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瘋批王爺我罩了宋九馳 > 第912章 我師弟居然是皇子?

“他說今日身體有些不適,就不來了。”
甘澤只是姜綰的徒弟,這種場合來不來也無所謂。
只是姜綰總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為這不像甘澤。
谷主似是猜到她的想法,輕聲道:“小師妹,你先敬茶吧,我晚些有事和你說。”
“嗯,好。”
姜綰微微點頭,隨著宋九淵一并跪在蒲團上,而宋清攜宋夫人坐在上首。
“娘。”
宋九淵端著茶水,姜綰也有樣學樣,從前就一直喚她娘。
所以改口對姜綰來說不是什么難事,“娘。”
“誒。”
宋夫人喜極而泣,“我可終于又聽見你這聲娘了。”
她端著茶水一飲而盡,隨后遞給姜綰一個錦盒,“改口禮物。”
“謝謝娘。”
姜綰恬靜的笑著,隨后是改口喚爹,除了他們兩個長輩,宋家也沒有其余長輩。
所以改口也只是走個形式。
所有儀式走完,宋九淵和姜綰單獨和谷主來到客院的閣樓上。
歐陽老頭顛顛的跟上,“在我面前你們還能有什么秘密啊。”
“隨你。”
谷主不是很在意,二樓閣樓上,秋娘熟練的沏茶倒水,于她而言,不過是換個地方伺候主子。
“師兄,你想說什么?”
姜綰有些著急,她有種直覺,這事和甘澤有關。
果然,谷主輕嘆了一句道:“南川太子遭遇刺殺,如今已經昏迷。”
“什么?!!!”
姜綰可沒忘甘澤的身份,若那位南川太子真的出事,甘澤可過不了這么平靜的日子。
“南川皇邀請我去一趟南川救治太子。”
谷主也是剛收到書信,所以今日就要出發,于此隨之而來的,還有南川皇尋找流落在外皇子的消息。
“秋娘,你下去讓木香去喚甘澤前來。”
姜綰微微頷首,她心知,這事甘澤怕是無法置身事外。
“好的,王妃。”
秋娘下樓后,歐陽老頭輕哼一聲道:“此去南川可不近。
等你抵達南川,只怕那位太子肉身都臭了!”
“是中毒。”
谷主摸著胡須,“這次怕還要師弟同行,你的毒比我厲害。”
“不去不去。”
歐陽老頭擺手拒絕,他好不容易過了幾天安生日子。
才不想再過從前那種刀口舔血的日子。
“南川太子為人如何?”
一直沉默的宋九淵忽然開口,早在綰綰收徒時,宋九淵就想到今日。
只是沒想到今日來的如此快。
“為人不怎樣。”
歐陽谷主嗤了一句,“要不是他心眼小,甘澤至于在南川連個容身之所都沒有?”
“他可有子嗣?”
宋九淵緊鎖眉心,他實在不愿綰綰摻和進南川奪嫡。
“不曾有。”
谷主意味深長的說:“南川皇族也不知受了什么詛咒。
明明后宮嬪妃不少,但有孕的總是微乎其微。”
南川皇到底還有兩位皇子,太子可是一個都沒有生。
不過他還年輕,如今不過二十來歲。
說話間甘澤被木香帶了過來,他看起來情況不太好,精神萎靡。
仿佛昨日滿臉喜色的人不是他。
“師傅,師伯們好。”
甘澤恭恭敬敬的立于眾人面前,姜綰指著面前的座位。
“先坐。”
“謝師傅。”
甘澤順從的坐下,木香也沒有出去,順勢坐在他旁邊。
“南川太子昏迷的事情你知道了?”
姜綰這人向來不喜歡拐彎抹角,一句話,就讓木香震驚不已。
南川太子和師弟有什么關系啊。
然而甘澤輕輕點頭,“嗯,我雖不受寵,但我離開南川時,大師傅替我在南川留下過暗線。”
南川藥王閣的人也和這邊有聯系,以便他隨時掌握父皇的消息。
木香震驚的瞪大眼眸,嘴里喃喃的,“天,我小師弟居然是皇子?”
她嘴巴張成了O型,簡直不敢置信。
想到自己以前對師弟的壓榨,她頓時有些心虛。
“師姐,我在南川并不受寵。”
甘澤深知,父皇找他,不過是為了延續香火。
若太子哥哥真的出事,那他就是南川唯一的血脈。
他的作用就是和世家嫡女聯姻,想辦法誕下皇太孫。
“那你也是皇子。”
木香有榮譽焉,師傅真厲害,就連皇子都是師傅的徒弟。
看她如此天真,甘澤無奈失笑,“沒你想的那么好。”
“南川皇在找你,你是怎么想的?”
說到底姜綰還是自私的,首先她還是希望自己的徒弟好好的。
聞言甘澤心里暖暖的,他堅定的說:“我雖在南川出生。
可在南川屬實沒感受過什么溫暖,所以我并不打算回南川。”
他母親不過一個小小的宮女,生出他以后連自保都做不到。
他在那邊無親無故,沒什么好回的。
姜綰見狀看向谷主和歐陽老頭,谷主嘆息一聲道:
“這是你自己的決定,我們不會左右,那位太子若好起來了,倒也好。
若是出了事,你怕是逃脫不得。”
舉南川皇室之力,找到甘澤是遲早的事情。
“我無心皇位,找我沒有用。”
他最大的夢想是成為和師傅谷主一樣厲害的神醫。
“還是要多加防備。”
姜綰眉眼染著擔憂,對谷主和歐陽老頭說:“兩位師兄去南川時。
若是有任何異樣,還請傳信告訴我們,我們好早做準備。”
“放心。”
谷主也是真心疼愛甘澤,交代了一番,這才帶著歐陽谷主匆匆離開九洲。
這邊去南川快馬加鞭都得不少時間,阿關娜覺得有趣,便跟著去了。
聊完甘澤的事情,宋九淵低聲提醒姜綰:“綰綰,還要見你哪位弟弟……”
想必對方已經等候多時,姜綰懊惱的拍了拍腦袋,“實在事情太多。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他該不會怪我們吧?”
“無妨,我讓人傳信告知他我們在敬茶。”
宋九淵早知今日事情,便早有了應對之策,離開前,姜綰看甘澤情緒低落,交代木香道:
“平素你和師弟相互督促學習,如今他遇上為難的事情,你多開導他。”
說是收徒,這段時日姜綰忙著處理婚禮的事情,還真沒什么事情教他們功課。
都是他們兩個相互討論,實在不會的地方也會請教茯苓,最后才會來找她。中信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