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111章 劉鎮撫使失蹤,跟我林浪有什么關系?
  一群錦衣衛都跟著林浪沖過去,路上也確實發現了一些痕跡,可都是在林浪的指點下發現的。

  追了半個時辰,林浪看一些人已經跑不動了,這才停下腳步。

  “劉鎮撫使的輕功還真是快,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就沒影了。”

  “王五,安排幾個人陪這幾位兄弟繼續找,萬一劉鎮撫使需要幫忙呢?”

  王五眼珠一轉,大聲說道:“千戶大人,鎮撫使大人武功高強,如果他都對付不了的人,我們兄弟去了不是幫倒忙么。”

  “也許鎮撫使大人已經抓到了人,去了附近的百戶所休息了呢?”

  王五一看就知道林大人根本沒打算找劉鎮撫使,否則以林大人的輕功,怎么會追不上?

  既然不打算找,那他費那心干什么?

  面上能過得去就行,何必勞累兄弟們。

  林浪訓斥道:“王百戶,我們身為錦衣衛,在其他兄弟遇上危險的時候,一定要同心協力。”

  “若是劉鎮撫使已經抓到了人,我們也可以幫忙押送,這種事兒不能叫劉鎮撫使自己做吧?”

  然后他又小聲說道:“蠢貨,幫著劉鎮撫使押送犯人,不也是功勞?而且劉鎮撫使抓住人后,第一個見到的就是你,我再幫你說幾句好話,你還不升官?”

  王五恍然大悟:“大人,我這就帶人繼續尋找劉鎮撫使。”

  劉雄帶來的幾個錦衣衛也聽到了林浪的話,馬上大聲說道:“就不勞煩王百戶了,我們兄弟幾個去幫鎮撫使大人就行。”

  立功的機會,能讓給平陽府千戶所的人嗎?

  任憑王五如何說要幫忙,他們都拼命的推脫,王五這才“遺憾”的帶人離開。

  他內心暗暗嘲笑那幾個傻子,還真以為這是好事?

  真要是好事,大人會當著你們的面說出來?

  會不攔著你們,讓我去立功?

  回到馬車旁,王五招呼一聲:“都起來了,我們繼續趕路。”

  “對了,那幾匹馬是鎮撫使大人送給千戶大人的禮物,都帶上。”

  這幾批可都是千里馬,一匹最少值千兩銀子,反正劉鎮撫使都失蹤了,這里林大人最大,當然歸林大人所有。

  林浪看王五更加滿意了,多懂事的下屬啊。

  等他升了鎮撫使之后,必須提拔。

  這次他要升鎮撫使已經穩了,他親手挖了個蘿卜坑出來,誰還能擋他的路?

  在東廠,肯定會有人想要說他的壞話,他也早有準備。

  這件事,曹正淳也一定會懷疑,但他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尸體都化為膿水了。

  就算是曹正淳當面問,他也會大聲說:“劉鎮撫使失蹤,跟我有什么關系?”

  “好了,出發吧。”林浪一揮手,鉆進馬車里,繼續參悟著嵩山派的武功,提升自己的武道。

  在王五的指揮下,大家回去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

  可別讓那幾個傻子反應過來,一會兒再回頭找他們。

  無論是要馬還是讓他們幫忙尋找劉鎮撫使,王五都不樂意。

  ……

  京城,護龍山莊。

  朱無視輕輕用茶盞的蓋子撥動茶葉:“算算時間,劉雄應該追上林浪返回了,還沒有消息傳嗎?”

  上官海棠搖搖頭:“沒有。”

  “不過沒有消息,也算是好消息。”

  上官海棠是看不上劉雄這種人的,實力不怎么樣,偏偏貪得無厭,而且還總擺出一副大官的姿態。

  雖然劉雄是從四品,可在京城算什么大官?

  就算是一品官,也從來不被上官海棠看在眼里,她眼中只有義父這種一心為公的官。

  朱無視點了下頭:“沒錯,沒有消息,也是好消息。”

  策反了劉雄之后,他才知道為什么曹正淳會如此看重林浪,原來是林浪給曹正淳出了這么一個主意。

  扶持江湖門派,管理大明江湖。

  難怪最近大明江湖這么亂,曹正淳如此賣力的上躥下跳。

  若是真的讓他們成功了,護龍山莊花了二十年建立的優勢,將瞬間化為烏有。

  不過既然讓他知道了這個計劃,那東廠就絕對不可能成功。

  先讓曹正淳得意去,他的一些布局也快完成了。

  到時候曹正淳就算是反應過來,也沒能力再阻止。

  朱無視笑呵呵的看著上官海棠:“海棠,你年紀也不小了,為父最近為你尋了一門好親事。”

  上官海棠愣了一下,臉色羞紅:“義父,您說什么?”

  難道說,義父看出來她喜歡段天涯段大哥了?

  段大哥聰明、冷靜,處事果斷,就像義父一樣,只可惜段大哥因為在霓虹學藝的時候,愛人柳生雪姬因他而死,所以發誓終身不再娶妻。

  不過義父開口,段大哥應該會答應吧?

  朱無視滿臉的慈祥,仿佛真是一個老父親一般:“海棠,這個人叫萬三千,是我大明第一富豪。”

  “雖然不懂武功,但為人風度翩翩,且有許多江湖上的高手都受過他恩惠。為父交給你管理的天下第一莊,實際上就是他的資助下成立的。”

  “他雖富可敵國,卻并不風流,一直未娶妻,你嫁給他,以后必定能享盡榮華富貴。”

  上官海棠臉色一變,怎么是萬三千?

  萬三千她見過,雖然有些風度,可長相比段大哥差遠了,歲數也比她大許多。

  并且不懂武功,那就是吃不了練武的苦,這樣的人她可沒興趣。

  她要嫁人,必須得是年輕俊俏,且武功上佳,心地良善之人。

  否則她寧可終身不嫁,一個人也不是不能過。

  “義父,海棠現在只想為義父分憂,不將曹正淳這種禍國殃民之輩鏟除,海棠不考慮嫁人。”

  朱無視勸說道:“海棠,曹正淳羽翼豐滿,不是一朝一夕能夠鏟除的,不能讓你為了為父的理想耽誤自己。”

  萬三千已經跟他表示過想要娶上官海棠,這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徹底拉攏萬三千,他就不再缺錢,而且還能有許多能人異士幫助,大業可成。

  若是不嫁,他與萬三千之間恐生嫌隙,對他可不利。

  上官海棠堅定的搖搖頭:“義父不要再勸了,海棠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徹底鏟除曹正淳,鏟除東廠。”

  “義父,海棠還要去盯著江湖上的消息,先下去了。”

  看著上官海棠離開,朱無視嘆了口氣,看來這丫頭是沒看上萬三千啊。

  他也知道上官海棠心高氣傲,一直想要找一個江湖青年才俊為夫,可這樣的人太難找了。

  甚至他也知道上官海棠喜歡段天涯,但這是他不允許的。

  手下的密探可以成為朋友,但絕對不能成為夫妻,那樣對他護龍山莊的管理可不利。

  不過雖然海棠沒看上萬三千,但至少萬三千還不知道,他還可以繼續利用萬三千,利用其人脈,利用其資產。

  成就大業之后,就算不把上官海棠嫁給萬三千,萬三千也只能吃這個啞巴虧。

  正想著呢,段天涯忽然走進來:“義父,剛收到消息,林浪回到平陽府了。”

  “路上他遇上了劉雄,但之后劉雄莫名失蹤,一直沒有任何蹤跡,恐怕是出了意外。”

  朱無視眉頭緊鎖,怎么回事,難道說他招攬劉雄的事情,被曹正淳知道了,所以下手除掉了劉雄?

  可招攬的事情非常隱秘,只有上官海棠和他知道,甚至段天涯都不清楚,曹正淳怎么會知道?

  難道真的是意外?

  劉雄身死,那么他好不容易在錦衣衛做的布局,又全部落空了。

  “當時有什么高手在他們附近嗎?”朱無視問道。

  段天涯搖搖頭:“沒發現任何宗師高手在附近出現,也許是我們的人沒盯住。”

  林浪是宗師,能在林浪面前抓走劉雄,必然是其中的頂尖高手。

  朱無視忽然又想到了一個可能,如果根本就沒有外人對劉雄下手呢?

  “好了,這件事你不必理會,去忙吧。”

  等段天涯離開之后,朱無視親自出門,在一個酒樓的包廂的花瓶下面,留下了一張紙條。

  ……

  東廠,大檔頭鐵爪飛鷹匆匆走進來。

  “督主,大事不好了。”

  曹正淳從桌上的奏折堆里抬起頭:“發生什么事了?”

  最近他的心情可非常好,尤其是林浪又連續給了他兩個驚喜。

  收拾了蒙元汝陽王府的郡主,殺了好幾個高手,為中原人報了仇。

  之后又滅掉了屢次以武犯禁的嵩山派,徹底覆滅了五岳劍盟。

  更貼心的是,林浪不但將嵩山派搜到的武功秘籍都讓人送來了東廠,還讓人將五岳劍盟的不少房契都送了過來,又能讓他賺一筆錢。

  只是該怎么賞賜林浪,他有些犯了愁。

  當初給林浪承諾的時候,林浪才不過是個百戶,他覺得林浪覆滅五岳劍盟的時候,給林浪升到千戶就行了。

  反正十四個千戶所呢,總能找到個不順眼的拿掉,換成林浪。

  可現在林浪因為之前立下的功勞,已經是千戶了,再往上升就只能是鎮撫使。

  他這兩天很勤勉的批閱奏折,也是想看看其他衛所是否有人可以拿下,把錦衣衛的鎮撫使平調過去,給林浪騰出位置。

  比如金吾衛、羽林衛、虎賁衛、府軍衛什么的,或者五軍都督府麾下的衛所都行。

  但插手五軍都督府的軍務,恐怕會讓陛下不高興。

  曹正淳的夢想只是當曹孟德那樣,權傾朝野之人,并非想要反叛。

  他一個太監,也做不了皇帝,更沒有親兒子,反叛干什么?

  本來就沒找到合適的機會就煩著呢,怎么鐵爪飛鷹又給他帶來了一個壞消息?

  鐵爪飛鷹躬身抱拳行禮:“督主,錦衣衛南鎮撫使劉雄失蹤了。”

  “在他失蹤之前,去見了平陽府千戶林浪。”

  曹正淳猛地鐵爪飛鷹:“你想說什么?”

  劉雄失蹤,這確實讓他不高興,但其實他對劉雄根本不在乎。

  那個位置,隨便誰都能頂上去。

  劉雄武功一般,計謀也一般,除了推薦林浪算是做的不錯,沒啥太大的功勞。

  錦衣衛完全受他東廠轄制,上下都是他的人,就算是換條狗在那個位置上,也一樣能做的不錯。

  鐵爪飛鷹低著頭:“督主,前兩天林浪不是上報了功勞嗎?可錦衣衛內沒有給林浪升遷的位置了。”

  “結果劉鎮撫使去見了林浪,馬上就失蹤了。”

  “屬下不確定這事兒是否跟林浪有關,但林浪素日里就膽大妄為。在做副千戶的時候,就敢將千戶打成重傷,并獨攬了千戶所的大權。”

  雖然說著不確定,但句句指向林浪。

  鐵爪飛鷹實際上是朱無視派到曹正淳身邊的臥底,已經臥底多年。

  為了讓曹正淳對鐵爪飛鷹信任,朱無視還特意給鐵爪飛鷹創造機會,殺了一些他陣營的人。

  鐵爪飛鷹也因為成為了東廠大檔頭,權勢僅次于曹正淳。

  上一次林浪跟劉雄來找曹正淳的時候,鐵爪飛鷹就想阻攔,可惜失敗了,還被攆走,讓他沒能聽到具體的計劃。

  但現在神侯已經通過劉雄知道了詳細計劃,他要做的,就是讓曹正淳對林浪不再信任,甚至讓曹正淳殺了林浪,徹底斬斷曹正淳治理江湖的計劃。

  果然,聽他說完,曹正淳的臉色陰沉了下去:“你的意思是,林浪為了當上鎮撫使,所以殺了劉雄給自己騰位置?”

  鐵爪飛鷹不吭聲,算是默認了。

  曹正淳揮揮手:“咱家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鐵爪飛鷹不解的走出去,他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以他對曹正淳的了解,曹正淳暴怒之下,應該讓他去將林浪抓過來審問才對。

  他正好可以借口林浪反抗,趁機將林浪殺掉。

  就算有人注意,不好下殺手,也可以廢掉林浪。

  一個廢人,神侯有的是辦法讓其悄無聲息的消失。

  等鐵爪飛鷹出去之后,曹正淳看著其背影怔怔出神。

  之前他曾接到過林浪的秘報,說在東廠有朱無視安插的密探。

  那時曹正淳就在調查,到底是誰敢背叛他,連帶著錦衣衛那邊他也查了。

  林浪之前平陽府那個趙千戶,就是護龍山莊的人,所以林浪打了此人,曹正淳不但沒有半點不開心,反而暗暗為林浪叫好。

  還有幾個錦衣衛的副千戶,他也都查出來了,讓人盯著,隨時可以用來坑朱無視一次。

  這次如果林浪真的殺了劉雄,是否表示劉雄也是朱無視的人?

  他會安排人好好查一下的,只要順著這個方向,無論劉雄隱藏的多好,總能查出一些蛛絲馬跡。

  但東廠內部,他卻沒查出來有誰是朱無視的人,那些檔頭,一個個都是他親自挑選的,如果說有人是朱無視的人,難道說朱無視提前了許多年布局?

  這也不是沒有可能,畢竟朱無視在二十年前,就在江湖上布局了,也才讓護龍山莊有了今天的實力。

  那么所有的檔頭,也就都不可信了。

  鐵爪飛鷹明知道林浪對東廠的重要性,還暗示讓他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處理了林浪,這不得不讓他懷疑啊。

  林浪跟他邀功想上位,他并不覺得有什么問題,不想升官的人哪兒會努力替他辦事?

  只要事情辦好,他也不會吝嗇賞賜。

  反正以他的實力,就算林浪當上指揮使,他也能輕易的拿捏。

  不過這一次,還是要把林浪叫過來,當面問問,劉雄的死,到底跟林浪有沒有關系。

  ……

  黑木崖,任我行又處理了一個舵主之后,大馬金刀的坐在教主的寶座上。

  任盈盈站在旁邊:“爹,我想去找林大哥。”

  任我行拍拍女兒的肩膀:“不準去。他現在剛剛滅了嵩山派,不知道多少江湖人都盯著他。你如果出現被人發現,會給他帶來很多麻煩。”

  “不要說易容喬裝,你比那些真正的易容高手差遠了,瞞不住有心人。等過段時間這件事平息之后,你再去找他。”

  雖然江湖兒女不拘小節,可你們這還沒拜堂成親呢,就總往林浪家里跑像話嗎?

  任盈盈馬上想到了另一個辦法:“爹,你不是說派人在平陽府建立分舵,方便跟林大哥聯系么,我去建分舵總不會有人懷疑吧?”

  任我行還是搖搖頭:“分舵的事情,已經有人去做了,你乖乖的練武,什么時候你突破到了宗師之境,爹就不再擔心你了。”

  武道大師還是太弱,面對真正的高手,連逃命都做不到。

  正好他現在有空,可以好好幫女兒梳理一下武道,爭取早日打通任督二脈。

  任盈盈扁著嘴:“哦,我知道了。”

  爹不讓她去,那她就偷著去。

  看著女兒離開,任我行拿著一個酒壇子,痛快的灌了一大口。

  自從奪回了教主的寶座,他的心情就一天比一天好。

  之前還想著怎么徹底覆滅五岳劍盟呢,結果不用他動手,林浪已經搞定了。

  先決斗殺了風清揚,之后以錦衣衛的身份去將嵩山派滅門了,五岳劍盟這個心腹大患徹底消失。

  但任我行覺得還不夠,畢竟這不是他帶人做的。

  雖然他想過將教主之位將來傳給林浪,但不是現在。

  他也得做出一些震動整個江湖的大事,他才是日月神教的教主。

  “北少林、武當派、北丐幫、金錢幫,這四個是如今大明江湖最負盛名的頂級門派。”

  “不過一直以來跟我神教發生戰斗最多的,就是被少林和武當派,那就從這兩個門派下手!”

  如今日月神教已再無任何人反對他,他也將那些釘子都拔除掉。

  也該讓日月神教成為大明江湖第一勢力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