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48章 放心,你的錢我會換成冥幣燒給你
  陸小鳳跟著林浪一起走向珠光寶氣閣的后山。

  “說起來霍休跟你還有點像。”

  林浪轉頭看向陸小鳳:“什么意思?”

  陸小鳳掰著手指頭:“跟你一樣都是很有錢的人,知道的人卻不多。也都有著強大的勢力,武功還都很高。”

  “最重要的是,他練的也是童子功。”

  雖然故老相傳,有恒心練童子功的人,武功一定能登峰造極。

  可古往今來,武功登峰造極的人中,卻沒有一個是練童子功的。

  但在陸小鳳看來,練童子功的人心理都有毛病。

  女人那么好,怎么有男人能忍得住呢?

  除非是割下了某種東西,就像曹正淳一樣。

  可他也跟林浪一起撒過尿,林浪可是一個大男人。

  從這點來看,故老相傳的話未必沒有道理,林浪的恒心實在是太可怕了,也無怪乎林浪實力提升比他更快,他認了。

  林浪反駁道:“我們可不像,至少他絕對沒有我這么帥氣。”

  “而且他所謂的童子功,也許跟閻鐵珊、獨孤一鶴一樣,因為他們身上都少了二兩肉,我可是個純爺們兒!”

  一般情況下,那些流亡的王子身邊的人都是太監,因為只有太監才會忠心,畢竟跟主子一榮俱榮。

  否則像是霍休、閻鐵珊、獨孤一鶴這種頂尖高手,身邊怎么會缺少女人?

  高手身邊沒有女人,才會更吸引別人的注意。

  陸小鳳想了想,也許那童子功真的只是個借口,畢竟不是每個太監,都一定不長胡子,而且胡子也可以是假的。

  他就見過有人臉上的假胡子能夠以假亂真。

  所以霍休才不喜歡有人跟在身邊,因為不希望別人知道自己的秘密。

  兩人邊聊邊走,很快穿過了樹林,來到了小樓門前。

  朱紅色的門上有個推字,陸小鳳毫不猶豫的伸手推開了。

  走進門內的甬道,看到一個轉字,兩人一起轉彎。

  “如果說這里是真的是青衣第一樓,那么一定有一百零八處機關。”陸道,“我是不擅長破機關,你好像也不擅長,那我們就索性聽話一點,他總不好意思在沒見面的時候就害我們。”

  林浪懷疑霍休是個強迫癥。

  青衣樓一共一百零八座,每個樓里有一百零八人,傳聞第一樓中有一百零八幅畫像,那么這里就一定是一百零八處機關。

  而且霍休一定很驕傲,自問智謀和武功都是當世頂尖。

  可越是這樣的人,越容易被自己的小聰明坑死。

  如果是林浪,他也可能會給提示,但提示真真假假,讓對方不知該不該相信,那么機關就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

  進入一個六角形的石屋里,桌上放著兩個酒碗,還有一個“喝”字。

  ….林浪嗅到了一股澹澹的香氣,這毒下的也不專業啊。

  頂級的毒,一定要無色無味。

  即使做不到,也要將毒的氣味、顏色等用其他相似的無毒之物掩蓋起來,如此才能讓人防不勝防。

  陸小鳳毫不猶豫的喝掉了酒,林浪卻壓根沒動。

  陸小鳳道:“你沒聞到一股奇特的香味兒,沒覺得頭暈?這酒是解藥。”

  林浪反問道:“我相信這是解藥,但如果這解藥里混入了其他臟東西呢?比如別人喝剩下的酒,甚至往里吐了口水呢?”

  陸小鳳:“……”

  林浪忽然對著一面墻壁拍了一掌,那面墻壁出現一道暗門,有向下的臺階。

  兩人走下去,看到了一個方圓數十丈的石室,里面堆滿了紅纓槍、鬼頭刀、弩箭等軍械,還有一箱箱價值連城的珠寶。

  林浪看了一眼,無論是兵器還是珠寶的箱子,都恰好是一百零八之數。

  不過在旁邊,還有一個座椅,上面有四個穿著龍袍的老人,所有人都自稱是大金鵬王。

  四個人沖著他倆問道:“你說我們誰是真正的大金鵬王?”

  陸小鳳滿臉呆滯,這怎么跟請他來查桉的那個大金鵬王好像不太一樣呢?

  到底哪個是真的?

  林浪看著他們:“你們都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你們早就死了。”

  老子都是超級富豪了,忽然跑出來一個人說你賺到的錢都是他的,你也要為他賣命,擱誰不得弄死對方啊。

  旁邊忽然又打開了一道石門,四個小太監打扮的人走出來,手中都拿著朱紅的食盒。

  陸小鳳還在看著的時候,林浪卻拉著他直接進入了那打開的石門之中。

  穿過一條甬道,打開了一扇門,看到霍休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的藍布衣裳,雙腳穿著一雙破草鞋,連雙襪子都沒有,面前放著一個破酒壺在一個小火爐上溫著酒。

  “陸小鳳,就知道你肯定能進來。這位朋友就是大明錦衣衛指揮使林浪?”

  霍休依然悠閑的煮著酒,似乎面前的兩人不是能震動江湖的頂尖高手,只是兩個普通人一樣。

  “嘖嘖嘖,這就是青衣樓總瓢把子的生活,你賺那么多錢怎么就不知道花呢?”

  “不會花錢可以找我啊,我特別擅長幫別人花錢。”

  林浪走到霍休面前,這穿著打扮,還不如一些鄉間老農,就不知道像他一樣弄一身高訂?

  霍休:“……”

  “聽聞林大人愛財,但同樣生財有道,你自己的錢已經花不完了吧?”

  陸小鳳的心一沉,霍休沒有反駁林浪的話,那么他就真的是青衣樓總瓢把子。

  難怪這么有錢,原來都是這么賺的。

  任誰手底下有上萬個殺手,且幾乎壟斷了殺手這個最古老的行業之一,都會成為最頂級的大富豪。

  也難怪霍休如此有錢還如此低調,因為不想也不敢讓人知道他是青衣樓總瓢把子,否則每天都會有人來找他報仇。

  ….林浪不樂意了:“我的錢花不完是我的事,現在說的是我幫你花你的錢的事。”

  這能混為一談嗎?

  他跟許多普通人一樣,討厭那些有錢人,尤其是比他還有錢的人。

  他在大通錢莊存的錢也不過幾百萬兩而已,而剛才那些箱子里的珠寶,至少價值上千萬兩!

  還不知道霍休在別的地方,又存了多少金銀珠寶呢。

  再說了,就算他也花不完,跟霍休一樣堆在這里偶爾看看心情也會很好的。

  霍休看著林浪,之前那些敢跟他這么說話的人,都已經是死人了,甚至都不需要他親自動手。

  “錢確實誰都喜歡,我也喜歡的很,但我更不喜歡將錢給別人。”

  就連跟他最久的幾個下屬,都不知道他有多少錢。

  他的錢可都是用命換來的,雖然是別人的命。

  可林浪想動他的錢,那就是想要他的命。

  “是嗎?打聽一下,我的腦袋值多少錢?我說的是委托人真正給的錢,不是你告訴那些殺手的價格。”

  林浪想知道,現在他的腦袋,是不是比方正值錢多了。

  “四百萬兩。北少林的方正,也才只值一百萬兩,陸小鳳的腦袋,也同樣是一百萬兩的價格,你應該很開心。”

  霍休不介意說出來,畢竟他馬上就要賺到五百萬兩銀子了。

  雖然他的錢已經多的花不完,但能多賺一大筆,還是格外的開心。

  “我值四個陸小鳳?”林浪確實很開心。

  陸小鳳:“……”

  其實青衣樓大部分的委托,都只是幾千兩到幾萬兩之間,上百萬兩的,十年都未必有一個。

  他跟北少林的方正一個價格,已經證明了他的江湖地位。

  但他也想知道,憑什么林浪值四百萬兩?!

  霍休賺錢也太容易了。

  “霍休,或者叫你上官木,你已經這么有錢了,為什么不將金鵬王朝當年的錢還給他們?”陸小鳳質問道。

  霍休冷哼一聲:“你們是不是以為我背叛了金鵬王朝?實際上是金鵬王朝的小王子躲著我們,因為他不想擔負復興金鵬王朝的責任,他舅舅帶走的錢,已經足夠他一輩子花不完了。”

  “跟你們說這些,不過是老夫也需要傾訴,保守一個秘密是非常難受的事情。”

  “但既然是秘密,就不能讓其他人知道,除非是死人。”

  他跟林浪和陸這么多,又讓他們見到了這么多,就沒打算讓他們活著離開。

  林浪拍了拍巴掌:“都到這時候了,你的話依然只說了一半。”

  “閻鐵珊和獨孤一鶴,也許是霍天青引來的,但這一切你都知道不是嗎?你不過是順水推舟,想要借他們的手除掉當年其他知情人。”

  “因為你是一個守財奴,不愿意別人分走你的錢,哪怕你自己根本花不完。”

  “你也不用否認,因為這最終得利的人就是你,所以你就是站在幕后推動這一切的人。”

  ….“霍天青以為一切都是他的計劃,卻不知他所喜歡的上官飛燕是你的人。對了,上官飛燕知道你沒辦法睡她嗎?”

  霍休的臉色冷了下去:“聽陸你是比他更聰明的人,本來老夫是不信的,但現在一看確實如此。”

  “不過老夫有件事很好奇,日月魔教右使從不正面示人,而每次他出現的時候,你恰好都不在京城,這么巧嗎?”

  林浪拔出倚天劍:“你知道的太多了。用你的話說,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他一劍刺出,霍休隨手一揮,小火爐忽然炸開,酒液也被點燃,化作一個巨大的火球,將林浪吞沒。

  轟!

  從天而降一個玄鐵打造的籠子,將霍休自己關在了里面,這操作把陸小鳳都看傻了。

  他見過有人用籠子困住對手的,卻從沒見過用籠子困住自己的。

  “哈哈哈,老夫本來以為跟陸小鳳一起來的會是西門吹雪,想不到是你,但都一樣。”

  “是不是好奇為什么老夫要把自己關起來,因為這個石室只有老夫腳下這一條出路。”

  “你們進來的門,只能從外面打開,我保證沒人會來給你們開門。”

  “這是玄鐵打造的籠子,你們可破不開,也就殺不了老夫。”

  林浪微微一笑:“或許你忘了,我不是西門吹雪,他只會劍法,我還擅長暗器。”

  嗖~~

  三支飛針飛過去。

  霍休袖子一甩,將三支飛針全部卷走:“哈哈哈,再見了。”

  他對著身下的石臺拍了一下,但預想之中的通道卻并未出現。

  再拍,依然是這樣。

  這一刻,霍休的臉色終于是變了。

  林浪很認真的建議:“下次記得請別人布置機關、密室,一定要給錢,千萬別想著把對方一起干掉。”

  不相信對方,請人家來干什么?

  那些坑殺工匠修皇陵的皇室,可沒一個有好下場的。

  霍休:“你說是朱停?不可能,這最后一道機關,是老夫親自布置的。”

  “可之前的都是朱老板做的不是嗎?”林浪搖搖頭,“你怎么會認為他之前布置的機關就能讓你都看懂呢?你太小看魯班門的傳人了。”

  “我一直很想提升自己的暗器手法,卻總是缺少一個合適的活靶子,這次還真要多謝你了。”

  “知道你喜歡錢,掙這么多都沒舍得花。放心吧,你的那些錢我都換成冥幣燒給你,保證比現在的更多,讓你在下面也能做個富鬼。”

  嗖~~

  林浪抬起手,又甩出三根飛針,上面附著了葵花真氣的特性,飛針速度更快。

  霍休沒有把握再接住,只能努力的躲閃。

  陸小鳳也來了興趣,暗器他也會。

  從身上摸出幾枚銅錢,全部打過去……被霍休都接住了。

  但霍休卻并未當做暗器甩回來,而是快速的收入懷中。

  ….哪怕他有幾千萬兩銀子的身價,可也不會浪費這幾枚銅板。

  片刻之后,陸小鳳身上帶著的銅錢就都沒了,他搖搖頭,自己又變成了窮光蛋。

  不過林浪身上怎么帶了這么多的飛針,這一會兒都扔了二三十根了吧?

  剛開始,林浪的飛針只是越來越快,上面附著的真氣越來越強。

  但很快他發現林浪飛針上的氣息越來越弱了,可霍休的表情卻越來越凝重。

  霍休感覺自己被完全鎖定了,雖然鐵籠子里空間很大,足夠躲閃,但他卻有一種避無可避的感覺。

  他曾經以為天下只有一個人的暗器有這么強,那就是已經退出江湖的小李飛刀李尋歡,林浪的暗器怎么也如此之強?

  青衣樓有上萬名殺手,幾乎一多半都會暗器,精通暗器的也有數百人。

  這么多人的暗器手法,霍休也都見過,可卻從沒見過林浪這么強的。

  而且林浪的暗器手法,好像也融合了多種不同的手法,并且真的是拿他在練手。

  有的飛針會拐彎,有的速度極快,有的一前一后,還有的仿佛可以鎖定他。

  悶哼一聲,霍休對著自己的左肩膀拍了一下,一根飛針被他從體內逼出去。

  “呵呵呵,你的暗器用完了是嗎?那么你們要跟老夫一樣死在這里了。”

  他不出去,這里也就沒人能進來,打不開們,沒有食物沒有水,所有人都會死。

  能拉著兩個年輕無比的絕世天才一起死,他不虧。

  林浪閉了一會兒眼睛,他重新回想了一下剛才放暗器時的感覺,自己的暗器手法提升了不少。

  他可以肯定,自己不比當初見過的小李飛刀差了。

  不過他能提升,李尋歡也一定能提升,只有再比過,他才知道自己的暗器是否超越了小李飛刀。

  “霍休,你是不是以為你躲在里面,就真的安全了?”

  林浪拎著倚天劍,走到了鐵籠子身邊,在霍休那玩味的笑容中,一劍橫掃。

  霍休避開逸散的劍氣:“沒用的,只能加快你真氣的消耗,讓你死的比老夫更早。”

  林浪勾起嘴角:“是嗎?我倒是覺得你會先死。”

  說著,他再次斬出兩劍,霍休的臉色忽然變了。

  他看到那玄鐵打造的籠子上,竟然出現了極深的劍痕。

  也就是說,最多再有三劍,籠子的鐵欄桿必斷!

  倚天劍有這種威力嗎?

  不對,不只是倚天劍,林浪劍上那附著的力量也極為特殊。

  不可能,林浪才多大年紀,怎么可能?

  轟!

  鐵欄桿斷裂,林浪直接沖了進去。

  一瞬間,劍氣四射。

  霍休本來肩膀就被一根飛針刺穿,雖然林浪沒有在上面附著逆·五毒真經的真氣特性,可也讓他的肩膀經脈受損,一條手臂變得沒有之前靈活。

  幾招之后,就被林浪的劍法輕松壓制。

  本以為自己要被劍刺穿的時候,林浪卻忽然將劍丟掉,赤著雙手沖了過來。

  難得遇上這么好的陪練,不得都練練?

  看到林浪丟了劍,霍休還以為機會來了,可他震驚的發現,林浪的掌法和拳法竟也如此精妙,偶爾夾雜著指法,更讓他苦不堪言。

  幾十招之后,霍休知道自己死定了,他的真氣已經消耗了大半,而陸小鳳還沒出手呢。

  想用他來磨煉武學?去死吧!

  霍休忽然逆轉經脈,一掌拍向林浪。

  林浪同樣一掌拍過去,霍休笑了,逆轉經脈之后,他的金鵬真氣會強大數倍,林浪必被他傷及根基。

  大家都被所在密室之中,陸小鳳會不會為了活下去,殺了林浪?

  但他勐的感受到一股狂暴無比的真氣涌入他的經脈之中。

  噗~~~

  “怎么可能,你竟真的已經踏入了天人之境!”

  只有天人之境,才能擋得住他逆轉經脈后的全力一擊,甚至還反過來傷到了他。

  “可這樣又如何,你們還是要跟老夫一樣死在這里。”

  霍休嘴里吐著血沫子,忽然他聽見了卡察一聲,好像是石門打開的聲音。

  努力瞪大眼睛,但眼前的畫面卻已經開始模湖。

  他仿佛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走進來,想要看清的時候,眼睛卻再也睜不開了。

  .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