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49章 西門吹雪,我只能幫你這么多了
  半個時辰后,林浪、陸小鳳和朱停都從山體中的密室走出來了。

  林浪這次可不是一個人來的,還帶了朱停,只不過朱停落后了一會兒。

  雖然密室的最后一個機關不是朱停制造,但他還是能輕松搞定。

  如今所有機關的開關方式和布置,林浪也都知道了,青衣第一樓,對他再無秘密。

  “你想掌控青衣樓?”陸小鳳忍不住問道。

  林浪看著陸小鳳:“小偷、殺手、妓,這都是天下最古老的行業之一,永遠不會消失。”

  “既然我無法徹底將這個行業剿滅,但也要管理、約束這個行業,可不是掌控,你不要亂說。”

  每一個殺手,其實也都是刺探情報的好手。

  而且掌控了青衣樓,做許多事情會更加的方便。

  有人要咒罵,甚至是報復,找的也是青衣樓總瓢把子,關他錦衣衛指揮使或者日月神教右使什么事?

  陸小鳳仔細一想,林浪還真有可能做到。

  畢竟霍休極少露面,甚至沒有完全相信的人,青衣樓知道霍休真正身份的,或許一個都沒有。

  即使有,以林浪那堪比司空摘星的易容術,也能輕而易舉的將對方騙了。

  但林浪總不會分身術吧,這青衣樓交給誰來管理?實力太差可鎮不住那些手下。

  看林浪那自信滿滿的樣子,難道之前就有安排?

  林浪不會早就想吞并了青衣樓吧?

  陸小鳳被自己這個想法嚇了一跳。

  不可能,這次假的大金鵬王找他都是巧合,林浪找到霍休也是巧合,朱停找林浪幫忙,被帶過來破解機關也是巧合,絕不可能是提前計劃好的。

  林浪掌控了青衣樓也好,至少以后不必再擔心有人找青衣樓買他的腦袋了。

  青衣樓那么多的珍寶,是不是也都落到林浪兜里了?

  那他可得想個借口,找林浪借倆錢花花。

  自己身上那些銅板,剛才在對付霍休的時候也都撒出去了,他可沒有從死人身上摸回十幾枚銅板的愛好。

  朱停跟林浪說過了機關的事情之后,就不再開口。

  他知道,自己已經是林浪的朋友了。

  以后有什么難處,都可以去找林浪。除了陸小鳳,他又多了一個可以信任的男人。

  走下了山,回到了珠光寶氣閣,陸小鳳忽然反應過來。

  林浪可不只是得到了青衣樓,還得到了珠光寶氣閣。

  陸小鳳對林浪的辦桉風格可是很熟悉,銀鉤賭坊不就是幕后的大東家飛天玉虎被林浪搞定,連帶著銀鉤賭坊都成了林浪的嗎?

  那這一次,他可得多借一些錢,順便再去林浪的飄香閣好好玩一段時間。

  只是剛進入珠光寶氣閣,陸小鳳就跟林浪對視了一眼,有其他人的呼吸。

  一個四五十歲的人站在花滿樓對面,他身后還有十幾個人,陸小鳳見到對方的時候就嘆了口氣。….“山西雁,你不該來的。”

  自從天禽老人故去,商山二老也退出江湖后,山西雁就是天禽門的唯一高手了。

  其他人雖然也不錯,可都稱不上高手,否則天禽門就不只是大派,應該是頂級宗門了。

  山西雁看著陸小鳳:“可是我不得不來。雖然他不愿承認,可他是天禽門的掌門,師祖的兒子,我們的小師叔,甚至是許多人的師叔祖。”

  “廢了我天禽門掌門的武功,天禽門數百門人,必為掌門報仇。”

  躺在花滿樓腳邊的霍天青面色慘白,他想讓那些人快點走,可他啞穴還被封著,根本開不了口。

  山西雁他們根本不知道林浪有多么恐怖,別說天禽門數百人就沒幾個高手,大部分不過江湖二流,就算都是武道大師,甚至都是武道宗師,也惹不起林浪。

  無論林浪那錦衣衛指揮使的身份,還是日月魔教右使的身份,都能碾死天禽門,更別說林浪那可怕的武功,天禽門沒有誰是林浪的一合之敵。

  陸小鳳很認真的說道:“可是錯的是霍天青,你們現在走,天禽門還可能保留。”

  他不欠山西雁等人的人情,只不過算是喝過一次酒的朋友,甚至細算起來,還是那些人欠了他人情。

  所以他只是勸說這些人離開,并不會勸說林浪饒了這些人。

  “哼!”一個矮胖的人冷哼一聲,“陸小鳳,不要以為有花家和西門吹雪幫忙,就可以無視我們天禽門,我們都不怕死!”

  這個剛說完話的人,忽然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心臟處出現了一個血洞。

  “這眼神可不像是不怕。霍天青是我廢的,還有誰不怕死,一起來吧。”

  “霍天青,你一直想做個震動江湖的大事,你成功了,因為你要讓天禽門被滅門了。”

  林浪一出手就殺了一個宗師初期的人,甚至對方都沒有半分躲閃的機會,也震懾了所有天禽門的人。

  山西雁這次過來也只帶了十幾個人,都是天禽門除了商山二老之外最強的。

  可看樣子,他們加在一起,也不是林浪的對手。

  “你是誰,下手怎如此狠毒?!”山西雁盯著林浪,他竟完全看不透林浪。

  他已經是宗師巔峰,在天禽門也是僅次于商山二老和霍天青的,林浪難道已經是大宗師?

  很有可能,否則怎么會成為陸小鳳的朋友?怎么能打敗掌門霍天青?

  可是大宗師,他們天禽門也不是沒有,退出江湖的商山二老就是大宗師。

  “錦衣衛,林浪。”

  嘶~~~

  山西雁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錦衣衛就夠麻煩了,更別提是錦衣衛指揮使林浪。

  這位前段時間可是在武當山斬殺了大宗師巔峰的武當派大長老木道人,還直接將幽靈山莊滅掉了。

  錦衣衛這兩年聲勢高漲,就是因為此人的存在。….陸小鳳看著山西雁等人進退維谷,抬起手給霍天青解開了啞穴。

  霍天青馬上喊道:“你們來干什么?還不滾?我跟天禽門早就沒關系了,也從來不是天禽門的掌門!”

  雖然他并不喜歡天禽門,卻也不希望天禽門因他而消失。

  “林大人,你有什么要求,我可以答應,請你高抬貴手。”

  山西雁還想開口,霍天青卻大聲罵道:“你們想死,別連累我!”

  這句話說出來,山西雁等人都滿臉的震驚和失望。

  霍天青是天禽門掌門,是天禽老人的兒子,怎么能說出如此沒有志氣的話?

  江湖人寧可站著死,也不能跪著生!

  林浪和陸小鳳卻都看出來,霍天青這是在救山西雁等人。

  從這點來看,霍天青也算有點擔當。

  “我這人呢,也不是不講人情。你想我饒了他們不是不可以,以后天禽門別來惹我,我也懶得滅掉。”

  “天禽門的人都離開大明境內吧,不過那些財產什么的,都得留下。”

  “你也知道我想要什么,若是你做不到,我保證天禽門不會還有一個活人。”

  他都不需要自己出手,只要給青衣樓的人下個命令,天禽門就不會有人能活著,逃出大明也一樣。

  霍天青吼道:“還不快滾!”

  山西雁等人嘆了口氣,全都離開了。

  霍天青只希望他們聽話,否則天禽門就真的沒了。

  他知道自己的兩個師兄商山二老還活著,可年紀大了,兩人加在一起都無法在林浪手中走過十招。

  甚至天禽門的人一起上,都打不過林浪,別忘了林浪還有金剛不壞神功,防御無敵。

  去了大宋或者其他地方,還能讓天禽門傳承下去,他也算對得起父親了。

  等山西雁等人離開后,林浪也解開了霍天青身上的穴道,霍天青這才艱難的爬起來。

  真氣全部消失,讓他感覺自己無比的虛弱。

  “林大人,珠光寶氣閣的所有賬本、倉庫等我都可以交給你,也會告訴那些掌柜的都聽你的,其他事情,應該也難不住你。”

  “掌控了珠光寶氣閣之后,還請給我一個痛快。”

  林浪搖搖頭:“不夠。你天禽門的傳承,也要交出來。”

  剛才他可沒說只要珠光寶氣閣,有沒有霍天青,珠光寶氣閣都是他的,不過是麻煩一些罷了。

  霍天青的內功心法,小天星掌法,還有那不錯的身法,林浪都很有興趣。

  雖然遠比不上他的,但也可以參悟一下,將來也可是給手下修煉。

  霍天青看著林浪,終究是妥協了,否則林浪會找其他天禽門的人去要武學傳承。

  林浪看向花滿樓:“花兄,你們家愿意接手珠光寶氣閣嗎?”

  花滿樓臉上的微笑僵了一下:“你要把珠光寶氣閣賣給我花家?”

  這樣江湖上可就都認為是花家吞并了珠光寶氣閣,麻煩會有很多,尤其是其他分號的人。….“不是賣,是我們合作,珠光寶氣閣的所有收入,以后三七分。”

  “除了我們所在的總號,其他珠光寶氣閣的分號應該也都被錦衣衛控制了,那些掌柜的能不能用,你花家來決定,我只要按月分紅即可。”

  “我還有許多珠寶,也都可以放到珠光寶氣閣售賣,應該能賺不少錢。”

  青衣第一樓里那一百零八箱的珠寶,他留著可沒用,挑選一些喜歡的留個一兩箱就足夠了,剩下的當然是賣出去。

  霍休存的那些錢,可能有不少就在大通錢莊,回頭正好讓花家查一下,這也絕對是一筆天文數字。

  只需經營,就可以拿到珠光寶氣閣的三成利潤,這個生意會有無數人搶著做,不過卻沒幾個人能真正做好。

  畢竟其他賣珠寶首飾的店鋪,也都想做到最大。

  那些店鋪的背后,也都有不俗的背景,除了江湖背景,還要朝堂背景。

  事實上大通錢莊也有大明皇室的股份,否則大通寶鈔可不會被朝廷所認可,大通錢莊也不會成為大明第一大錢莊。

  花滿樓點點頭:“送上門的錢,我花家總不能拒絕,這個生意我花家做了,多謝林兄。”

  林浪看著花滿樓,又看看花滿樓身邊的石秀云,這次貌似花滿樓才是賺大了。

  不但能賺上一大筆錢,還找到了一個喜歡自己的女人。

  雖然花滿樓看起來并不自卑,面對生活永遠樂觀,可他是盲人,曾經許多對他表達過愛意的都因為他是花家老七,嫁給了他就再也不會缺錢花,也不會受人欺負,并非真的喜歡他。

  石秀云卻是看到花滿樓第一眼就被花滿樓的笑容吸引了,并且根本不在乎花滿樓能不能看見,她愿意做花滿樓的眼睛。

  “花兄,過段時間,我再送你一份大禮,保證你喜歡。”

  靈鷲宮那邊石壁上記載的醫術之中,包含了給人換眼睛的。

  花滿樓若是有一雙好眼睛,實力必然能提升一大截,也許不會弱于陸小鳳。

  陸小鳳好奇的看著林浪:“什么大禮,沒有我的份兒嗎?”

  他跟林浪一樣,也喜歡收禮。

  林浪看著陸小鳳:“霍休喜歡收藏美酒,回頭可以分你一些。”

  陸小鳳頓時開心了。

  美食、美酒和美女是他的三大最愛,他決定讓林浪將美酒放在京城飄香閣,如此他就可以同時享受三大愛好了。

  沒錢怕什么,掛林浪的賬就行了。

  霍天青在寫下天禽門武學的時候,一個白衣身影回來了。

  他的懷里,還抱著一個昏迷的女人。

  西門吹雪的臉色不太好看,他雖然成功的追上去,殺了上官飛燕,但卻沒在對方身上找到那暗器飛針上淬的毒的解藥。

  不過靠著他強悍的真氣,還是暫時壓制住了毒性,可他感覺壓制不了太久了。

  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施展針法,封住一些要穴,之后靠著強橫的真氣將毒逼出,可這需要一個極為安靜且安全的環境。….回到珠光寶氣閣,就是希望有人能幫他護法,讓他救活孫秀青。

  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救這個女人,明明他們才第一次見面,可當孫秀青中了毒針倒向他懷中的時候,他還是第一時間接住,并去追殺兇手。

  甚至一只手抱著對方,影響了自己的身法和劍法也在所不惜。

  “你們的事情辦完了嗎?”西門吹雪問道。

  “差不多了,你要救她?”林浪玩味的看著西門吹雪。

  陸小鳳更是驚訝不已,西門吹雪不是心中只有劍嗎?

  怎么會救一個毫無關系的女人?

  馬秀真和石秀云都緊張的看著孫秀青,她們兩個也束手無策。

  西門吹雪看向林浪:“你有辦法?救了她,我欠你一個人情。”

  林浪雖然不擅長醫道,可對用毒還是比較了解的,尤其是他有一個絕佳的解毒藥。

  聽到西門吹雪許諾一個人情的時候,陸小鳳驚呆了。

  西門吹雪這棵鐵樹要開花了嗎?

  林浪笑瞇瞇的看著西門吹雪:“等一會兒你聽我的,你來幫她驅毒,我去準備一下。”

  片刻之后,林浪拿著一個小藥丸走出來:“好了,你在她身后,為她運功驅毒。”

  “真氣走手太陰肺經,記得慢一點。”

  西門吹雪按照林浪所說的,慢慢的開始幫孫秀青逼毒。

  他的真氣在孫秀青的經脈里流淌,很快就看到孫秀青的十根手指都變得烏黑。

  而她的身上也扎滿了針,保證那些毒不會逆行回去。

  刺破指尖,毒血滴落在一個銅盆里,瞬間將水染黑。

  “好了,她體內的毒素已經驅除大部分,吃了這個藥丸,再配合她自己的真氣就能解決。”

  “不過若是你繼續幫她運功治療,速度能更快。”

  西門吹雪聽到這兒,手就沒有放開。

  孫秀青其實已經蘇醒了,她內心十分糾結,她是喜歡西門吹雪,哪怕是姐妹說西門吹雪是個活僵尸,可她就是喜歡。

  她喜歡武功高強的人,但卻不喜歡陸小鳳這種四處留情的。

  可西門吹雪殺了她師兄,雖然是已經叛出師門的。

  而且她師父也因西門吹雪的朋友林浪而死,她怎么能跟西門吹雪在一起?

  更何況西門吹雪會喜歡她嗎?

  西門吹雪足足在孫秀青背后運功了一個時辰,確保孫秀青體內再無半點毒素之后,這才收功。

  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這么做,明明這樣很耗費真氣,會讓他的實力短暫下降,這是非常不明智的舉動。

  因為若是有人在這時候對他拔劍,他可不保證一定能贏。

  但他還是這么做了,他只能對自己說,是因為林浪、陸小鳳等人在,沒人能偷襲他。

  陸小鳳一直盯著他,讓他十分不自在:“你再看我,我就把你另外兩條眉毛也剃掉!”

  說完,他就拎著劍出去了。

  林浪臉上掛滿了微笑,其實孫秀青的毒,多用一點他的血就可輕松解掉,他的血可是能解百毒,甚至他可以用自己的真氣將孫秀青的毒吸出來。

  但他偏偏讓西門吹雪多耗費了一些真氣為孫秀青驅毒。

  就西門吹雪這種性格,若是錯過了孫秀青,恐怕要孤獨終老。

  “孫秀青,這次若非西門吹雪一直用真氣為你護住心脈,我也救不了你。”

  “這種事,他可沒為任何人做過,哪怕是他最好的朋友陸小鳳。”

  “他也殺了騙你師父來的上官飛燕,算是幫你師父報了仇。”

  “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你好好想想吧。”

  林浪也走出房間,他只能幫西門吹雪這么多了。

  要是這樣還不成,那可不怪他。

  孫秀青忽然喊道:“西門吹雪,我知道師兄的死不怪你……”

  西門吹雪:“他確實是我殺的。”

  林浪:“???”

  lq.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