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182章 本官掐指一算,這下毒之人必是光頭
  王五和巴英迅速抽出繡春刀,攔在了門口。

  不讓人進,也不讓人出是,生生將心湖大師與心眉大師堵在了桉發現場。

  一群人聽見林浪那一嗓子,都趕了過來,不只是北少林的僧人,還有許多留宿的江湖人。

  “百曉生前輩死了?!”

  “這怎么回事,誰敢害百老先生,誰能害他?”

  百曉生雖然不是以武功見長,可也畢竟是巔峰武道宗師,這群江湖人沒人是百曉生的對手。

  好像這幾天來的人里面,也就是諸葛剛、林浪能做到,但諸葛剛明明走了,又是林浪將事情宣揚開,那到底是誰?

  巴英小聲的問道:“王大人,這是誰干的?”

  他不過剛剛被林浪帶著回來,就發生了這么大的事。

  王五早就得到了林浪的囑托,故意大聲說道:“有這個膽子的人沒幾個,能做到的更少了。”

  “要么是金錢幫的諸葛剛,要么,這個人就在這群人中,用了一些見不得人的辦法。”

  那群江湖人一個個大驚失色:“你,你不要亂說,我們怎么可能對百曉生前輩下手?”

  “就是,我們敬重他還來不及呢。再說我們也不是對手啊,而且我們一直都在一起。”

  他們可沒有獨門獨院這種待遇,都跟普通的僧人一樣,住的是大通鋪,一個房間十個人。

  這群江湖人也都能堅持,游歷江湖的時候,風餐露宿可是常事兒。

  林浪大聲說道:“百曉生雖然武功不錯,可他并非與人交手被殺,而是中毒而死!”

  “所以這里的所有人,都有嫌疑。”

  “是誰在跟本官作對?本官來了北少林,還敢當著本官的面毒殺百曉生?”

  林浪冷著臉,環視所有人,沒人敢跟林浪的眼神對視。

  “心湖大師,心眉大師,百曉生死的時候,這院子里是否只有你們三人?”林浪忽然問道。

  心湖大師暗叫一聲糟糕,這怎么還懷疑到他倆頭上了?

  他特意讓師弟心眉留在門口,就是擔心諸葛剛潛入刺殺百曉生。

  他比其他江湖人都更希望百曉生能活著,至少新的兵器譜發布之后,離開了北少林再死。

  “是,可我們……”

  “是就行。”林浪打斷心湖大師后面解釋的話,“那么你們兩個就是最早看到尸體的人,可見到下毒之人了?”

  心湖與心眉松了口氣,原來林浪并未將殺人的罪名栽到他們二人頭上,如此看來,這林浪還算是個好官。

  心眉雙手合十:“沒見到。是貧僧先見到百老先生死亡,叫了師兄過來,想要商議一下如何找出兇手。”

  “現在既然林大人在,交給林大人破桉再好不過了。”

  如此百曉生的事情,就可以推到林浪身上,將來北少林交不出兇手,也可以說是林浪沒破桉,跟北少林無關。

  “百曉生是否是中毒而死?”林浪又問道。

  “是。”心眉和心湖都檢查過,沒有其他傷痕,卻為中毒而亡。

  可是中的什么毒,怎么中的毒,什么時候中的毒,他們二人完全不知。

  林浪看著其他人:“各位相互之間檢舉一下吧,有誰知道其他人懂下毒的,或者是能弄到毒藥的就指出來,免得連累了自身。”

  “說不準啊,就有青衣樓的刺客混入其中。”

  那群本來擠在一起的江湖人,瞬間都散開了,相互提防著其他人。

  如果有人懂下毒,會不會被指出來的時候,撒出一把毒粉,或者扔出一把毒鏢?

  心湖與心眉也對視一眼,難道真的是青衣樓的刺客?

  他們與青衣樓的關系可是極差,青衣樓甚至還殺了不少北少林的弟子,這次居然敢派人來寺中殺人了?

  “他,他懂醫道,就一定會下毒。”有人指著一個赤腳郎中模樣的人說道。

  “你,你胡說,我是大夫,治病救人的,怎么會給別人下毒?再說我來此是為了能進入兵器譜,又豈會害他?我也沒去過他的院子,如何給他下毒?”

  不一會兒的功夫,有七個人被指出來說懂得下毒之法,這七個人都在辯解,也在咒罵著那些指證他們的人。

  甚至七個人還相互看著,因為他們都知道不是自己做的,那么只能是其他六人之一。

  周圍亂哄哄的,還有人喊著:“林大人,兇手必是七人之一,把他們都抓回去,用刑之后必會招供。”

  “嗯?”林浪瞥了那個說用刑的江湖人一眼,“在你眼中,我錦衣衛辦桉都是屈打成招嗎?”

  “本官看過了,這七個人都不是。”

  “一個個那慫樣,也敢毒殺百曉生?”

  心眉急道:“大人,也許是他們掩飾的好呢?如果他們都不是,那誰是兇手?”

  林浪看著心眉:“本官掐指一算,這下毒的人必是光頭,二位是真不知道還有誰會用毒嗎?”

  心湖和心眉都愣住了,林浪這是什么意思,難道懷疑是北少林的人做的?

  許多江湖人也都竊竊私語,懷疑的眼神看向心湖和心眉。

  心眉怒了:“我北少林是佛門清凈之地,從沒有下毒這種手段!”

  他還有句話沒說,如果北少林真的想殺百曉生,需要用下毒的手段嗎?

  北少林武功在百曉生之上的,兩只手都數不過來!

  林浪看著心眉:“你以為本官今天過來,真的是奔著百曉生來的?”

  “本官過來,實際上是抓一個朝廷欽犯,遇上百曉生,不過恰逢其會罷了。”

  “心湖,你們師兄弟中,可有一個叫心鑒的?”

  心湖大師臉色一變:“林大人問心鑒師弟干什么?”

  他可是知道,心鑒是半路出家的江湖人,但這件事,外人是怎么知道的?

  “叫他出來,本官有話要問他。”

  很快,一個眉清目秀的和尚走出來,看著不過三十余歲,若是戴上帽子,說是讀書人也有人信。

  林浪走帶心鑒和尚面前:“心鑒,原名單鶚,江湖人稱——七巧書生。”

  “這七巧分別是輕功、劍法、掌法、指法、拳法、暗器和……下毒,有記載他作下的桉子就超過十三起,每一起都駭人聽聞,共有七十六位死者。”

  心鑒和尚雙手合十:“貧僧心鑒,不是什么單鶚。”

  林浪冷笑道:“怎么,以為改了名,就不是那個作惡多端的殺人魔頭了?”

  【講真,最近一直用換源app看書追更,換源切換,朗讀音色多,安卓蘋果均可。】

  “心湖、心眉,你們是被蒙蔽了,還是說北少林就是一個藏污納垢之地?!”

  這可是誅心的言論,心眉知道他們北少林否認也沒用,林浪根本不會在乎。

  若是狡辯,或許朝廷就有借口對付北少林了。

  心眉大師低著頭:“阿彌陀佛,如果他真的是單鶚,那北少林一定是被蒙蔽了,他出家時用的應該是化名。”

  心湖大師卻看著林浪:“林大人,你可有證據?”

  “就算他曾是單鶚,可如今已改過自新,大人何必苦苦相逼?”

  讓林浪當著這么多江湖人的面將心鑒抓走,本就對北少林名聲有許多影響了,再被認定是毒殺百曉生的兇手,北少林的聲譽還要不要了?

  林浪哈哈大笑:“你們這群和尚真有意思,改過自新就可以原諒,那被他殘害的那些無辜之人怎么辦?”

  “是不是我一把火將北少林全部燒了,然后我說要改過自新,換個名字,偶爾念念經就沒事了?”

  他盯著心湖大師,這老和尚要敢說是,他就敢讓人點火。

  反正又不是他親自動手,到時候出家的也不是他。

  心鑒和尚看著林浪:“這位大人,你口口聲聲說貧僧是單鶚,先不說這是不是真的,貧僧為何要殺百老先生?”

  “貧僧如今一直在寺中,每日誦經禮佛,與百老先生可沒仇。”

  “更不可能是有人花錢請貧僧殺他,因為貧僧在寺中也不需要銀錢。”

  那群江湖人就像是木偶一樣,腦袋又都轉向林浪。

  “因為你與百曉生聯手,偷盜藏經閣的武功秘籍!”

  嘩~~~

  這句話說出來,所有江湖人一片嘩然,就連一些圍觀的北少林僧人,也都被這句話震驚了。

  偷盜藏經閣的武學秘籍,這可是重罪。

  心湖和心眉都愣住了,不可思議的看著心鑒。

  因為藏經閣之前,確實是被發現失竊了,為此他們看守藏經閣的三師弟還在面壁思過中。

  原本以為是楚留香、司空摘星那四位天下頂尖的大盜,想不到竟然是內賊。

  可為什么啊?

  心鑒加入北少林時間也不短了,有資格學一些北少林的七十二絕技,何必偷盜?

  他與百曉生,到底是什么關系?

  難怪百曉生來北少林之后,心鑒曾跟百曉生見了好幾次。

  當時他們還以為心鑒的江湖之心未泯,現在看來,也許是跟百曉生密謀盜經之事。

  心湖迅速沖進百曉生的房間,很快在床下搜出一個盒子,據說是百曉生用來存放兵器譜的。

  打開盒子,里面有十幾本武學秘籍。

  “看到了嗎,這就是證據。兩人也許是分贓不均,也許是百曉生威脅心鑒偷盜更多的秘籍,所以心鑒起了殺心。”

  “若非本官在查梅花盜的時候,恰好查到了一些心鑒的事情,也未必能猜到這些。”

  “單鶚,你還有什么要狡辯的嗎?”

  心鑒和尚懵了,他是單鶚的事情,或許江湖上有人能知道,可他盜經的事情,林浪是怎么知道的?

  這件事他沒告訴任何外人。

  在知道百曉生死的時候,他其實還很開心。

  這樣他做的那些事情,就沒人知道了。

  而且他可以想辦法毀掉百曉生的遺物,將來帶著他記下的秘籍離開大明,絕對能創建一個一流江湖勢力,不比留在這里當和尚強得多?

  “他不是我殺的。”

  話音落下,單鶚雙腳一點,竟直接越過許多江湖人的頭頂,向著殿外飛去。

  這輕功,絕不是北少林的輕功身法,也讓許多江湖人都確定,這位心鑒和尚,就是七巧書生單鶚。

  單鶚很清楚,若是被抓住,哪怕是被北少林的人抓住,他都不會有好下場,盜取藏經閣的秘籍,戒律院不會放過他的。

  心湖大師拽下自己脖子上的念珠,直接拽斷線繩,袖子一掃,念珠化作暗器,打向單鶚。

  單鶚卻在半空中拐了個彎,完全躲開了那些念珠。

  “哼,我為北少林做了那么多事,北少林如今竟想殺我,咱們走著瞧。”

  他越過門口,向著遠處要逃走的時候,王五忽然抬起袖口,在他袖中飛出一支短箭,直接命中了單鶚的后心。

  單鶚啊的一聲慘叫,從空中跌落下來。

  他怎么也想不到,一個不起眼的錦衣衛,竟然有這種頂尖機關暗器,而且發射之時,他正處于舊力耗盡,新力未生之時。

  林浪等人快速奔過去,就看到單鶚口吐白沫,中毒已深,顯然沒救了。

  “你干什么,誰讓你殺了他的,還沒找到他的同黨呢!”林浪怒道。

  王五戰戰兢兢的看著林浪:“大,大人,屬下只是想阻攔一下他,沒想到他就中了毒箭。”

  林浪一臉遺憾的看著心湖和心眉二人,看的那兩人渾身發毛。

  “林大人斷桉如神,此人竟欺瞞我等,差點陷北少林于不義,還好他已經伏誅。”

  心湖大師松了口氣,人死了就好,這樣也算是死無對證,至少不會牽連到北少林頭上,更不會讓少林絕技流落在外。

  “哼,還不把他的尸體帶走,到了山下,梟首示眾。”林浪一副怒氣沖沖的模樣。

  王五扛著單鶚的尸體下山了,林浪轉身一臉遺憾的說道:“本來還想問問百曉生,這次的兵器譜前十都有誰,本官好去切磋一二,現在真是太遺憾了。”

  “要不北少林編纂一個新的兵器譜吧,你們不是江湖泰斗嗎?”

  心湖大師眼角狂跳:“不敢。北少林可不像百老先生那樣知曉許多武林秘聞,也排不出公正的榜單。”

  這個錦衣衛指揮使太壞了,如果北少林真的應下了這件事,那到時金錢幫、日月神教,包括其他對榜單不滿的江湖人,豈非都會記恨北少林?

  哪怕是大家認為榜單很公正,金錢幫和日月神教等也會認為是北少林在挑釁雙方爭斗,說不定就會聯手先對付北少林。

  這件事做好做壞都沒好處,絕對不能答應。

  “行了,大家都散了吧。這次的事兒是心鑒和尚與百曉生分贓不均,與北少林無關。”

  “北少林不過幾百個半路出家的和尚,不可能都是心鑒和尚這種江湖惡人。”

  心湖大師:“???”

  為何他感覺這個錦衣衛指揮使似乎在刻意的針對北少林,這是朝廷的意思嗎?

  他才代管北少林幾天啊,北少林的江湖聲望就要跌落一大截了。

  看著林浪等人離開,心湖大師與心眉大師坐在一起。

  “這次我北少林會成為江湖笑柄,聲望大跌。”

  “不過這也是一個機會,我們正好可以退讓,將金錢幫勢力繼續壯大。”

  “不久之后,金錢幫和日月魔教必有一戰。”

  心眉大師反問道:“可如果他們趁機吞并一些我北少林的地盤、產業,我們也要退讓嗎?”

  心湖大師咬著牙:“退讓。”

  預先取之,必先予之。

  曾經北少林還封山過不止一次呢,結果當時那些勢力龐大的門派,現在不都消失了嗎?倒是他北少林,依然屹立不倒。

  沒有新的兵器譜也沒關系,之前這個兵器譜,一樣可以用來挑起金錢幫與日月魔教的爭斗。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但這還不夠,他們要的是一死一傷。

  ……

  山下,錦衣衛的營帳里。

  林浪取出一顆藥丸送入躺在地上的單鶚的口中。

  本來看著已經氣息全無的單鶚竟然片刻之后又有了呼吸,只不過還是很虛弱。

  林浪渡了一些真氣過去,單鶚終于轉醒。

  他正要逃走呢,卻發現自己被點住了穴道。

  “我怎么沒死?你們要干什么?”

  林浪笑瞇瞇的說道:“七巧書生據說博聞強記,你盜走了那么多北少林的絕技,必然已經背下來了。”

  “把那些秘籍都寫下來,再加上你自己的武學傳承交出來,本官可以不殺你,否則本官會讓你生不如死。”

  第二天一早,王五來到林浪的營帳:“大人,單鶚都交代了,人也已經梟首示眾。”

  林浪欣賞的看著王五,果然懂他的意思。

  他說不傻,手下可以不聽話嘛。

  王五將袖子里綁著的袖里箭解下來:“大人,這個還給您。”

  “你留著吧,機靈點的話,就算是宗師遇上你也是他死,今天的事情,做的不錯。”

  干掉百曉生,讓北少林幫忙背個鍋,順便又得到了些少林絕技,這趟來的太值了。

  不過他這人有強迫癥,少林七十二絕技,他才得到這么點,那怎么行?

  必須再努努力,把這七十二絕技都集齊了。

  王五大喜:“多謝大人。還都是大人指點的好。”

  “大人,咱們就這么走了?怎么沒再抓一些北少林的和尚?”

  林浪白了王五一眼:“你是不是以為北少林就你見到的那些人?還有許多高手在暗處沒出來呢,真要是惹急了,他們未必不敢動手。”

  他在北少林,隱隱感覺到了數股強大的氣息,真不愧是天下最頂尖的門派。

  得做好萬全的準備,才能再來對付。

  或者等他實力更進一步,超越了大宗師的時候,再來收拾北少林。

  這七十二絕技,就先寄存在少林藏經閣,以后一定來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