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159章 我真小人,專克偽君子
  林浪的護體罡氣剛冒出來就被打的崩潰,但朱無視的得意一瞬間就消失了。

  他仿佛聽見了鐺的一聲,就像是打在了鐵板上一樣。

  怎么可能?

  天罡童子功的護體罡氣不是被他打散了嗎?

  難道說,林浪還有其他橫練武學?

  在朱無視打中林浪的一瞬間,林浪也一掌拍在了朱無視的心口。

  噗~~~

  朱無視噴出一口血,整個人萎靡在地。

  他逆轉了經脈,打出最強的一掌,竟然還是被林浪擋住了。

  此時體內的毒性發作,他的真氣也幾乎耗盡,沒有活下去的可能了。

  林浪居高臨下的看著朱無視:“是不是以為沒有金剛不壞神功,就可以很輕易傷到我?”

  “你調查我的情報中難道沒提到我最開始練的武功是金身童子功嗎?”

  朱無視滿眼的難以置信:“金身童子功怎么可能有如此強的防御力?”

  就金身童子功的等級,連他普通一掌都擋不住。

  “當然是我天賦異稟,所以這金身童子功打破了極限,你這種庸才是不會理解的。”

  “你一個皇子,喜歡了兄弟的未婚妻沒什么,你看龍嘯云就比你聰明的多,直接讓兄弟把未婚妻讓給他。”

  林浪對朱無視十分鄙夷,你這么會演戲,怎么就沒將人騙到手呢?

  不過想想古三通的性格,誰耍誰還不一定呢。

  到現在朱無視還覺得金剛不壞神功只有童子身才能練,且一生只能用五次,第六次就會爆體而亡。

  古三通是能耍了朱無視,但是臉皮沒有朱無視這個偽君子厚。

  林浪就不一樣了,真小人專克偽君子!

  朱無視癱在地上:“我已經要死了,你能告訴我素心葬在哪兒了嗎?能否將我也葬在那里?”

  林浪搖搖頭:“你,我可以埋了,但素心又沒死,以后埋哪兒她自己決定。”

  “你若是將吸功大法和你藏起來的情報等給我,我可以讓她來你的墳前看看你。”

  朱無視懵了:“她不是死了嗎?”

  林浪鄙夷的看著朱無視:“人在我手里,曹正淳怎么知道她死活?我不過是不想把人給他,所以隨口騙他的。”

  “另外的兩顆天香豆蔻,都在我手里,一顆原本是太后收藏,一顆是云羅郡主收藏,云羅都給我了。”

  “你一直滿天下的尋找天香豆蔻,想不到這個就在皇宮里吧?如果你拒絕,那我就將素心送去跟曹正淳合葬。”

  朱無視:“你,卑鄙!”

  林浪有這種實力,怎么做事還如此卑鄙?

  他無法想象自己心愛的素心被送去跟曹正淳這種閹人合葬的場景,那樣他會生不如死。

  “在城西的云錦成衣鋪,后院的枯井里進去,有個密室,你要的東西都在那里。”

  “你必須救活素心,告訴素心,本王愛她,本王想救活她,讓她做皇后。”

  林浪忽然說道:“那你覺得她愛你嗎?她知道你讓古三通一直替你背黑鍋嗎?你又知道她給古三通生了個孩子嗎?”

  朱無視嘴里發出嗬嗬的聲音,童孔開始放大。

  林浪幾具尸體上都翻找了一下,除了鐵爪飛鷹,其他人身上竟都沒有銀票。

  有錢人出門都不帶錢嗎?

  都不帶錢,我怎么賺錢?

  正想繼續搜呢,忽然門外傳來二檔頭的驚呼聲。

  “門口的守衛呢?不好,天牢肯定出事了!”

  當二檔頭帶人沖進來的時候,正看到林浪抱著曹正淳的尸體,一臉的悲傷。

  “林僉事,怎么回事,督主他……”

  林浪擠出一個憤怒的表情:“鐵爪飛鷹是朱無視的人,他協助朱無視越獄,被督主阻攔。”

  “結果督主和朱無視同歸于盡,我也被朱無視打傷,沒能救下督主。”

  二檔頭大吃一驚:“大檔頭,不,鐵爪飛鷹是朱無視的密探?難怪督主讓我去他的住處搜查。”

  “林僉事,這件事是不是得盡快進宮跟陛下匯報?我們一起?”

  雖然他沒參與其中,但東廠現在沒人了啊,他跟林浪一起去,陛下肯定會以為他也做了許多事,肯定能分一些功勞。

  林浪站起身:“讓人把尸體都收斂了吧,我們去面圣。”

  御書房。

  大明皇帝看著林浪,眼底閃過掩飾不住的驚喜之色。

  朱無視造反,曹正淳力敵朱無視同歸于盡,這個結果實在是太完美了。

  他一下子就除掉了兩個心腹大患。

  如此他就可以收攏皇權,真正做到親政了。

  “林浪,你此次配合曹正淳擊殺造反作亂的朱無視,功勞不小,朕當好好賞你。”

  “不過朕已經得到消息,十鎮總兵正帶兵來京城,你可有解決辦法?”

  西廠劉喜說要派人將那十鎮總兵暗殺掉,但他覺得不妥,那樣大明的邊軍可就亂了。

  林浪拱拱手:“陛下可下旨申斥,罰他們一些俸祿,同時繼續讓他們當總兵,回去鎮守邊鎮。”

  “他們一定是被朱無視所脅迫,可告知他們過去的罪責,既往不咎,他們群龍無首的情況下,必會乖乖的回去。”

  之前十鎮總兵反叛,是在朱無視的帶領下,可以打著清君側的旗號。

  可現在朱無視和曹正淳都死了,他們起兵的借口沒了,許諾他們好處的人也沒了,靠他們各自的八萬大軍,怎么反叛?

  不如回去繼續舒舒服服的當個總兵,他們反正也不是靠俸祿過活。

  等到穩住了這些人之后,可以慢慢的秋后算賬嘛。

  過去的事情既往不咎,他就不信那些人未來就不再貪墨軍餉了。

  大明皇帝眼睛一亮,他也想明白這么做的好處。

  “想不到你不但武功高強,還如此聰慧,這個辦法不錯。”

  他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東廠現在群龍無首,西廠已經崛起,那西廠的廠督劉喜,不會變成下一個曹正淳吧?

  可若沒有這些閹黨,那些文官肯定會聯手把持朝政,滿口仁義道德,滿口孔孟之道,從而讓他這個皇帝的命令很難推行。

  而且天下的稅收等,依然會很難,文官雖然不會明面上貪腐,但他們每年都會收冰敬、碳敬、生辰綱之類的孝敬,這個遠超他們的俸祿,而且還都認為這是合理合法的。

  收了那些孝敬,他們也未必就一定會給下面的人辦事,但如果誰沒送,就是不懂事了,肯定會被攻訐,年終考評也必然是下等。

  別說升官了,能保證不降級都算是好的。

  所以東廠和西廠必須繼續存在,他才能知道哪些朝臣不忠皇權。

  但沒了曹正淳的東廠恐怕斗不過西廠,那就再加上一個錦衣衛好了。

  讓林浪來與劉喜競爭,繼續維持權力的平衡。

  而且沒了護龍山莊,也需要錦衣衛來治理江湖,前幾日那些江湖高手要進宮,還是林浪帶人攔住的,這種事兒絕對不能再發生。

  “林浪,朕今日就封你做錦衣衛指揮使,賜蟒袍玉帶,黃金萬兩,絹、絲、錦各五匹……”

  “以后江湖上的事情,朕就交給你處理了,若有急事,可隨時入宮匯報。”

  離開御書房的時候,林浪臉上掛著澹澹的微笑。

  要不是曹正淳太著急,激怒了朱無視,他會繼續等,等到十鎮總兵都來到京城,開始逼宮之后,才將朱無視殺掉。

  那樣就不只是平叛之功,還有救駕之功,會讓大明皇帝更加感激。

  到時候封個公侯,有權又有閑多好。

  不過現在也還行,錦衣衛指揮使終于是到手了,以后錦衣衛的升遷,就是他說了算,他也可以好好將錦衣衛改造一下,徹底變成他的人。

  很多事情,錦衣衛處理起來比日月神教處理要更方便。

  他以后做一些事情,也會代表朝堂的態度,收拾那些江湖門派也就更容易了。

  離開皇宮后,二檔頭,不,現在是東廠大檔頭,兼掌刑千戶,也是一個正五品的官兒了。

  “林大人,恭喜恭喜,這次高升,簡直是眾望所歸。”

  林浪笑呵呵的說道:“同喜。現在回去安排一些事情,讓那些邊鎮總兵回去。”

  “你也該去見見你們的新廠督了,若有需要,可以來找我。”

  現在這個東廠掌刑千戶,就是他安插在東廠的釘子。

  回頭要是不聽話,就喂一顆三尸腦神丹好了。

  以前是東廠壓著錦衣衛,甚至監管著錦衣衛,連錦衣衛的升遷,都要曹正淳點頭。

  但以后東廠還敢伸手,他就剁了對方的爪子!

  回到錦衣衛指揮使司,所有人都過來恭喜。

  “大人,屬下就知道這指揮使的位子早晚是您的。”王五大聲說道。

  賈六給林浪倒著茶水:“要我說現在都有點晚了,要是大人早當指揮使,哪兒有這么多事兒。”

  兩個指揮同知也都過來了,向林浪表忠心。

  昨天林浪還是他們的下屬呢,雖然他們也不敢管林浪的事兒,但林浪也管不到他們。

  可這一轉眼,林浪就跳到他們頭頂了。

  指揮使的位子,兩個指揮同知都盯了好久,沒少給曹正淳拍馬屁,也沒少送禮,可他們倆爭來爭去,卻沒想到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行了,都該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你們兩個同知,以后帶人好好做事,也好好練武,咱們錦衣衛可是要處理江湖事。”

  讓這兩個同知帶人去調查江湖上的事兒,但朝堂這邊他也不會放過。

  “王五,你負責繼續監視朝堂,賈六,你通過內千戶所,監視宮墻內的事情,順便監視一下東西兩廠。”

  賈六驚訝的看著林浪:“大人,怎么又冒出來一個西廠?”

  皇帝這是怎么想的,一個東廠就怨聲載道了,現在又弄了一個西廠出來?

  林浪嗤笑道:“因為他信不過東廠,所以弄了個西廠,相互制衡,不過這個西廠廠督劉喜也是司禮監秉筆太監之一,武功同樣很高,你們不要招惹。”

  “東廠新的廠督叫萬喻樓,實力也極強。監視的時候,一定要小心。”

  “雖然旨意上說讓我們錦衣衛只管理江湖,但咱們也可以主動幫東西兩廠分擔一下嘛,你們說呢?”

  王五和賈六同時躬身:“大人英明。”

  “大人,我們兄弟二人實力太弱,要不要將劉千戶調過來幫忙,免得我們耽誤了大人的事兒。”

  林浪點了下頭:“難得你們還知道自己實力不行,那還不好好去練功?下個月,都給你們尋一個大官家的子女做妻子。”

  他沒兒子,但手下聯姻也是一樣的。

  得好好看看,哪兩個文官比較聰明,他們女兒漂不漂亮并不重要,娶妻娶賢嘛。

  王五和賈六不喜歡,可以納妾啊。

  劉正風確實該升官了,但沒必要調到京城,擔任個鎮撫使,巡視其他千戶所就行了。

  其他的人升遷,那就看這次升官之后那些人有多懂事了。

  當上指揮使,他花錢的地方就更多了,得努力的貪更多的錢才行。

  等人都出去了,他才盤坐在椅子上,開始慢慢療傷。

  朱無視最后一掌,雖然看似完全被他擋住了,但還是受到了一些內傷。

  “護體罡氣如果被破掉,我的童子金身防御力還是不夠強。”

  “融合了那么多橫練武學的逆·金罡童子功,也只是能讓我筋骨皮足夠堅韌,內腑差的還遠。”

  “遇上朱無視這種,我還是會受內傷。看來那門武功,得盡快去弄到手了。”

  宿主:林浪。

  真氣:二百二十一年(特性:速度,毒)。

  武學:逆·金罡童子功(橫練·絕世神功,圓滿);金剛不壞神功(武林絕學,大成);逆·辟邪劍法(武林絕學,圓滿);逆·吸星大法(武林絕學,圓滿);逆·葵花寶典(武林絕學,大成);逆·五毒真經(江湖絕技,圓滿);漫天花雨(暗器·江湖絕技,圓滿);大嵩陽掌(江湖絕技,大成);逆·阿鼻道刀法(武林絕學,大成)。

  境界:大宗師后期(領悟速度之意,金剛之意)。

  “可惜這次沒能吸到朱無視的真氣,否則我的真氣最少能提升一倍以上。一會兒去他說的那個成衣鋪看看,若是能得到吸功大法,我的逆·吸星大法也許能打破極限。”

  從逆·金罡童子功中,他領悟了一種新的武道真意,實力也再次增長了許多。

  如今他要苦練的就是金剛不壞神功、逆·葵花寶典和逆·阿鼻道刀法。

  這三門武學能夠突破,他的境界必能達到大宗師巔峰。

  別人都很難領悟不同的武道真意,會相互沖突,影響未來。

  但林浪發現,他完全沒這方面的困擾,可能這種沖突也被系統逆轉了吧。

  服用了東廠秘制的回天丸,林浪感覺自己的傷勢幾天就能徹底痊愈。

  不過就算是他現在有傷,再對上朱無視,他也依然有信心獲勝。

  跟朱無視打這一次,他對自身武道有了更深的理解。

  朱無視的底牌只有吸功大法,而他的底牌更多。

  云錦成衣鋪。

  林浪走進來,掌柜的馬上熱情的迎上來:“這位客官想要買什么衣服,我們這兒什么料子都有,包括大宋的蜀錦、蘇繡,肯定讓您滿意。”

  林浪抓住掌柜的手:“什么,去后面看料子,走吧。”

  店小二愣了一下,掌柜的怎么把人帶去了后院,后院有料子嗎?

  掌柜的被林浪捏住脈門,根本不能反抗,乖乖的“領著”林浪來到了后院。

  “你是什么人,要干什么,這里可是京城,我要報官了!”

  林浪隨手一點,掌柜的就被點住了穴道。

  “我來拿朱無視留下的東西,你要是想活就老實一點,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朱無視已經死了,你可還有家人。”

  掌柜的馬上閉嘴了,他眼睜睜的看著林浪跳入后院的枯井。

  林浪在枯井下落一半的地方,看到了一個隱藏的石門。

  輕輕推開,鉆了進去。

  里面燃著油燈,卻并不覺得悶,還有其他通風的地方。

  一面墻的架子上,擺滿了各種檔桉。

  都是那些朝中大臣的重罪,而這些人,也都是投靠朱無視的朝臣。

  “這倒是省了我不少的麻煩,以后可以讓這些朝臣幫我辦一些事情了。”

  隨意的翻看了一會兒,林浪將這些都放到一邊,打開了一個箱子。

  這個箱子里,放著一個名錄,是護龍山莊所掌握的那些密探的名錄。

  “這二十年,朱無視還真沒閑著,居然在大明江湖各個大派都有安插了密探,甚至還派去了大隋、大宋等名門大派之中,野心還真大。”

  不過他沒找到聯系方式,看來要重新啟用密探還要費些功夫。

  知道了這些人原本的身份和在那些門派的化名、身份,想要聯系上也不難。

  包括皇宮里,都有朱無視的人。

  但這一切,都不如在箱子底下的那本秘籍讓林浪開心。

  吸功大法!

  傳自天池怪俠的神功,林浪坐在椅子上,快速的翻看著。

  不得不說,吸功大法確實比吸星大法更加的高深,吸收的真氣煉化也更加容易。

  而且可以推斷出對方的真氣運轉路線,從而推測出對方的內功心法,這點是吸星大法所不具備的。

  但吸星大法可以將真氣儲存在竅穴之中,這也是吸功大法所沒有的優勢。

  “這兩門武學結合起來,必然能更上一層樓。”

  將吸功大法收起來,林浪滴咕著:“這么多情報資料,我一個人處理得多長時間,得找個人來幫我干活啊。”

  “上官海棠就不錯,不但聰慧,還擅長這個,尤其是長得也養眼。”

  “我讓朱無視不再坑她,她以身相許也是應該的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