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二婚被寵上天,渣前夫一夜白頭 > 第36章 為了二十塊討價還價

到了十二層,兩人一起出了電梯,就見許言已經等在那。

“這邊請。”許言領人進了屋,又道,“沈總先在客廳休息一下吧。盛總,盛先生在主臥,請!”

盛景暉點了點頭,進了主臥。

沈宴洲起身四處看了看,又跟許言聊起來,“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

“今天一大早。”許言如實說道。

沈宴洲微微驚訝,“這么快?盛先生的傷怎么樣了?”

他走到了客廳陽臺的位置,往下看了看,“這里倒是離沈醫很近。”

“這房子是盛先生親自選的。”許言別有深意的說道,“盛先生的傷還需要靜養至少一個月。”

沈宴洲回頭看了許言一眼,他又看向對面的醫院大樓,如果他沒有記錯,對面那個病房是盛寧車禍之后住的,而再往上,是盛寧在沈醫的辦公室。

是巧合嗎?

他返回客廳,又注意到門口的兔子圖案拖鞋,而他清晰的記得,盛寧最喜歡的動物就是兔子。

“沈總,喝點茶吧。”許言將茶水放在茶幾上。

“謝謝。”沈宴洲收回思緒,不管怎么樣,只要盛北嶼還在意盛寧,盛寧的日子就不會太難。

這時,盛景暉沉著臉從主臥出來了,他看了沈宴洲一眼,“我先回去了。”

走到門口,他又提醒沈宴洲,“記得去找七喜。”

“放心。”沈宴洲推門進了主臥,就見盛北嶼打著石膏坐在床上,看起來還沒完全恢復。

他幾步上前,“盛先生!”

“補生日禮物?”盛北嶼冷笑一聲,狹長的眸子透著寒光,“沈宴洲,你倒是玩得花呀?”

沈宴洲皺了皺眉,有些無奈的解釋道,“我也是想……讓七喜對我徹底死了心。”

“沈宴洲,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盛北嶼語氣越發森冷,“你覺得你做到現在這種程度,七喜還可能對你有留戀嗎?”

沈宴洲低著頭沒說話,理智告訴自己這是自己想要的,可心還是會忍不住疼起來。

“趕緊把婚離了,從她的生活中消失。”盛北嶼下了最后通牒。

“盛先生放心,我會的。”沈宴洲再次抬頭看向盛北嶼,“盛先生,盛寧從家里出來了,只帶了兩千塊,如果可以……您能幫幫她嗎?”

他知道這話不合適,又立刻補充道,“盛先生,我知道我沒有身份也沒有理由這么請求你,但是七喜畢竟……”

“這些不用你操心,以后七喜的事兒,都不用你操心。”盛北嶼下了逐客令,“你走吧。”

沈宴洲皺了皺眉,拿不準盛北嶼到底是什么意思。

這時,許言適時出現,“沈總,請吧,我送您下去,盛先生需要休息了。”

“七喜的事兒,還請盛先生多費心。”沈宴洲最后還是說了一下,才轉身跟許言一起離開。

進了電梯,許言淡淡開口,“其實今天七喜小姐來過,她拒絕了接受先生的幫助。”

“什么?”沈宴洲驚了一下,心中更加焦急。

許言遞過去一張紙條,“七喜小姐在這家旅店入住了。”

沈宴洲接過紙條,一邊急匆匆的下電梯,一邊跟許言道謝,“許特助,謝謝了。”

許言點了點頭,返回了12樓。

“先生,七喜小姐入住的旅館,我已經告訴沈宴洲了,他應該是趕去了。”

盛北嶼頭疼的捏了捏眉心,“好。”

許言猶豫了一下,才試探的問道,“按照七喜小姐的性子,就算是沈宴洲去了,她估計也不會理會。”

盛北嶼何嘗不知道,可他現在行動不便,終究能做的有限。

他只能吩咐許言,“你注意著那邊的情況吧。”

“明白。”許言見盛北嶼沒有再開口的意思,便自覺地轉身離開了。

……

沈宴洲離開玫瑰妝園之后,便直奔那個叫青年旅家的地方。

他按照導航找到了附近,下了車之后,又找了將近十五分鐘才終于找到了。

這顯然是個十分不起眼的小旅館,六層樓,樓外面已經有些破,周圍的環境也不好,不遠處就有一個垃圾處理點,看起來十分符合臟亂差三個字。

不過,有兩個優點,大概也是盛寧會選擇的原因,一是便宜,住一天只要一百五十塊,另一個是離沈醫近,方便盛寧上班。

沈宴洲深深嘆了一口氣,他實在是無法想象盛寧怎么下定決心住下的,這女人……真的太堅強了。

他趕緊進去了。

前臺負責接待的是一個三十左右的女人,她看見沈宴洲的第一反應,便是想起了剛剛辦理完入住的盛寧。

兩個人的衣著、氣質、相貌,都不像是屬于這種地方的人。

“你好,剛剛是不是有一個叫盛寧的年輕女子來過這兒?”沈宴洲直接拿出五百塊放在了桌上,“她辦理入住了嗎?在哪個房間?”

女人瞬間眼睛亮了亮,試探的拿走錢之后,立刻喜笑顏開的說道,“是是是,這位小哥哥,那個叫盛寧的姑娘住在302房,您是她什么人?男朋友嗎?”

沈宴洲往樓上去。

女人立刻跟了上去,“哎呀,我就知道那姑娘住不長,她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小姐,怎么能住我們這種地方呢?不過她已經交了五百的押金,說要住一個禮拜,我才給她每天便宜了二十塊錢,提前搬走,押金可不退。”

沈宴洲心一沉,盛寧竟然為了二十塊錢談價,他心頭一陣煩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選錯了。

“你放心,她要是愿意跟我走,我再給你一千都沒問題。”他沉著臉打發了對方。

到了三樓,沈宴洲連忙去找302房,好在這旅館外面雖然破,但是里面還算干凈,能讓他不那么難受了。

他很快找到了302房,用力敲了敲房門。

門內很快傳來聲響。

沈宴洲靜靜等了一會兒,見里面又沒聲音了,便覺得有些奇怪,再次大力敲了敲門。

“誰呀?”里面終于傳來盛寧的聲音。

“是我,沈宴洲!”沈宴洲怕盛寧不肯給自己開門,又立刻騙她說,“前臺已經給了我鑰匙,你要是不開門,我自己進去了。”