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149章 你喜歡的背刺與我喜歡背刺可不一樣
  東廠。

  曹正淳看著林浪,滿眼的欣賞之色:“林浪,這次你立下大功。雖然跑了金九齡,平南王也對你有不滿,但瑕不掩瑜。”

  “陛下又賞賜了你不少的財物,你可要記得皇恩浩蕩。”

  林浪:“一定是督主在陛下面前替我美言,屬下感激不盡。”

  曹正淳對林浪更加滿意了,有能力,又不居功自傲。

  雖然武功比不上飛鷹等人,但確實能獨當一面。

  “你升官太快了,很多人都眼紅,但那些人都比不上你。下次再有功勞,咱家保你能當上錦衣衛同知,未來那指揮使的位子,也一定是你的。”

  “你有什么想要的,說出來,咱家也得好好賞賜你。”

  林浪心說這還用你保證?我自己也能升上去。

  問題是你說的未來,是多遠的未來?

  等你殺了朱無視,當上九千歲?

  “多謝督主。聽聞東廠收錄了不少武功絕學,屬下可以去看看嗎?”

  曹正淳微微皺眉:“林浪,咱家傳你的天罡童子功你練的怎么樣了?”

  “武學之道,并非學的越多越好,門門稀松不如一門精通。”

  他就是苦練天罡童子功,才有了如今的實力,也才能執掌東廠,招攬了這么多得力的手下,權傾朝野。

  就像是少林七十二絕技,有誰都練了嗎?

  那些少林高僧,也都是挑選一兩門修煉,多的也不過三五門,否則會因此分心,達不到最高的境界。

  “督主的話屬下當然懂,只是想參考一下,夯實自己的基礎。”

  “天罡童子功防御驚人,但招式方面不夠強,屬下又不像督主這般,精通拳腳,所以想要彌補一下,將來也能幫督主更好的對付鐵膽神侯。”

  曹正淳想了想:“你有這個心咱家就很高興了。你說的也對,那讓小么子帶你去看看吧。”

  “給你兩個時辰,選好了就出來,切忌貪多,容易走火入魔。”

  “若有不理解的,可以來問咱家。”

  曹正淳的義子小么子帶著林浪走進一間密室:“林僉事,義父對您還真是看重,哪怕是大檔頭都沒進過這里。”

  不過想想義父將完整的天罡童子功都傳給林浪了,還有什么比這更大的恩寵嗎?

  他這個義子學的天罡童子功,都少了金剛護體這一絕招。

  義父說他暫時用不到,等什么時候突破到宗師之境,再學這最后一招。

  也不知林浪的天罡童子功練得怎么樣,小么子總覺得林浪會入宮,也成為義父的義子,跟他搶奪東廠的繼承權。

  林浪沖著小么子拱拱手:“多謝帶路,都是督主照顧。”

  這個小太監是什么眼神,把他當成競爭對手了?

  呸!

  你們這些太監喜歡的背刺和老子喜歡的背刺可不一樣。

  之前在百靈縣百戶所的時候,林浪就知道錦衣衛有個武庫,里面收錄了許多武功。….可當上千戶之后才知道,錦衣衛的武庫連一門江湖絕技都沒有,當初東廠成立的時候都收走了。

  他也在想,東廠的武庫中,除了天罡童子功,就沒有其他有缺陷的武功了嗎?

  進入房間,里面收錄的武功并不多,遠不如黑木崖的功法閣。

  但所收錄的武功,最次都是一流武功,還有一些江湖絕技。

  其中有一些他看過,甚至還有是他送來的,一本本的翻看之后,林浪失望了。

  “功法倒是不少,可怎么就沒有那些有缺陷,且可以速成的呢?”

  也許東廠曾經得到過,但最終都被舍棄掉了吧。

  畢竟對曹正淳來說,他有天罡童子功,就不需要其他強橫的武學了。

  嘆了口氣,他翻看著那些掌法、拳法等武功,強化自己的空手招式。

  兩個時辰后,林浪開門出來。

  小么子笑著問道:“林僉事,可選到了中意的武功?是不是覺得那些武功,都不如義父傳你的神功?”

  林浪:“是啊,不過也算有一些收獲,希望我的武功能早日突破,將來可以為督主辦更多的事兒。”

  雖然他沒找到一些有缺陷的武功,但也記下來了一些有意思的武功秘術。

  比如黑衣箭隊的鎖天箭陣修煉之法,這個他覺得不錯,可以將來傳給錦衣衛,自己培養一個錦衣箭隊出來,宗師以下,無人能擋。

  就算是宗師,若是身法不行,也會死于箭陣之下。

  除了這個,還有鐵爪飛鷹所擅長的鐵爪功、飛鷹身法,二檔頭所擅長的流星逐日身法,疊浪掌法等。

  看來東廠那些檔頭的武功,這里都有收錄。

  這倒是讓他對其他人的武功實力,有了更清晰的判斷,且想到了更加簡單的破解之法。

  小么子一邊帶著林浪往外走,一邊似是隨意的說道:“林僉事,沒事不要去找云羅郡主,她對東廠,對督主有很大的偏見,小心她遷怒于你。”

  “好,多謝提醒。”林浪一副感激的模樣,其實內心十分不屑。

  云羅郡主看不起你們這些死太監,但見到我可不一樣。

  她可以抽你們,我可以抽她。

  回到錦衣衛指揮使司,心情不錯的林浪,還指點了一下王五和賈六等人的武功。

  兩人聯手進攻林浪,但一刻鐘的時間,真氣都快耗盡了,卻連林浪的衣角都沒沾到一下。

  “行了,你們兩個進步的比我預想的更快,可以算的上是大師巔峰了。”

  “不過你們也不要驕傲,同樣是大師巔峰,你們比那些經常殺戮的宗門高手還差得遠呢。”

  切磋與生死相搏畢竟不同,所以許多剛闖蕩江湖的大宗門弟子,很多都會在一些境界不如自己的人手中吃虧。

  “這次你們也算立了功,我已經跟曹督主說過,提拔你們做副千戶,三五天任命就能下來。”….“你們兩個要繼續努力,千萬別給我丟人。”

  王五跟賈六都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多謝大人,屬下永不負大人。”

  林浪揮揮手:“說的好聽有什么用,要看你們怎么做。你們的刀法還不錯,再傳你們一門掌法,好好練習。”

  得多培養幾個出色的下屬出來,這樣以后他就可以躺平了。

  有事兒吩咐下屬去做就行,不必什么事兒都他去忙。

  都當大官了,還那么累干嘛?

  只可惜王五和賈六的天賦太一般了,也就是忠心和眼力價不錯,以后還得找幾個天賦高的下屬培養。

  “大人,有個事兒還要跟您匯報。曹督主好像派了人,在江湖上扇動其他門派的高手,去抓最近犯下許多殺戮的歸海一刀。”

  “歸海一刀是不是瘋了,他大鬧了北少林之后,又去殺了武當派掌門,但被斬斷了右臂。”

  林浪抬起頭:“你說沖虛道長被殺了?!”

  他當時只是將沖虛道長加進去,希望歸海一刀能夠招惹到武當派,沒想到歸海一刀這么給力。

  “是啊,大人。武當和北少林聯手,號召天下正道圍剿歸海一刀,甚至還有人叫囂著讓護龍山莊把人交出來。”

  “聽說不只是北少林和武當派,還有一些江湖正道高手,也死于歸海一刀的刀下。”

  “但我們看過地圖,有些人死亡時間差不多,地點卻相隔數百里,歸海一刀的輕功再強,也不可能來得及,除非有分身術。”

  林浪手指敲著桌子:“行,我知道了,還有其他事情嗎?”

  賈六想了想說道:“曹督主借口金九齡不可信,要徹查刑部曾經處理的一些桉件,恐怕要牽連刑部一些官員。”

  “一些曾經跟金九齡交好的官員,也人人自危。鐵膽神侯那邊不知為何,也沒有開口保他們。”

  林浪知道為什么,因為他以曹正淳的身份送過去的那封信,朱無視擔心素心的死活,所以才退讓。

  但朱無視不會一直退讓的,權力和女人朱無視都想要,當只能得到一個的時候,他也想看看朱無視會如何選擇。

  “行了,如果上官海棠出現,第一時間告訴我,都去休息一下,回家只有也別就知道喝酒睡覺,抓緊時間練武,爭取早日能獨當一面。”

  兩人離開后,林浪熘達著出門。

  閑來無事,飄香閣聽小曲兒去。

  歸海一刀這次犯了眾怒,就算是朱無視也護不住,除非朱無視暴露自己的全部實力,那么當年的謊言也將被戳穿。

  而且會鬧得江湖大亂,他也會被朝廷苛責。

  朱無視一個人,能奪下皇位嗎?

  就算是能,各地也會出現許多勤王的義軍,所以朱無視絕對不會這么選擇。

  “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就是讓歸海一刀永遠閉嘴,就像是段天涯一樣。”….“這么看來,朱無視馬上就一個義子都沒有了,連曹正淳這個太監都比不上。”

  “不過是誰在冒充歸海一刀殺人?東廠的人嗎?”

  林浪知道東廠有個檔頭叫千面郎君,武功一般,但擅長易容術,偷襲應該能殺一些人。

  但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人。

  曹正淳現在也終于知道江湖勢力的重要了,借助江湖力量對付朱無視,這倒是個聰明的選擇。

  但曹正淳恐怕不知道,日月神教只聽林浪的,根本不會聽東廠的。

  之前做的那些事,也都是對林浪和日月神教都有好處才做的。

  等到任我行出關,他就再給曹正淳一個大大的驚喜。

  ……

  一處山洞里,上官海棠看著虛弱的歸海一刀:“你為什么就是不聽我的,非要去武當?”

  沒有了右手,歸海一刀的實力十不存一,江湖上那么多高手在追殺他們,她真的沒有把握帶著歸海一刀逃回護龍山莊。

  尤其是正道都在追殺他們,即使僥幸逃回護龍山莊,也是將麻煩帶回去。

  歸海一刀擠出一個慘澹的笑容:“我為父親報了仇不是嗎?”

  上官海棠看著歸海一刀:“我問過伯母,你父親根本不是了空他們殺的。”

  “當初你父親是練了雄霸天下,導致入魔,狂性大發,殺了許多人。”

  “麒麟子、劍驚風和了空三人是你父親的好友,去勸阻他,但你父親竟想將他們也殺掉。”

  “伯母為了讓你父親不再造殺孽,也為了保護你,在你父親背后,用一把匕首刺穿了你父親的后心。”

  “當時根本沒有北丐幫幫主解風,也沒有武當派掌門沖虛在場,到底是誰告訴你他們是你殺父仇人的?”

  歸海一刀呆呆的看著上官海棠:“你說什么?我父親是我母親殺掉的?”

  “不可能,明明是你告訴我了空、沖虛他們是我殺父仇人,也是你告訴我父親留下的刀法雄霸天下在哪兒。”

  上官海棠看著歸海一刀:“我告訴你的?我之前都不知道你父親是怎么死的,到底怎么回事?”

  兩人對了一下之后,上官海棠咬牙切齒:“你被人騙了,也被人利用了,肯定是東廠做的。”

  “他們想讓你損害護龍山莊的名聲,牽連到義父身上,這次麻煩了。”

  歸海一刀面帶慘笑:“想不到我竟被利用了,海棠,你走吧,告訴義父,我的事情他不用管了,我會自己解決。”

  “東廠,曹正淳,我會殺了他。”

  上官海棠急了:“你現在右手都沒了,怎么可能是曹正淳的對手?跟我走,回去,義父會想到解決辦法的。”

  “我已經留下了聯系方式,很快會有人來接我們。”

  兩人還在爭執的時候,有人來到了山洞外,有規律的敲擊了六下石壁。

  上官海棠大喜:“有人來接我們了,走。”….“神侯交代,玄字一號密探速回天下第一莊,錦衣衛林浪最近做了許多惡事,護龍山莊需要你,否則朝堂將被曹正淳徹底把控。地字一號密探跟我走,暫時隱蔽起來,等傷勢恢復,再想辦法回去。”

  “如今到處都有人找你,京城那邊曹正淳也抓住不放,只能這么做。”

  上官海棠還想說什么,歸海一刀攔住了她:“聽義父的,我此時回去,確實會牽連護龍山莊。我也找個地方好好養傷,聽聞有一種左手的刀法,我會練成,將來還能幫助義父。”

  “好,那我在護龍山莊等你。”上官海棠也知道,此時別無選擇。

  上官海棠離開后,歸海一刀也跟著護龍山莊的密探離開。

  來到了一處樹林的時候,歸海一刀忽然問道:“我們這是去什么地方?”

  這明明是回京城的路,要隱藏起來,不應該躲的遠遠的嗎?

  大宋、大隋等都是很好的選擇,怎么會留在大明?

  正說著呢,忽然一個人從樹上落下,兩只鐵爪分別抓向兩人。

  歸海一刀馬上大喊:“你先走,我攔住他。”

  鐵爪飛鷹,東廠大檔頭,他怎么會在這里埋伏?自己的行蹤怎么會暴露的?

  可他話音剛落,就被旁邊的護龍山莊密探一掌拍在后背。

  歸海一刀努力閃躲,但還是眼睜睜的看著鐵爪勾住了自己的琵琶骨。

  “是義父要殺我?!”

  護龍山莊絕對不可能有東廠的密探,那么就只有一種可能,自己被鐵膽神侯賣了。

  鐵爪飛鷹沒有回答,只是快速出手,將歸海一刀的喉嚨掐斷。

  “你知道了又如何?給護龍山莊和神侯帶去了這么多的麻煩,你不該死嗎?”

  旁邊的密探看著鐵爪飛鷹:“我任務完成了,告辭。”

  但他忽然發現自己的腹部,穿過一只鐵爪。

  為什么?神侯不是答應了,他除掉歸海一刀這個叛徒,就讓他當地字一號密探嗎?

  鐵爪飛鷹甩掉鐵爪上的血跡:“這種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殺護龍山莊的密探了,但這一次,他的心里還是產生了一些波瀾。

  神侯除掉曹正淳之后,真的會重用他嗎?

  神侯會愿意他這個知道這么多秘密的人活著嗎?

  他不知道答桉,但他已經沒有選擇了。

  只希望自己能賭贏。

  ……

  護龍山莊。

  朱無視看著萬三千:“萬兄,這次出去,生意處理完了?”

  萬三千笑了笑:“還好,已經完事。神侯最近如何,可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他也聽說了,最近朱無視沒少在曹正淳手中吃虧,所以回來之后,第一時間來找朱無視聊聊天。

  雪中送炭,才能讓朱無視對他更加感激,答應將上官海棠嫁給他。

  朱無視點了下頭:“確實有事情要麻煩萬兄。曹正淳手下的林浪,最近助紂為虐,讓曹正淳勢力變得更加龐大。”

  “萬兄不是說幫本王解決掉他嗎,不知什么時候能完成?”

  “如果萬兄幫本王解決掉他,本王在這里承諾,會選個黃道吉日,讓海棠與你完婚。”

  萬三千直接站起來:“神侯此言當真?海棠可曾答應了?”

  朱無視放下茶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是我義女,為人孝順,我答應了,她就不會反對。”

  “萬兄不想娶她嗎?”

  萬三千轉身往外走:“神侯記得許下的承諾,明天這個時候,林浪的人頭就會送到神侯府上。”

  青衣樓不愿接殺林浪的任務,那他就讓自己的手下來辦。

  那么多江湖人都欠他人情,看來這次只能說動湘西四鬼出手了。

  他們四人聯手,就算是大宗師也不懼。

  區區林浪,手到擒來。

  看著萬三千激動的樣子,朱無視臉上浮現了澹澹的微笑。

  萬三千這個大明首富娶妻,聘禮一定不會少,軍費的事情也能一起解決了。

  “林浪,你屢次跟本王最對,這次你絕無生路!”

  96.

  窮四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