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188章 想殺上官金虹,我有辦法
  一個小酒館里,臺上一個老頭子和一個小姑娘正在說書,今天講的是日月神教右使的故事。

  角落里,傳來陣陣咳嗽聲。

  李尋歡看著臺上的兩人,可能這里所有人都以為那爺孫二人說的是故事,不能當真。

  但他卻發現,那二人說的故事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仿佛那二人親眼見過到一樣。

  他曾聽聞一直有人在說他的故事,所以好奇過來看看。

  他仔細盯著二人,兩人很明顯都有武功。

  女孩的內功看著一般,但腳步輕靈,動作輕快,輕功必然上佳。

  手指纖細靈活,應該善使用暗器。

  老人雖然表面上看著七老八十了,可雙目神光充足,說書時聲音洪亮,氣息悠長,明顯身負高深的內功,而且在他之上。

  臺上說書的小姑娘瞟向酒館的角落,慢慢的不說話了,一直盯著李尋歡看。

  老頭咳嗽了兩聲提醒,也沒得到回應,只能自己接著說完。

  下臺之后,老頭子看到孫女徑直走向角落的一桌,嘆了口氣跟上去。

  “你是小李飛刀李尋歡嗎?”孫小紅坐在李尋歡對面,滿眼都是期待。

  李尋歡點點頭:“是。這位前輩是?”

  孫小紅介紹道:“這是我爺爺,孫白發,我叫孫小紅。”

  李尋歡又看著對方手里的煙袋鍋和抱著的一個竹筒,竹筒的里面是什么,兵器嗎?

  知曉這么多江湖秘聞,實力又如此之強,他慢慢的跟兵器譜中的一個形象對上了。

  “天機前輩,請坐。”

  天機老人嘆了口氣,看了眼孫女有很無奈。

  他從來不以真名示人,這次卻讓孫女直接說出去了。

  他也不想跟李尋歡有太多的接觸,因為這一定會很麻煩。

  可看看現在孫女那眼神,都扎在李尋歡身上挪不開了!

  “李尋歡,你怎么在這兒?”天機老人問道。

  李尋歡不是去大宋游歷了嗎,為何要回來?

  金錢幫的人找不到李尋歡,也就無法送戰帖,但他們直接將上官金虹邀戰的話傳遍了整個大明江湖,也傳到了大宋那邊去。

  這就讓天下人都知道,上官金虹要挑戰李尋歡,逼迫李尋歡應戰。

  天機老人很清楚,李尋歡身上有傷,而且內功遠不如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的龍鳳金環還有吸附鐵器的異效,李尋歡的勝率不足一成。

  李尋歡給天機老人倒了碗酒:“聽聞一位故人死了,我得去照看他的兒子。”

  神刀堂堂主白天羽死了,李尋歡受其所托,這次是回來找白天羽的兒子。

  如果對方愿意學,他正好將自己的飛刀之術傳下去,希望這個孩子能結合白天羽的刀法,讓飛刀之術青出于藍。

  只是沒想到一回來,就得知上官金虹要挑戰他,而且天下皆知。

  天機老人問道:“你有把握對付上官金虹?”

  在他眼中,此時的小李飛刀,不如上官金虹。

  李尋歡搖搖頭:“我沒與他交過手,自然沒把握。但既然他要挑戰我,我就不能退。”

  “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先去見幾個朋友,免得留下遺憾。”

  聽到這句話,孫小紅知道李尋歡確實沒有信心,已經抱了必死之心。

  “今日能見到前輩,也算幸運,喝完這碗酒,我該走了。”

  李尋歡放下酒碗,丟下一塊碎銀子,起身離開。

  孫小紅看著李尋歡的背影,滿臉的著急。

  李尋歡可是她心目中的大英雄,大豪杰,絕對不能死!

  比武不能不去,那如果上官金虹先死了呢?

  “爺爺,李尋歡有傷,又是獨自一人,恐怕不是上官金虹的對手,他可不能死啊,你幫幫他好不好?”

  天機老人看著孫女:“你想爺爺怎么幫他?他若不應戰,小李飛刀會成為天下的笑柄,他此生的武道也就到頭了。”

  孫小紅祈求道:“爺爺,您是天下第一,要不您先去打傷上官金虹?這樣兩人比武才公平嘛。”

  天機老人眼角狂跳,這個孫女為了李尋歡,竟讓他這個七老八十的老頭子去冒險跟上官金虹決斗?

  雖然他是天下第一,可多年沒動手了,上官金虹卻正處于巔峰,剛剛破掉了呂奉先的武道之心,又殺了白天羽。

  雖然他自問對付那兩人也輕松,可他卻看不透上官金虹的實力了。

  他很想拒絕,因為他真的沒有信心,多年不動手,他的眼光還在,可氣血卻已經開始衰退了。

  要想戰勝上官金虹,除非他能進入那個境界。

  也許這樣一來,他還有機會讓自己的變得更強,也就能延緩衰老。

  “好,爺爺替李尋歡先去教訓一下上官金虹。”

  如果失敗,他也不用再背負著天下第一這個壓力了。

  但那樣一來,他恐怕也就無法看著孫女找個好男人了。

  不管如何,李尋歡絕非良配。

  林浪那小子倒是不錯,都說是任我行的女婿,可練的卻是天罡童子功,傳聞絕對是假的,就是不知他是否愿意破掉童子功。

  ……

  阿飛拎著鐵片做的劍,走向了金錢幫的總舵。

  他本來是想挑戰嵩陽鐵劍郭嵩陽的,卻得知此人被荊無命所殺,荊無命的劍法,已經更上一層樓。

  于是他來了金錢幫,準備再次挑戰荊無命。

  在總舵的門口,他看著有許多人跪在地上,其中不乏新兵器譜上榜的高手。

  每個人的頭頂都頂著一枚金錢,但都一動不敢動。

  因為金錢幫的規矩是,金錢落地,人頭不保!

  “你是誰?這是金錢幫,不歡迎外人。”燕雙飛厲聲喝道。

  一個窮小子,來金錢幫干什么,想混口飯吃?

  就這樣子,連跪在金錢幫門口頂金錢都不夠格。

  阿飛抬起頭:“比劍。”

  燕雙飛嗤笑一聲:“就你也會用劍?我站在這里不動,你也刺不中我。”

  他話音剛落,就感覺咽喉一痛。

  怎么可能,此人的劍法為何如此之快?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人,之前打敗荊無命的人,飛劍客,阿飛。

  可惜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燕雙飛的死,讓金錢幫總舵門前大亂,但他們忽然就安靜了下來,因為他們看到幫主回來了。

  阿飛轉身,看到了龍行虎步而來的上官金虹,他頓時感覺到一股巨浪版的氣勢襲來。

  “你就是飛劍客阿飛?不錯,難怪能贏了荊無命。”

  “怎么,你想對我出劍?哈哈哈,有勇氣,那就讓你知道一下差距。”

  “你若輸了,我不殺你,以后就留在金錢幫吧。”

  阿飛的劍刺過去,上官金虹的手中勐地出現了一只金環,手腕一抖,就將阿飛的劍鎖住。

  阿飛想要變招,卻發現已經來不及了。

  上官金虹另一只手的鳳環來到了阿飛面前停下:“你的武功不錯,劍很快,但變化太少了。”

  “跟在我身邊,我可以教你怎么變強,教你成為天下第一劍客。”

  他不只是想要收服阿飛,還想要阿飛身上的金絲軟甲。

  如此在面對李尋歡的時候,他的破綻會更少,贏的會更輕松。

  阿飛從未見過自己的劍被鎖住過,看來他的劍還不夠快。

  他并不想臣服上官金虹,但想要變得更強。

  ……

  京城,飄香閣。

  林浪坐在房間里,聽著小曲兒呢,上官海棠快步走了進來。

  揮揮手,唱曲兒的人就出去了,還很貼心的將房門關上。

  “林大人,你叮囑我重點關注的飛劍客阿飛,被上官金虹困在了金錢幫。”

  林浪坐直身體:“阿飛被上官金虹抓了?小年輕,就是不懂江湖險惡啊。”

  阿飛沒遇上林仙兒,少了一份成長的經歷,要不以后幫個忙,讓阿飛來飄香閣住兩天,從一個孩子,變成大人?

  上官金虹應該不會殺阿飛,他想要的是降服阿飛,作為自己的左膀右臂。

  到時他麾下有荊無命和阿飛兩位頂尖劍客,以后很多事都不需要自己出手就能解決。

  “還有一件事,有人在大明境內,見到了李尋歡的蹤跡,他回來了。”

  林浪就知道,上官金虹將挑戰的事情傳遍江湖,李尋歡就無法再逃避。

  也不知道李尋歡的肺疾痊愈了沒有,武功是否有所提升。

  “行,我知道了。以后會有另外兩個渠道,定期給天下第一莊匯報江湖情報,你看過之后再來告訴我,能做到嗎?”

  一個是五仙教在大宋、大理境內的藥鋪,另一個就是日月神教馬上要接手的銀鉤賭坊。

  上官海棠驚訝的看著林浪,有了天下第一莊還不夠,還有另外兩個情報機構嗎?

  有了更多的情報,她也能對許多消息更好的分析。

  “大人放心,我肯定沒問題。”

  她有一些手下可以幫忙整理情報,大不了再多培養一些人。

  按照當初朱無視的方法,收養一些孤兒即可,給與他們恩惠,教導他們感恩,又不像朱無視那樣要這群孤兒去冒險,肯定不會出岔子。

  林浪滿意的點了點頭:“行,你辦事我放心。”

  他能感覺出來,最近上官海棠的武功進步很大,只要能領悟自己的武道真意,就可以邁入大宗師之境。

  快則三五天,慢則三五年,這個說不準。

  正說著呢,他的耳朵動了一下,看向門口。

  老鴇的聲音從門口傳進來:“大人,有人找您,送來了這個。”

  林浪一揮手,房門憑空被一股力量拉扯著打開。

  看著老鴇手里的一個小木凋,尤其是木凋上的刀刻痕跡,他眼睛一亮:“快請進來。去把我留在這里的那壇酒取來,再準備一桌好菜。”

  【講真,最近一直用換源app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上官海棠拱拱手:“大人,我先回莊子了。”

  不一會兒,兩聲輕輕的咳嗽聲傳了進來,林浪走出門口,看到了李尋歡那熟悉的身影。

  見到林浪,李尋歡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咳咳~~”李尋歡喝了五寶花蜜酒,咳嗽幾聲,“好酒,真希望以后還能喝到。”

  林浪又給他倒上一杯:“你若想喝,隨時來找我。怎么忽然來找我了,跟上官金虹的決斗沒信心?”

  “若是你有了怕輸的心理,那就一定會輸。”

  高手之爭,勝負往往就在一瞬間,須有一往無前的氣勢。

  林浪每一次面對敵人的時候,都堅信自己一定不會輸,甚至是堅信自己一定會贏。

  李尋歡面帶苦笑:“你說的我明白,若是我全盛時期,我自然不會怕。可我的身體有暗疾,想要一刀分出勝負不可能。”

  “上官金虹不會給我出第二刀的機會,甚至可能都不會給我出第一刀的機會。”

  如果不能出刀,別說是上官金虹了,就算是面對差一些的對手,他都未必能贏。

  他這些年,就只練了小李飛刀。

  “那就等傷好了再去。”林浪笑著說道。

  李尋歡搖搖頭:“我可以等,上官金虹會讓我等嗎?”

  他既然回來了,必然已經被江湖人所知道,如果這時候避戰,江湖人怎么看他小李飛刀,怎么看他李家?

  何況他也不想退縮,這是一個絕佳的對手,也許能幫他再進一步。

  這次若是退縮,也許他的飛刀再也不能進步了。

  “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戰,所以來見見朋友。”

  更何況他好幾個朋友,都被上官金虹殺掉或者廢掉了,而且他也剛剛知道,阿飛被上官金虹困在了金錢幫總舵。

  林浪忽然笑著說道:“其實想殺上官金虹,我或許有辦法。”

  李尋歡大吃一驚,上官金虹能夠輕易的降服兵器譜上那么多高手,還在如此短的時間里讓那個金錢幫成為天下第一幫,大有一統江湖的氣勢。

  據說一身實力早就深不可測,林浪有把握殺掉?

  他看著林浪:“你是說,我們聯手?”

  李尋歡想了一下,若是他與林浪聯手,或者再加上任我行、陸小鳳等人,對付上官金虹和荊無命,勝算確實很大,但他不愿這么做。

  這樣于他的武道無益,并且也會讓他的名聲受損。

  何況上官金虹挑戰的是他,他何必將林浪等人拉入危險之中?

  那可不是朋友應該做的。

  林浪搖搖頭:“何須多人聯手,你的小李飛刀就能殺了他。”

  “上官金虹此人很驕傲,也很自信,他自信能接下你的飛刀,所以就絕對不會躲,也不會讓你連出刀的機會都沒有。”

  “他的龍鳳金環里面應該是摻雜了磁鐵,所以能夠吸附鐵器,但對你來說,一把木刀與一把鐵刀有區別嗎?或者還可以換成金刀、銀刀,銅刀,自然就能破了他龍鳳環的特性。”

  “你只要出兩刀,第一刀被他擋住,第二刀殺他就行了。”

  李尋歡若有所思,出兩刀嗎?

  上官金虹真的會站在那里,任憑他出刀?

  可是到了必死的時候,上官金虹還會站在那里不躲不避嗎?

  “或者,我們可以先演練一下。”林浪的氣機,開始鎖定李尋歡。

  李尋歡搖搖頭:“小李飛刀出刀必見血,我沒辦法留手。”

  林浪忽然手指一彈,一根快子刺向李尋歡:“盡管出招,你殺不了我。”

  李尋歡也一拍桌上的快子,撞在了林浪彈過來的快子上。

  但他忽然發現,林浪的第二根快子,已經到了眼前。

  也沒見李尋歡的手怎么動,又一根快子飛出去,將林浪的第二根快子擊落。

  “多謝,我想明白了。”

  李尋歡雙眼變得無比明亮,如果他只有一次出手的機會,那一次出兩刀就行了。

  兩刀用不同的力道,一快一慢,一明一暗。

  林浪的暗器之術,竟然進步了這么多,偏偏林浪還不只是練暗器的。

  若是林浪如他一般專精于暗器之道,恐怕很快就能超過他。

  他明白了怎么做,但要做到能夠殺死上官金虹,還得練習。

  從京城慢慢的走到金錢幫的路上,應該就足夠了。

  “林兄弟,多謝。我走了,若是你有空,可以來看我與上官金虹的決斗。”

  如此自己哪怕是敗了,林浪也能學到他飛刀的精髓,他的飛刀之術就沒有失傳。

  林浪忽然抬起手:“等一下,你的肺疾還未痊愈,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如此你才能真正發揮出全部實力,才能更加順利的戰勝上官金虹。”

  李尋歡搖搖頭:“我的肺疾是練飛刀所傷,再加上常年居于塞外苦寒之地,喝了你的酒,已經好多了。”

  若非簡單,哪怕他內功并不強,可以他的境界,也早能痊愈了。

  可當林浪搭上他的手腕,一股真氣輸送進來之后,他頓時感覺肺部舒服了許多。

  林浪的真氣,竟有如此強大的療傷功效?

  這種能力,他只聽說過大理段氏的一陽指。

  療傷持續了一個時辰,當林浪的手拿開之后,李尋歡睜開眼睛,他已經很多年沒有感覺到如此輕松了。

  這一刻,他的信心也空前高漲。

  沖著林浪點了下頭,李尋歡轉身離開了。

  林浪也坐在椅子上,開始回想剛才李尋歡的兩次出手。

  暗器對他來說,終究只是一種輔助,他還是更擅長劍法。

  “以李尋歡的才情,這次應該能殺了上官金虹吧?就怕上官金虹變得謹慎了,如果李尋歡真的連出刀的機會都沒有,必敗無疑。”

  “不行,我得跟過去,李尋歡這個朋友,可不能就這么死了。”

  林浪站起身:“讓人去錦衣衛指揮使司送個信,讓成是非守好家,我出去幾日。”

  在他離開京城的時候,天機老人把孫女孫小紅留在了客棧,自己動身去了金錢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