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功法被破掉,我更強了 > 第29章 聽林大哥的準沒錯
  護龍山莊。

  鐵膽神侯看著一封密信,看完之后,隨手一撮,信紙直接燃燒成灰燼。

  “不到半年,連升三級,從一個總旗升到了副千戶,這個林浪到底有什么能力?”

  他看了林浪的履歷,平平無奇。

  沒有什么背景,也沒有師承,靠著一門金身童子功,加上三流刀法,實力在錦衣衛中算是不錯,應該達到了江湖一流。

  但江湖一流,在他眼中可算不上是高手,護龍山莊有太多比林浪強的人了。

  信上說林浪想到了一個整治大明江湖的辦法,這個辦法必然是被曹正淳所采納了,否則林浪不會升官。

  這個辦法是什么,他還不知道,但他也絕對不會讓曹正淳成功。

  “哼,朝堂之上,讓你占盡優勢,但在江湖事上,你不可能是本侯的對手。”

  回頭叫上官海棠去注意一下這個林浪好了,如果真的是個人才,就讓其變成他護龍山莊的人。

  要是不答應,也沒必要活著了。

  ……

  來的時候還只是一個小小的百戶,從京城離開的時候,就已經是從五品的副千戶了。

  林浪騎在馬背上,哼著小曲兒。

  “也不知道平陽府的新千戶是誰,不過管他是誰呢,反正也當不了多久,那千戶的位子,很快也是我的了。”

  “林大哥升官了嗎?”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路旁的樹林里傳出來。

  “盈盈,你怎么在這兒?”林浪有些驚喜,“你準備好了?”

  林浪此時也準備好了,他已經是武道大師巔峰,足以對付梅莊四友。

  任我行對他很重要,不只是可以幫助他走進任盈盈的心里,還能幫他干掉東方不敗,奪取葵花寶典。

  辟邪劍法他能逆轉,那葵花寶典一定也行,而且逆轉之后,必然更強。

  他還想等著任我行執掌日月神教,將來傳給任盈盈呢,那他掌控了任盈盈,也就掌控了日月神教。

  任盈盈點點頭,又搖搖頭:“我聯系上了向叔叔,也說服了曲長老,藍姐姐的毒也準備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還沒有完成。”

  她還不知道救出父親之后,讓父親躲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被拉攏,幫著奪回教主的寶座,殺了東方不敗,讓父親報仇雪恨。

  林浪笑著說道:“足夠了。”

  “有向左使在,幫助任教主藏匿一段時間,恢復實力肯定沒問題。”

  “任教主恢復之后,自然會有許多舊人投入麾下,不必擔心。”

  “告訴曲洋,往大宋那邊跑。不告訴他具體地點,免得他直接跑向那個方向,被東方不敗察覺。”

  任盈盈乖巧的點點頭:“原來我父親被關在大宋,難怪一直找不到。還是林大哥考慮周全,那我先去通知他們,一會兒再來找林大哥。”

  她按照林浪所說的,派人偷襲了嵩山派的人之后,對外宣稱殺了嵩山十三太保中的六個,果然讓東方不敗大喜,沒再追問她為什么還沒殺了曲洋的事情。

  嵩山派也卻如林浪所說,開始了反擊,摧毀了神教三個分舵,東方不敗已經沒空理她了。

  聽林大哥的,準沒錯。

  安排好之后,任盈盈又回來了。

  林浪拍著馬背:“盈盈,我們騎馬趕路更輕松一些。”

  雖然他懷里還有大把的銀票,但他還是決定不能多買一匹馬。

  “多謝林大哥,我有馬。”任盈盈吹了個哨,一匹馬從林中奔來,“我們先去跟藍姐姐和向叔叔匯合。”

  林浪挑了下眉毛:“好啊,不過為了趕路方便,我們還是在前面鎮子買輛馬車比較好。如此晝夜不停,可以更快的去救任教主。”

  不能騎一匹馬,也可以乘坐同一輛馬車。

  跟任盈盈在一輛馬車里幾天幾夜,他就不信還拿不下。

  任盈盈:“好啊,那等跟向叔叔、藍姐姐匯合之后,我們就買大點的馬車,他們就在前面百里的地方等我們,到時候大家輪流趕車。”

  林浪:“……”

  幾個時辰后,林浪他們在一條溪邊,見到了等候的向問天和藍鳳凰。

  “林大哥,又見面了。”藍鳳凰笑著打招呼,“這位是我神教向問天向左使。向左使,他就是知道教主下落的林浪。”

  向問天沖著林浪拱拱手:“林兄弟,多謝你找到教主關押的地方,愿意幫我們救出教主。以后你有用到向某的地方,盡管開口。”

  自從任我行失蹤,東方不敗當上日月神教教主,向問天就一直沒有停止尋找任我行的下落。

  可惜十二年過去了,他還是一無所獲,為此還得罪了不少人,幾次險死還生。

  林浪笑著說道:“向左使客氣了,我也是僥幸找到任教主的下落。他就被關押在西湖梅莊。”

  “西湖梅莊?”向問天一臉的懊惱,“我早該想到的。”

  “梅莊四友實力非凡,卻突然隱居起來,定然是被人安排著做什么重要的事情,原來是被東方不敗派去看守教主。”

  “只有我們四人,看來只能智取了。”

  向問天的實力在梅莊四友任何一人之上,但對付四個,他可做不到。

  萬一打草驚蛇,他們直接殺了任教主怎么辦?

  林浪笑著說道:“向左使,那你打算怎么救任教主?”

  向問天想了想:“梅莊四友喜歡琴棋書畫,我們就投其所好,弄一些這類珍品,冒充大派門人直接去拜莊。”

  “激他們比武,贏了珍品就是他們的,他們若是輸了,又想要我們帶去的珍品,還忌憚我們大派門人的身份,不敢殺人,就只能找教主幫忙擊敗我們,贏得比武。”

  “只要見到教主,我們就直接動手,將教主救出來。”

  林浪搖搖頭:“向左使,你這個辦法不行。”

  “先不說我們贏了,他們敢不敢請任教主出手。”

  “就算是如你說的,帶我們見到了任教主,你有把握保證任教主不被傷到嗎?”

  “我們要混進去,人就不能多,你想的是你我二人進去對吧?若是兩人攔住你我,兩人直接將刀劍架在被囚禁的任教主脖子上呢?”

  “就算強搶出來成功,東方不敗也就知道了任教主脫身,再想奪回教主寶座,難度會提升許多。”

  “而且收集你所說的琴棋書畫的珍品,又要多久?時間耽誤越久,變數越多,我們不能等。”

  “所以想救任教主,得用我的辦法。”

  任盈盈:“向叔叔,聽林大哥的,準沒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