的武道之中。

  陸小鳳這次看到了所有的高手交手,也該好好思索一下,如果是自己,怎么破掉對方的招式獲勝,如何讓自己提升到天人之境。

  他一轉頭,看到含情脈脈的盯著自己的馬秀真,轉身就跑。

  要是被這種女人纏住,以后他還怎么去喝花酒?

  馬秀真也毫不猶豫的追了上去,師妹都能成功,她為什么不行?

  陸小鳳比西門吹雪那活僵尸要強得多吧?

  花滿樓拉著石秀云的手,沖著林浪微微點頭:“我也回去跟家里說一下接管珠光寶氣閣的事情,最遲后天,一定有人過來。”

  “林兄,告辭。”

  林浪讓霍天青安排人收拾了一下,自己也走進一間空著的房間去閉關了。

  他要馬上消化掉剛才的對劍法的感悟。

  這里還有朱停守著,除非是大宗師過來,否則不會有任何危險。

  朱停看著不強,可能從霍休等人手中逃脫,豈是庸手?

  更何況朱停身上可還有許多強大的機關暗器,任何小看他的人,都會吃大虧。

  房間里,林浪以手做劍,施展著自己剛才的劍法,他也在回想西門吹雪破掉他劍法的招式。

  “明明感覺西門吹雪的劍不快,可卻每次都能抓住我劍法中破綻,我的速度都這么快了,為什么還無法徹底彌補破綻?”

  就像是辟邪劍法,如果沒有極快的速度,你按照上面的招式施展,就會破綻百出,根本看不出是一套頂級劍法。

  可配合心法,速度變得如同鬼魅,這就是一套頂級劍法,超過了許多門派的鎮派劍法。

  林浪修煉的逆·辟邪劍法,已經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他覺得自己的劍法就算不是天下最快的,也應該差不多。

  可面對西門吹雪的時候,好像自己每一次出招,西門吹雪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并且抓住他劍法中那一閃而逝的破綻。

  “西門吹雪的劍法絕對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而且他的劍法至少是絕世神功的層次,高于我練的逆·辟邪劍法的武林絕學的層次。”

  “他并不知道我要出什么招,而是后發先至,倒是有幾分獨孤九劍的意思,卻比令狐沖和風清揚強太多了。”

  “他的劍意鋒銳無比,距離人劍合一的境界恐怕也不遠了,不愧為劍神之名。”

  “不過我的劍法也沒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之所以劍法比不過他,不是我的路走錯了,只是因為我還不夠快。”

  林浪現在重新思考,也能看出西門吹雪劍法中的破綻,但他卻來不及抓住西門吹雪就變招了。

  沒有人的招數是完全沒有破綻的,只要讓人抓不住破綻就行了。

  “不過真要是全力廝殺,我開啟金剛不壞之身,力量、速度、真氣都能再次提升,他也不可能再抓住我劍法中的破綻。”

  只是那樣對他的劍法提升可沒太大的幫助。

  這次他先是跟獨孤一鶴交手,又用霍休磨礪武道,最后才跟西門吹雪切磋比劍,他的實力提升也非常大。

  也許沒有西門吹雪那么明顯,但也比許多人閉關苦修數年提升的都多。

  看向系統面板,林浪也露出了微笑。

  lq.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