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瘋批王爺我罩了宋九馳 > 第914章 扶桑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既知道你們家世差距,便知道他可能無法娶你為正妻。”
不是姜綰惡毒,她在試探,試探扶桑的目的。
提起正室,扶桑難過的垂淚,“妾知道,可比起那肥頭大耳的屠夫。
郎君長得好看的緊,即便是為妾,妾也是愿意的。”
她長得絕美,哭起來的時候梨花帶雨,饒是姜綰一個女子,都忍不住心疼。
這確實是一個惹男人心疼的姑娘。
她是罌粟,男人沾染上,怕是很難戒掉。
“扶桑姑娘。”
姜綰正襟危坐,眸光直直的盯著她,“女子在這世道本就艱難。
若是遇上什么難處,你可以同我說。”
這是姜綰給她的機會,因為扶桑眼里的天真不似作假。
即便她有目的,姜綰直覺她有難處,若她愿意和盤托出,是好事。
扶桑愣了一瞬,眼尾紅了些,很快恢復自然。
“姐姐說的什么呀,扶桑之前確實很難,不過現在有郎君護著妾,妾會越來越好的。”
這話扶桑不知道是對姜綰說的,還是對自己說的。
“希望吧。”
見問不出什么,姜綰抬手掀開馬車簾子,馬車已經路過街道出了城。
城外有一片梅林,想必去的便是那邊。
“姐姐。”
沉默許久的扶桑目光復雜的盯著她,話到了嘴邊,又轉了話鋒。
“你長得好美。”
“謝謝夸獎。”
姜綰不信她不知道自己身份,畢竟她和宋九淵昨日才成婚。
即便扶桑剛來九洲,也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恰在這時候,馬車停下,宋九淵和新帝并排走了過來。
未等新帝伸手,扶桑便撲進他懷中,“郎君,妾好想你。”
“這才分開了多久,你就這么想我?”
皇上抬手曲指輕輕敲了敲扶桑的額頭,寵溺的笑了笑。
“自是想的。”
扶桑紅著臉,似乎并未在意還有姜綰和宋九淵二人在場。
她的感情是如此張揚又熱烈,起碼姜綰自詡做不到。
宋九淵牽著她的手,兩人的感情細膩細水長流。
前頭便是一片梅林,隨行的侍衛被留在外面,他們四人齊齊走向梅林。
“哎呀……”
走在前面的扶桑差點摔倒,便被皇帝大手一撈,撈進懷中。
明明成婚的是姜綰和宋九淵,兩人反而顯得沒他們親密。
宋九淵不由自主的扶著姜綰的腰肢,低聲道:“方才他說扶桑的身份信息都是假的。”
“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姜綰鎖著眉心,“若是圖情愛倒還好,我擔心她是為了大豐的江山。”
到時候威脅大豐江山,百姓生靈涂炭。中信小說
“你放心,小八已經長大了。”
宋九淵安撫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他有分寸的。
不會讓她影響大豐的江山,咱們靜觀其變就好。”
“嗯。”
姜綰感覺到溫暖的陽光灑在臉上,春日馬上就要來臨啦。
皇帝依然寵溺的攬著扶桑,可姜綰透過側面,發現扶桑似乎沒有笑起來那樣幸福。
她眼眸深處總是蘊含著淡淡的憂傷。
梅花一朵朵綴在枝頭,宋九淵抬手折了一朵梅花,輕柔的別在姜綰發間。
“好看。”
“花好看還是人好看。”
姜綰揶揄的話讓宋九淵哭笑不得,他唇角彎了彎。
“自然是都好看。”
“貧嘴吧你。”
姜綰輕笑著摸了摸發間的梅花,再回眸時,已經不見皇帝和扶桑的身影。
“他們人呢?”
姜綰眉心微微蹙,皇帝是天子,萬一出事……
“莫怕。”
宋九淵輕聲安撫她,“先前在馬車上時,小八說扶桑的事情他自會處理。
讓我們莫要插手,他既然敢帶著扶桑離開,想來也十足的把握?”
“你確定?”
姜綰想到小八為皇子時,似乎沒有系統的學過功夫。
希望暗衛跟緊一些吧。
“有暗衛跟著的。”
宋九淵不知道從哪里摸出一根長笛,此情此景,氛圍十分美好。
長笛置于唇邊,好聽的聲音讓姜綰微微愣神,她坐在附近的亭子里。
聽宋九淵徐徐吹著笛子,意境優美,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直到一曲結束,宋九淵剛放下笛子,“綰綰,你……”
話未說完,他們聽見不遠處有刀劍的聲音,姜綰倏地起身。
“壞了!”
“快,我們過去看看。”
宋九淵運起輕功,姜綰也運起異能,兩人速度極快。
饒是如此,還是慢了一步。
不遠處的小土坡上,扶桑倒在皇帝懷中,她唇邊漫著鮮血。
“郎君,我……”
“扶桑,你先別說話。”
皇帝失了冷靜,身側的暗衛和刺客纏斗著,宋九淵加入戰局前對姜綰說:
“綰綰,你先給她瞧瞧。”
“放心,交給我。”
姜綰的眸光落在扶桑背上插著的箭上,鮮血入注,看起來格外駭人。
“姐,姐,你快救救她!”
皇帝知道姜綰醫術厲害,他唇角微微顫抖,看起來是真的慌張了。
至于扶桑,這會兒面色慘白,手臂更是無力的垂著,大口大口的吐著血。
身側還有刺客前仆后繼的過來刺殺他們,還真是危機四伏。
姜綰從腰間拿出銀針包,先是一根銀針下去止住扶桑瘋狂流動的血。
皇帝扶著箭,“姐,這個要拔出來嗎?”
“自然要拔。”
姜綰朗聲對宋九淵說:“宋九淵,你快些,我需要去馬車上做手術。”
“馬上。”
宋九淵從袖子掏出姜綰從前送給他的藥粉,四散灑出去。
刺客們瞬間落倒在地上,就連暗衛都差點不能幸免。
好在宋九淵丟給他們一人一粒解藥。
“將她抱到馬車上去,我給她拔箭手術。”
姜綰這話是對皇帝說的,他二話不說,抱著扶桑就往馬車那邊跑。
宋九淵和姜綰跟在他們身后,殷紅的鮮血滴在地上,染成了一朵朵,梅花。
扶桑虛弱的睜開眼眸,嘴里輕輕呢喃著,“郎君,好…好…疼啊……”
“扶桑莫怕,你很快就沒事了。”
皇帝嘴上說是想試探扶桑,但想到方才扶桑救他時奮不顧身的模樣,頓時就難受的緊。
除了母妃,從未有人這么舍身救他!
說不動容是假的,他眼底氤氳著心疼和糾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