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28章 小姨子沒了,賠你個爹
  “大王,這已經是大明境內了,我們是不是避開官道?”一個騎兵沖著一位三十歲左右的壯漢行禮后問道。

  “好,我們走小路,從這邊繞開大明京城,然后一路南下。”

  壯漢是遼國南院大王蕭峰,因為實力強橫,又救了遼帝的命,再加上遼國實在是地方小,所以直接被封了異姓王。

  他曾是大宋南丐幫的幫主,八年時間,將南丐幫發展成了大宋第一幫派,僅次于北丐幫。

  可惜被人說出他是契丹人的身份,從而不得不辭去南丐幫幫主的職位,一直在調查自己的身世。

  但他的背后總有一只神秘黑手,每次他查到一些線索,相關的人就會死去,包括他的養父母、授業恩師玄苦等全都死了。

  而且所有人都認為是他殺的,他有口難辯。

  本來他也有個愛人阿朱,卻因為一場誤會,被自己錯手打死。

  她答應了阿朱,要好好照顧其妹妹阿紫,可前段時間因為阿紫用毒來練功,心思歹毒,他就忍不住訓斥了兩句,結果阿紫就偷偷離開大遼。

  他打聽到阿紫被丁春秋抓走了,好像去了大理那邊,再后來,就什么消息都沒有了。

  他這次過來,就是想去找到丁春秋,救出阿紫,帶回大遼。

  如果招不到,他就直接去星宿海,丁春秋總得回星宿派吧?

  一個下屬忽然說道:“大王,其實有個更簡單的辦法,我們可以請人幫忙打聽阿紫小姐的下落。”

  “大王在大宋那邊,應該有許多江湖朋友,還有人會賣大王一個面子嗎?”

  蕭峰暗然搖搖頭:“我在大宋已經是人人喊打的局面了。可惜我那個結義弟弟段譽聽說離開了大理,否則倒是可以請他幫忙打聽一下。”

  段譽身為大理皇族,要打聽一些消息一定非常容易。

  無論是朝廷的渠道,還是江湖渠道,都沒問題,更何況阿紫也是段譽同父異母的妹妹,奈何現在根本聯系不上段譽。

  又一個下屬問道:“大王,那不能在大明這邊找人打聽一下嗎?大明這邊與大王并無仇怨,他們也不仇恨大王的身份,否則我們這么一路找下去,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找得到。”

  天下太大了,大王現在又不只是江湖的身份,還有大遼朝廷的身份,負責鎮守邊疆。

  一旦讓人知道大王來了大明,恐怕會有許多麻煩。

  蕭峰想了一下:“也好,那就去找一些江湖人聚集的地方打聽一下。”

  他也得盡快趕回大遼,不能辜負遼帝的信任。

  在一個路邊的茶館中,有許多帶著兵器的江湖人,蕭峰等人也坐在那里喝茶休息,也順便探聽一下江湖消息。

  “聽說了么,前段時間星宿老怪丁春秋死了。”

  “當然聽說了,我還知道整個星宿派都被滅了!一半在棋盤山外被滅掉了,另一半被幾個高手殺去了星宿海,全部毒死了!”

  ….“啊?星宿派不都是用毒的行家嗎?他們還能都被毒死了,那下手之人毒功一定更強。是五毒教的人,還是唐門逃走的高手?”

  兩人正說著呢,旁邊走過來一個濃眉大眼,一臉風霜之色的男子。

  “二位兄臺,蕭某有禮。剛才聽二位兄臺說,星宿派被滅門了?星宿老怪丁春秋被人殺了?”

  那兩人看到蕭峰過來,拱了拱手:“這位兄臺跟星宿派有仇?那你的仇已經報了。”

  蕭峰追問道:“聽二位兄臺剛才說,丁春秋在棋盤山被殺,包括他帶去的弟子全都被殺了,不知是何人下的手?”

  “這你都不知道?”一人驚訝的看著蕭峰,“就是我大明日月神教的右使。”

  “好像是聽說他去參加一個什么下棋的聚會,然后遇上了丁春秋,順便替江湖除掉一害。”

  “那些星宿派的弟子聽說也是他殺的,其他人可沒這本事滅掉那么多用毒的高手。”

  蕭峰眼角狂跳,丁春秋帶去的弟子都被殺了?

  他打聽到阿紫的最后一個消息,就是阿紫被丁春秋抓住,留在了身邊。

  如此看來,阿紫可能被林浪殺掉了。

  他在阿朱臨死前答應阿朱要照顧阿紫,現在阿紫竟被人殺了嗎?

  那他就要去黑木崖,問一問那日月神教右使,為什么要殺阿紫!

  蕭峰帶人離開,幫那兩人一起結了茶錢,騎上馬,直奔黑木崖的方向。

  這兩個江湖人這才覺得不太對勁,對方看著不像是江湖人,仿佛出身行伍呢?

  而且那穿著打扮,也不像是大明的人,仿佛是背面大遼來的。

  大遼那邊的人,跟丁春秋也有仇嗎?

  兩人也快速起身離開,不敢再留在此地了,就當沒見過此人。

  ……

  “還是不行。”

  黑木崖的密室之中,林浪睜開眼睛一臉失望。

  他跟鳩摩智聊過,鳩摩智的建議是慢慢嘗試,不要強行融合,免得受到反噬。

  反正林浪才二十出頭,就算是三十歲突破到天人之境,一樣是天下最年輕的天人高手。

  而且還可以學習其他武功,繼續提升實力,又不是說不突破實力就止步不前了。

  但林浪可不愿繼續等,誰知道哪天就有天人境高手找他麻煩呢?

  又或者北少林糾集了一群高手來攻打黑木崖,他只是大宗師巔峰,可沒辦法碾壓北少林的高手群。

  過段時間他還準備去大隋爭奪邪帝舍利呢,實力越強,得到的把握就越大。

  可惜又嘗試了幾次,還從洗髓易筋經中得到了一些領悟,融合了幾次還是失敗了,總是差那么臨門一腳。

  “看來還是得找個頂尖高手交手,有足夠的壓力,才能讓他突破。”

  林浪可不愿用十年八年的水磨功夫突破,雖然說武道修行越往后越難,花費的時間越長。

  如果突破天人初期都要十年,天人巔峰要多久?

  ….他可不想七老八十才突破,或者跟張三豐似的黃土埋到脖頸了,那還有未來嗎?

  從密室出來,任盈盈發現林浪悶悶不樂的樣子,馬上問道:“林大哥,還是沒突破?”

  “你也別著急,以你的天賦,肯定用不了多久。也許是你太過著急,不如緩一緩。”

  林浪喝了口茶:“也只能如此了。”

  “江小魚他們應該已經到天山了吧,可有消息傳回來?”

  任盈盈搖搖頭:“還沒有。不過這次是江小魚、花無缺、尹哭和藍蝎子四個人,肯定萬無一失。”

  兩個大宗師初期,接近大宗師中期的天才,再加上兩個巔峰宗師,無論是兵器、暗器、輕功還是用毒都沒有短板,不可能失敗。

  靈鷲宮她也聽說過,在西域那邊確實很有名氣,可除了那個天神童姥就沒其他高手了。

  林浪說天山童姥不可能出手,那還有什么可擔心的?

  “但愿如此吧。”人沒帶回來,林浪總覺得不保險。

  “鳩摩智在功法閣表現如何?”

  任盈盈一臉興奮之色:“他做傳功長老真的是太合適了。”

  “不但幫助其他長老講解功法,提升實力,還補充了許多武學典籍放入二樓。”

  “少林七十二絕技,他快補充完了,還有火焰刀、小無相功等,被我收了起來。”

  如果鳩摩智真心愿意為神教效力,實力恢復之后,神教可就又多了一個頂尖高手,僅次于林浪的頂尖高手。

  更讓她驚訝的是,明明林浪只傳給了鳩摩智吸星大法,但鳩摩智自己就悟出了化解真氣沖突之法。

  這武學天賦,比她爹都強,是她見過的人中僅次于林浪的。

  鳩摩智卻并沒有去吸什么別人的真氣,而是自己一點點的重新修煉,好像在等什么機會似的。

  她去跟鳩摩智請教了一些招式,鳩摩智的指點也讓她受益匪淺。

  “林大哥,你出關了就好,我要閉關一段時間。”

  她現在是日月神教教主,雖然不太想當,但也不得不當。既然當了教主,她的實力就不能太差,也不想被林大哥落下太遠。

  林大哥都要沖擊天人境了,她還是靠著父親的傳功才突破到了大宗師初期,必須再努努力,讓自己盡快達到大宗師巔峰。

  如此在日月神教遇上麻煩的時候,才不必只能依靠林大哥。

  她更不希望鳩摩智哪天恢復了實力,也超過了她這個神教教主。

  林浪點點頭:“好,你去閉關吧,我過幾天再離開。”

  在她去閉關之后,林浪忽然聽到了外面傳來騷亂聲。

  有人靠著深厚的真氣,將聲音傳到了后院:“日月神教右使,阿紫在哪兒?!”

  能將真氣從黑木崖外傳到崖頂的后院,足以見得此人真氣深厚無比。

  不過來找阿紫的,難道是蕭峰來了?

  林浪交代兩個教眾:“照看好密室這邊,不要讓人打擾教主閉關,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話音落下,他的身影在后院消失。

  黑木崖山門前,尹夜哭正警惕的看向眼前的男子。

  這人的氣勢太強了,明顯是久居上位。

  不過看穿著打扮,分明不是中原人。那身后的十八人都身著鐵甲,看似像是行伍出身。

  還有阿紫是誰,聽著像是個姑娘,該不會是右使前些日出去的時候,把人家的女人拐跑了吧?

  這件事要是被教主知道,事情可就大了。

  “你是誰,敢來黑木崖撒野?”尹夜哭厲聲問道。

  雖然此人看著很強,但他也不弱。

  不但學了黑虎爪,還學了幽冥鬼爪地獄十八殺,再結合之前他們兄弟倆的爪法,又參悟了少林的龍爪手等招式,實力比當初提升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正好他突破大宗師之后,還沒跟大宗師真正交過手呢,眼前之人正好用來印證他的武道。

  蕭峰騎在馬上:“大遼,蕭峰。此次來黑木崖,只為找人。如果發現蕭某錯怪了貴教右使,蕭某甘愿道歉認罰。”

  蕭峰?

  尹夜哭臉色一變。

  這是之前離開大宋的那個前任南丐幫幫主?

  聽聞他是契丹人,所以被推翻了,去了大遼那邊,難怪是這樣一身打扮。

  據說此人的降龍十八掌剛勐異常,曾是大宋年輕一輩中第一人。

  不過那又如何,他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有多厲害。

  “蕭峰,你來黑木崖撒野,那就找錯了地方。”

  尹夜哭忽然沖出去,右手的兵器赤魔手直接抓向蕭峰的小腹。

  蕭峰從馬上一躍而起,那匹馬被赤魔手刮破了皮,頓時倒地不起。

  尹夜哭一轉身,再次抓向蕭峰的肩膀。

  蕭峰看到自己的馬死了,勃然大怒,手一伸,一股龍吟之聲傳出。

  尹夜哭感覺一股狂暴的力量拉扯著他,要將他砸到地上。

  他滿臉震驚,這絕對不是降龍十八掌,難道是少林絕技擒龍手?

  這一下被砸到地上,恐怕要受重傷。

  向問天看到尹夜哭吃虧,馬上沖過去想要接住尹夜哭,但卻看到一個身影從他身旁極快的掠過,單手拖住了尹夜哭的后背,將那股力量卸掉。

  尹夜哭被林浪撐著后背,在地上站穩:“多謝右使出手。”

  他很不好意思,自己突破大宗師之后,還以為是日月神教第二高手了,連教主和江小魚他都覺得不如自己,想不到第一次在右使面前出手就丟了臉。

  難怪右使說境界不代表一切,讓他們不要驕傲自滿。

  林浪揮揮手,尹夜哭讓到了一邊。

  “蕭峰?你要找我要人?”

  “你就是日月神教右使?”蕭峰雙眼盯著林浪,“聽聞你在棋盤山殺了星宿老怪丁春秋,又屠盡丁春秋門下所有弟子,是與不是?”

  林浪點點頭:“沒錯。丁春秋作惡多端,我不能殺?”

  “他門下弟子想殺我,我不能殺他們嗎?”

  ….“你說的阿紫,是那個紫衣少女,善用毒?她確實是死了,我埋的。”

  蕭峰目眥欲裂:“你竟然殺了阿紫,讓我如何面對死去的阿朱?”

  “你已邁入大宗師之境,是江湖上頂尖高手。阿紫不過江湖一流,她若有錯,你要擒住她輕而易舉,何必下殺手?”

  林浪這種實力,為什么要殺阿紫?難道阿紫沒說他蕭峰是阿紫的姐夫嗎?還是說他不再是南丐幫幫主之后,已經沒人把他放在眼里了?

  殊不知在離開南丐幫之后,他一路背上,又見到了遼闊的草原,實力已經比當初當南丐幫幫主的時候更強了。

  “蕭峰,我什么時候說我殺了阿紫?本來我是想擒下她,讓你來把她領回去的。”

  “但她想用毒粉偷襲我,結果被我的護體罡氣反震,毒粉被她自己吞下而死。她是自己毒死了自己。”

  蕭峰愣住了,竟然是這樣?

  他仔細想了一下,這種事確實是阿紫能做出來的。

  阿紫第一次跟他見面的時候,也曾向他丟毒針。

  自己曾說過多次,讓阿紫不要再去練毒功,好好學武,可阿紫就是不聽。

  也怪他一直忙著大遼軍務,忽視了阿紫。

  若是他早點傳授阿紫一些武功,或許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蕭峰,曾經大宋武林之人對你都很服氣,覺得你做事大氣、公允。但你因為對愛人的承諾與愧疚,太過縱容阿紫了。”

  “你可知她將聚賢莊的游坦之抓住,腦袋上戴上了鐵頭,一直用毒蟲折磨?”

  “你可知她從大遼離開,一路上害了多少人?”

  蕭峰愣住了,什么?阿紫身邊那個鐵頭人是被他放走的游坦之?

  這一刻,蕭峰是無比的痛心,他愧對阿朱,沒有照顧好阿紫。

  也沒有好好教導阿紫,讓她還是繼續為惡,甚至自己還成了幫兇。

  那他這次上黑木崖興師問罪,豈不是助紂為虐,要被天下英雄所恥笑?

  阿紫做了那些惡事,又對林浪下毒,就算是被林浪打死,也是活該!

  蕭峰一臉的歉意:“右使,是蕭某錯怪了你,蕭某站在這里,讓你打一掌或者捅一刀,蕭某絕不還手,算是蕭某對你,對日月神教的道歉。”

  說完,他還閉上了眼睛,身體沒有任何防御姿態。

  林浪有些無語,蕭峰還真是一個鋼鐵直男,可惜就是命不太好。

  “蕭峰,打你一掌就不必了,你也是關心則亂,我能理解。”

  蕭峰沖著林浪拱拱手:“蕭某謝過右使大度。那位神教的兄弟,蕭某剛才多有得罪,還請見諒。”

  尹夜哭也拱拱手:“蕭大俠功力深厚,剛才并未下殺手,尹夜哭多謝蕭大俠。”

  他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剛才蕭峰若是用擒龍功將他拉過去,一掌打在心口,他可就死定了,右使都來不及救他。

  “蕭兄,你這是要走嗎?不如到我這里喝杯酒,歇歇腳,我們也可以聊聊天。”

  蕭峰搖搖頭:“多謝右使好意,不過蕭某該回去了。”

  他可是私自離開軍營,得盡快趕回去,鎮守邊境。

  回去?

  林浪挑了下眉毛,這么好的陪練都送到眼前呢,他能讓蕭峰就這么走了嗎?

  “蕭兄,你確定要走嗎?可不要后悔啊。”

  “我日月神教有著江湖上最好的消息渠道,甚至幾十年前的江湖事都能查出來,你不想找到你爹嗎?”

  蕭峰臉色大變:“右使說什么?你能找到我爹?他還活著嗎?他在哪兒?!”

  .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